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跨界寻妃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惜瑜2019 来源:17K小说网

马车在山路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一处位于山坡下,四面环山的小村子。村里就三十多户人家,大多数人家的房子都还是土木结构。

一进外婆家是牛圈和马圈,右边是厨房,左边是仓房,正中央是二层的正房,中间围出了一个10平方左右的天井。正房是木头为主要框架,土墙隔出一个个房间,最上面是瓦片封顶。一层和二层是用木板隔开。屋外挑了屋檐,屋檐下是上楼的木梯。

一楼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各有两间卧室。二楼没有隔断,是一个宽阔的大房间用来晾晒粮食。左右两边的灶房和仓房都是土墙、平顶,用黄泥夯实成墙,然后把木头搭在土墙上,用茅草和黄泥封顶抹平。

此时的黑木村在杨嘉博看来就是平穷、落后、破败。但四周植被茂密,郁郁葱葱。不像三十年后,基本上家家房屋都是二层小楼,但四周的山头却光秃秃的。周边茂密的树林,在杨嘉博眼中那就是一座宝库。

马车被赶进院里,杨嘉博从车上蹦了下去,迈开小短腿就往里冲。“外婆,外婆,我来看你了。”

“慢点,别摔了。”外婆站在灶房门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她抱着头巾,穿着蓝色土布罩衫、褐色的阔腿裤,与杨嘉博记忆中的形象重合,格外亲切。

“外公,外婆。”表兄妹们此时也追了过来。

这时杨嘉博才看到坐在堂屋门口的外公,于是也甜甜的打了招呼。然后欢快的拉着外婆去看他们带来的东西,有饼干、鸡蛋糕、水果、蔬菜、米面。外婆家现在吃的还是参了玉米面饭,他们这一群孩子来住这么多天可是个不小的负担,于是各家都准备了不少东西。

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围着外公外婆说话,吃过午饭后就满村子疯跑。这时村里的大人基本下地去了,孩子们不是去打猪草,就是去放牛去了。他们早上出门带上午饭,直到太阳落山才会回来。

太阳西下,老远就能听到‘哐当——哐当——’的牛铃声、说笑声。二表哥李文赶着牛,背着一捆柴,手里拎着两只鹌鹑,跟在他身后五表弟背着猪草,二舅和二舅母扛着锄头走在最后。

灶房里飘出饭菜的香味,外婆在灶前忙碌着,外公负责烧火。外公虽然看不见,但他对周围环境的熟悉,早就刻进骨子里,一点也不影响日常生活。

当然,有时也会有意外情况,那就是杨嘉博他们这些孩子的到来,他们经常会打乱家中的秩序造成意外。所以每次他们到来,外公都会格外小心。

二表哥会玩,表兄弟们一见到他就围了上去,看他抓的鹌鹑,问他什么时候带他们到山里玩。若是以前的杨嘉博一定会围上去,而现在他乖巧(大雾)无比地坐在外公边上发呆。实际上他在想接下来的几天要做什么?

按正常的流程,明天应该是和众多表兄弟们一起去放牛,然后满山遍野的浪。但放牛的地方多是树木少的草地,记忆之中也没什么药材。想要挖草药,就必须到树林中去。山里有很多金银花,外婆也会采摘一些凉干后拿去卖。另外还有白芨、百合等等。

“吃饭了。”

晚饭外婆蒸了很多包米饭,炖了一大碗油炸肉,炒了个白菜,煮了一锅酸菜土豆汤。虽然数量少,但分量足。

因为有杨建国这个实力宠孩子的爸爸,杨嘉博挑食是出了名的。这时的杨家条件好,吃的不错也无所谓。只是到了山里吃的东西少,每次外婆都会想尽办法给他们弄些好吃的,经常偷偷给杨嘉博开小灶,单独给他卧了一个荷包蛋,悄悄埋在碗底。

杨嘉博看到了,心中酸酸涨涨的。这样被关爱和照顾的感觉,随着爱他的人去世,渐渐消失。然后面对的是外界满满的嘲讽和恶意,他终于忍不住崩溃了。他也痛恨自己的软弱,也想坚强起来,但心里疾病不是他能控制的。

