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惊不惊喜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匆忙的王小聪 来源:纵横中文网

山阳泽看了屋子很是满意,首先,这屋子前后左右都没人,清静的很。而且看着若无其事在背后竖了根枝叶的怀书,还有门口以驴鸣犬吠争吵不停的两口,这一条越发的重要了。

而且这屋子是个标准的四合院结构,院子大得很,够他们一山的妖怪折腾了。山阳泽想想这几个不安生的主儿,在黑山上都是各自占了一个山头的,这么点儿地方还是委屈他们了。

不过最大一个山头貌似是自己占了。

“没事。”山阳泽又安慰了一声中人,道:“这棺材铺子离的也有几丈,我不避讳这个。”

中人见劝说无望,山阳泽看着屋子又是越看越满意,当下顾忌着齐爷的面子,对张三道:“咳,我这该说的也都说了。”言下之意:我可没坑他,将来你得给齐爷说说。

屋子看好了,那么下一步就进入买卖环节了,古代买卖房屋比现代要慎重的多。

第一这屋子肯定不是个人财产,还有宗族呢,每个人的财产里总有一部份是属于宗族的,所以先要去问宗族的族老还有族人,相关的亲戚什么的,得大家全同意了这屋子才能卖。

这一点倒不怕什么,毕竟房子挂在牙所了,这又是镇上最大一家牙所,前期工作做的好好,现在不过走个过场,去找相关人士在契书上按个手印而已。

第二步就是询问邻居了,“您家隔壁要卖房子了,您同意么?”

别笑,这还真不是多管闲事。

不过这一步也简单的很,这屋子根本就没邻居,左邻右舍最近的就是棺材铺子了,老板一听说后面那空荡荡的大院子终于要卖出去了,比找到落脚之处的山阳泽还要开心。

没办法,棺材铺子这种行当,屋子里的窗户都不敢多开,棺材都是摆在仓库里见不得日头的,因此整个铺子略显阴沉,而且这地方,就算老板再想多赚些钱,也是不希望生意兴旺的。于是整日没人烟的地方,棺材铺子的老板也害怕。

虽然隔得有点远,不过大声喊叫还是能听见的,而且知道后面有人住了,心里总是安定了。

这两步走完,就是官方手续了,买卖两方在一式四份的契书上签字画押,牙所的人也盖了章,然后明天交给官府备案,等到官府的红章章印上去,山阳泽就算正式安家落户了。

这屋子连地一共一亩左右的地,还有永久使用权,加起来一共两百两银子,契税连带中介费一共一成,也就是二十两银子,全部由山阳泽负担。

不过这个永久使用权有待商榷,通常情况下,这指的是本朝皇室在位的“永久”,等到改朝换代之后,虽然不至于全部上缴国库,不过多点什么幺蛾子出来也是常事。

中人拿着盖好章的契约,心想这个月的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了。他一边吹着契约上的红印,让它快点干,一边给山阳泽提醒道:“听张三说您是外地来的,明天去官府备案,我们牙行出车去客栈接您,记得路引得带上。”

!!!作为一座山,路引这个东西他没有。

“放心。”山阳泽不动声色点了点头,先按照中人的要求,付了四十两银子的定金,道:“明日辰时二刻来便好。”

最大的房子问题解决了,山阳泽又跟着张三出了牙所,进行今天的主要任务,在镇上逛逛。牙所派马车将本月最大的客户送到了市集,开开心挥手道别了。

至于路引,这个不怕,等到三更半夜之时,夜探官府照着原样来一张就行。山阳泽想起早年刚入门的时候,师父曾经说过古代的和尚道士这类的出家人是另一套路引来着,似乎还不归官府管,是各自的寺庙道观出来着。

这么一想又简单了许多。

早上这些人都是吃了早饭出来的,逛了没一条街山阳泽就说要买宅子,然后就去了牙所。山阳泽总体上是没多耽误什么时间,但是因为宅子处在黑山镇边缘地带,几趟折腾下来都快过了中午吃饭的点儿了。

山阳泽和怀书两个是不饿的,一个是山一个是树,一个不用吃一个只用晒太阳,但是隔壁同行的张三是个百分百的纯人类,还是个壮年小伙子,肚子已经开始叫了。

“走,先吃饭。”山阳泽发话了,他一挥手,黑驴上来了。山阳泽装模作样在他身上背的行礼里摸了摸,又取出一大锭银子来。

当然这银子都是山阳泽自己收着的,在黑驴身上摸来摸去不过是障眼法而已。就说刚才付给牙所的四十两银子也是从黑驴身上摸出来的,四十两就算按照一斤十六两来算,那也是两斤半了。

虽然将银子换算成斤来算,略有壕的气息,不过两斤半的东西,放在袖口里的小兜兜里,就算放的下,弹指挥袖间也是半点气质都剩不下了。

张三又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山阳泽,道:“先生……钱财这等重要东西,还是贴身放着的好。”

“没事。”山阳泽很是放心的一指黑狗,“他牙口好。”然后又指向黑驴:“他蹄子硬。”

黑驴跟黑狗被大王夸了长处,开心的撂后蹄摇尾巴,不过张三越发的愁苦了。要是早先不知道还好说,现在害他视线频繁落在驴上,生怕有人把它打劫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

张三带着山阳泽到了镇中心的酒楼,见山阳泽总算是把黑驴身上的包裹解下来了,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急忙伸手接过来,替他们拎着。