一次次的失控自杀,被救之后要承受的是更多的指责和不理解。再次无法控制的崩溃自杀,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陷入自我厌恶中不可自拔。杨嘉博甩甩头,将那些阴暗的记忆压下,找了个角落埋头吃饭。

晚上洗漱时,杨嘉博拿出自己的洗漱工具,再次引来嘲笑。

“嘉嘉,你果然是个娇气包。”

“我是个讲卫生的好孩子。”杨嘉博回给他们一个高冷的神情,暗中鄙视他们的邋遢。

“嘉嘉越来越讲究了。”二表哥李文感慨。

“他那是瞎讲究。”三表哥张强笑了。

杨嘉博不理会他们,一群孩子打打闹闹将自己洗干净。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兴奋地小家伙们就起床了。外婆和二舅母显然起得比他们还早,给他们下了面条,二舅已经将水缸挑满。吃完早餐,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赶着牛,牵着马就出发了。

杨嘉博背着外公特别给孩子们编制的小背箩,手中拿着小锄头。他不可能单独行动,只能跟着大部队,到了目的地后,往山里一钻就万事大吉了。

一路走走停停,翻过两个山头,来到一片稍平坦的草地才停下来。杨嘉博觉得自己已经是一条死狗了,直接往草地上一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人生艰难不如去死。

“娇气包这么一点路就不行了。”三表姐周玲玲讥笑。

“嘉嘉,回去的时候你骑马吧。”杨嘉博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很娇气,二表哥李文担心把他累坏了。他这话一出,一群熊孩子顿时炸了,叽叽喳喳围着他吵闹。

“我要骑,我要骑,娇气包又不会骑马,也不怕掉下来。”

“就是就是,娇气包肯定不敢骑马。”

杨嘉博翻了个白眼,看向比他高出太多的马,最主要马身上看起来不怎么干净。他果断决定走路,这跟娇气一点关系都没有。

“娇气包和骑马有半毛钱关系,你们爱骑就骑,别拉上我。我走路就好,还可以锻炼。”死鸭子嘴硬的杨嘉博极力表现出不屑。

“不敢骑就不敢骑,装什么大瓣蒜。”周玲玲嘲讽模式全开。

这表姐天生就与他八字不合,反正就是看他不顺眼。杨嘉博觉得那就是□□的嫉妒,三表姐心眼比针尖还小,见不得他好。

“行了,别争了,我带你们去打鸟。”李文被吵得受不了,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向别处,一群小萝卜头跟在他后面进了树林。

李文走出去一段路,感觉似乎少了一个人,回头看到杨嘉博还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忍不住问:“嘉嘉你不去吗?”

“不去,你们去吧,反正有什么吃的也不会少了我的。”杨嘉博有气无力地摆摆手。

“二表哥我们赶紧走吧,别理娇气包。”周玲玲拉着李文,冲杨嘉博翻了个白眼。

杨嘉博懒得理她,躺了一会原地满血复活。在金钱的魅力之下,背上小背箩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另一边进了树林。

在外婆家无忧无虑满山乱跑的记忆,是杨嘉博珍藏在记忆深处无法忘记的。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大片金银花,眯着眼睛美滋滋的采摘起来。

这时朴实的山里人还没充分利用山里的资源,多半都是自己需要时弄点。所以山里的药材几乎是随处可见,虽然不是什么名贵药材,但积少成多。因为怕表哥担心,杨嘉博也不敢跑远,小背箩装满就回去了。

老黄牛慢悠悠地在草地上吃草,表哥他们还没回来,杨嘉博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死狗摊,然后不知不觉睡着了。他是在一阵吵闹声中醒来的,去打鸟的孩子们满载而归一个个兴奋得不行。

李文给他们分配任务,挖坑的挖坑,捡柴火的捡柴火,准备将他们的猎物烤了吃。一群孩子,欢快的忙碌着,这一刻的他们没有烦恼,真是开心又幸福,但偏偏就有人将这一切打破。

“娇气包你怎么还在睡?你没有出力,东西不能分给你。”

杨嘉博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周玲玲,他抹了一把脸,心想真是没完没了。“我特么的睡不睡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爹还是我妈?你吃饱了闲着没事干啊?二表哥都没说什么,你算老几?”

一群孩子没想到看起来绵绵软软的杨嘉博会如此暴躁,都愣住了。

周玲玲眼眶发红,声音拔高:“你凶什么凶,以为我怕你啊?大家都勤快干活,只有你一个懒得要死,你这样的人以后也是个废物。”

周玲玲的话刺到了杨嘉博的痛处,他双眼发红失去理智,忍不住伸手推了周玲玲一把,把她推倒。顿时周玲玲也疯了,不依不饶地伸手去挠杨嘉博,两人扭打在一起。周玲玲虽然比杨嘉博大三岁,但杨嘉博却比她狠,一时之间两人打成平手。

这两人说发疯就发疯,年龄小的孩子被吓哭了。年龄大的几个苦着脸上前拉架,但杨嘉博和周玲玲都恨不得掐死对方,都不愿意松手。

折腾了大半天,两只炮仗终于被分开了。杨嘉博一脸阴沉坐在一边不说话,周玲玲坐在离他远远的地方哭得撕心裂肺。

李文和张强这个不大的少年被他们弄得焦头烂额,劝完了架又忙着其他弟弟妹妹。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除了两个惹事精,其余孩子又高高兴兴烧烤去了。至于周玲玲的哭声,估计被他们当背景音乐了。

晚上回去之后,杨嘉博一直沉着脸不说话,谁也不理。周玲玲倒是不哭了,除了不理会杨嘉博,又和别的孩子玩做一堆。劳累一天的大人们,没心思去管小孩子的打打闹闹,都没注意到杨嘉博的异样。

延伸阅读

科雯瑜伽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sy21.shtml
“科雯瑜伽”是北京苏芬妮妮健身形象设计中心的品牌项目。科雯瑜伽形体将印度瑜伽与芭蕾舞

格丽斯地毯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x395.shtml
格丽斯地毯是国内生重量级手工枪刺地毯的现代化大型企业。格丽斯地毯加盟总部在册员工40

1.5视力管理中心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ubcp.shtml
1.5长期致力于解决广大青少年视力问题的专业化高新技术产品研究,通过视力托管、视力训

金陵医爱堂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z8o.shtml
《黄帝内经》载: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刚,肉为墙,皮肤坚

夏图燕窝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n38y.shtml
夏图燕窝饮料是由中国礼品控股有限公司总监制公司计划未来三年内投资2.6亿元人民币开发

毛戈平美甲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sb5d.shtml
毛戈平形象设计艺术学校隶属于杭州毛戈平形象设计艺术有限公司,由国际化妆大师毛戈平先生

百爱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pq0g.shtml
百爱婴儿车经销批发的童车、童床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标威钓具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61pk.shtml
标威钓具经营的菜品包括太空豆、八字环、浮标座、铅皮座、铅皮、巨物豆、防缠豆等各类高中

华联超市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6zdb.shtml
华联超市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国内排名靠前家上市的连锁超市公司(证券代码:600825)

舒洁香皂加盟  http://www.lawfirm411.com/ag2e.shtml
扬州市舒洁日化洗涤用品有限公司位于江苏扬州市邗江区,主营吸塑包装制品等。公司秉承“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劫逆乾坤第3章在线阅读

    大爷的惊人之语震撼到了李和智,现在老年人都这么爱玩。不过外星语是没法交通的,李和智只好试探的问:“大爷,通用语你会说吗?”通用语是人类团结联盟的通用语,由于联盟成立不过二十多年,通用语更是十多年前才开始广泛推行。通用语虽然以国语为基础与各成员国部分语言词汇制定,但是一些老人并不能熟练掌握。大爷:“歪

  • 弃猫效应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们跑出去,外面有人守着怎么办?”“*场!先趴到窗沿上看看,若是可以,我们就先跑出去。”谢之芽此刻正用小刀磨着绑手的绳子。她的小刀似乎是精心打造的,薄薄一片,能够藏在衣袖中,但是实际上的功用并不如何,怕还是安慰的作用比较突出。不过,这样的刀具她又是哪里得来的?这般精细地刀具,看

  • 耀司同人 紫音在线阅读第八节

    楚默长得像他的母亲,这一点他很小就知道。因为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是今天从楚寒嘴里听到这句话,却让他觉得膈应。因为那眼神那表情不是单纯的比较,而是企图通过他的脸回忆什么人。他并不想做这个介质。“像谁?像我家四妹儿,叔公好眼力,他们都这么说。”楚默摸了摸自己的脸骄傲地笑。楚寒目光渐渐冷却,然后平静地收回眼

  • 潮起和潮落附身妖王

    第一章附身妖王苏启感叹,这年头报应来得真快,昨晚不就是吃了顿蛇羹,结果今天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条蛇,这算什么?穿越?重生?别人的穿越最不济也是英俊潇洒的天之骄子出身,更别说外挂乱开,虎躯一震,霸气四射,无数敌人顿时屁滚尿流,纳头便拜。绝色佳人个个面红耳赤,争先投怀。苏启一声长叹来到水边,水当

  • 最高荣誉第九章

    王氏的事情也就是让舒云膈应了一下,但是,濠州如今的局势又开始变化了。郭子兴以前的时候,是类似于晁盖一流的人物,当地豪强,结交的也都是那些所谓的豪杰人物,在绿林中颇有威望。但问题是,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人主,优柔寡断,当断不断,明明占了先机,结果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濠州如今简直像是坐在了随时会爆炸的□□桶

  • 开局就超神之余波(9)

    “滋滋…”随着一阵焊接的声音回荡在1005号机库内,两块机械零件完美地连接在了一起,而在旁边的桌上也散落着一些类似的小零件。“看来,要超过‘范品’级的部件不能只用克雷合金呢。”林宇汉一把摘下防护头盔,看着眼前的零件轻叹道。“喂!傻林,要上课去了!”在林宇汉收拾工具的时候,苏亭的声音从机库大门的通讯设

  • 武侠之最惨皇帝在线阅读第3节

    面对着那样英俊的一张脸,初乔不禁红了脸。“你的脸红了?”高启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带有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包裹着她的身体。“我的脸不红才不正常。”“刚要是我没拉住你,你真的要喂他喝酒吗?”初乔挣扎着想从他的怀里离开,可并没有成功。“不然呢?我还能怎么办?”高启被初乔这略带委屈的眼神一看,心都软了。一个温

  •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之审讯(8)

    来到警局后,凌馨蕾直接带着秋言,走进了审讯室。“小蕾,你干嘛去了?”林庆雷正站在审讯室的玻璃窗前,看见凌馨蕾回来了,连忙迎了过来,但看见一旁的秋言后,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然而凌馨蕾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冲他点点头,神色很是冷漠。秋言心里疑惑,之前听周越说,他们两人是情侣,但现在来看,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 神奇宝贝之重觅智路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宗妙纹很无奈,因为疫情期间根本没法出门走动,没法囤积物资带到其他位面。宗妙纹问过小抹茶,试炼的是一个封建王朝位面,完成主线任务之后,她还要在那个位面待五十多年直到寿终正寝。“打发时间也是一种艺术,你自己想办法别熬过去就好。”小抹茶道。“打发时间?我才不要打发我的时间!”她很忙的,

  • 致陆太太在线阅读离笙失踪(生日加更)

    第二天,陌凉和景昔起床了之后,却发现一个问题,离笙不见了。景昔:“哥,离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平时她不会起这么早的。”陌凉却不以为然:“她能出什么事啊!可能跟朋友出去了呗!”景昔:“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个点,她能有什么朋友啊?”陌凉:“那我打她电话问问。”景昔:“好。”过了一会儿。。。陌凉:“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