怀书略有担心看了一眼,递了个眼神给山阳泽:他不会给我摔了吧?我可就剩下这两个宝贝疙瘩了,赞了几十年的骨灰罐子,被雷劈的就剩下两个了。

山阳泽:你别跟他说是什么就行。

怀书:他们真奇怪,我以为就妖怪会跟骨灰盒子一块吃饭呢。

山阳泽:……我无话可数。

三人围在一桌,两个骨灰罐子也被放在桌上,山阳泽在张三和跑堂的推荐下,点了不少据说是黑山镇招牌的有名菜肴。

虽然没有吃东西的必要,不过口腹之欲什么哒。山阳泽看看旁边一个劲儿夹菜的怀书,还有后院被喂了草料和生肉骨头而分外不满的黑驴和黑狗,叹道:“挺好吃的。”

吃完饭,张三又陪着两人出来消消食,这会儿走的慢,这让跟在一边还长了四条腿的黑驴和黑狗有点不大满意。

大王不能也不敢得罪,张三是个人,欺负起来没什么意思,便都以怀书为中心开始绕小圈圈了,这么一绕就不好走路了。

张三笑道:“您家里弟弟倒也……”童心未泯。

“他们从小一块长大,感情好的很。”完了,山阳泽一僵,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想必没有哪个正常人家会把孩子跟牲口养在一起吧。

没等山阳泽补救,也没等他来得急感叹自己什么时候在妖怪窝里沦陷的这么快了,路边出事儿了。

午饭刚过,路边卖炸糕的中年人刚刚将大锅从炉子上搬下来,放在地上等热油降温,才好放在骡车上拉回家里去。

就在这时,吃完午饭正在街上打闹的小孩子不小心被绊了一跤,眼看就要跌进油锅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山阳泽飞奔上前,双手一捞,孩子是被救上来了,一点油星都没沾到,不过山阳泽两只手,连带下半个胳膊,都泡到油锅里去了。

已经被吓的跌倒在地的孩子的奶奶急忙爬了起来,哭着喊着就过来了。

然后呢,山阳泽基本跟没事儿人一样,两只手出来,连带袖子倒是沾了不少油,不过那双手依旧白白嫩嫩,毫发无伤。

别人就不说了,单单说离他最近的张三,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他急忙伸手想去拉他,不过一伸手就感觉到山阳泽胳膊上是热气腾腾,伸到一半的手又缩回来了。

孩子已经被奶奶抱在怀里了,奶奶还在大哭,孩子很是没心没肺的还在笑,被狠狠的在屁股上轮了两下,终于也开始害怕了。

至于油锅的主人,一脸不敢相信,连嘴都是张开的,下意识又扔了一块粘糕进去。

没错啊,这是刚端下来的油锅,粘糕进去立刻在周围冒出一个个的小泡,在巨大的锅里上下起伏,不一会就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颜色也变成了金黄色。

孩子的奶奶抱着孩子就想给山阳泽磕头,不过山阳泽有点害怕这个,作为一个还冒着热气的英雄,他其实是有点害羞的。

但是刚想伸手去扶老太太,就想起自己一手的油,便立即给张三递了句话:“还不快去将老人家扶起来。”

至于为什么不让跟他更加心意相通的怀书去。没办法,怀书本质上是个妖怪,让他去扶可能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结局。

比方:连老太太带孩子都被拎起来掉在空中什么的。

“恩人!”老太太一手死死拉着孩子,一手抓着张三,道:“你这是救了我一家的命根子啊!”

除了恩人,围观群众口里窃窃私语的还有“神人”这个词儿。特别是山阳泽修长而且毫无瑕疵的双手跟油锅里那块已经成了金黄色,甚至跟因为主人光顾着看热闹没顾上去捞它,已经往焦黄色发展的炸糕相比,对比实在是太鲜明了。

这么一搞,街是逛不成了,山阳泽细心的安慰了老人家,又告诉了自己的姓名以及在黑山镇常驻的打算,又借口孩子受了惊吓,这才被老人家放过,然后盯着围观群众的视线,回去客栈换衣服了。

虽然严格来讲,山阳泽是一个石头,坚强的石头,基本不怕风水日晒雨淋,油炸水煮就更不怕了,但是石头沾上了油,一样要拿热水洗的。

等热水的时候,山阳泽看着自己依旧跟葱白似的胳膊,不禁觉得有的时候妖怪这个身体也是挺管用的,心里对妖怪的排斥不免又减了一丝丝。

延伸阅读

我的漫画能提现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habobo.cn/da2n.shtml
我闻声回头,只见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气质出众,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男人,他薄薄嘴唇边上挂着笑

跑男之最强高富帅最喜遛鬼  http://www.habobo.cn/xoti.shtml
气氛微妙,葛鄞不紧不慢抽完了剩下的烟,视线没从秦愈身上移开。秦愈虽然觉得他这人很莫名

双生少年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habobo.cn/az3t.shtml
“放……放……开……”刘萌挣扎着想掰开叶筝的手,可无论她怎么用力,那双看似瘦小的手却

问仙路在何方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habobo.cn/sn1i.shtml
第九章孩子一直在烧。烧得迷迷糊糊还说胡话,后来背了半个多时辰,还是睡着了。其实,也说

没证还想当演员?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habobo.cn/geqy.shtml
城市的CBD就像一颗永不衰竭的心脏,哪怕是在整个城市都已沉睡入梦,它依旧是鲜活的,有

[盗墓笔记+老九门/瓶邪] 执念你好,美女  http://www.habobo.cn/ulq7.shtml
陆晨曦和陈少聪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同时聊得非常投入。怎知,陈少聪突然扭头直盯盯着某个

大袖飘摇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habobo.cn/nh5d.shtml
“啊,终于睡饱了……哥哥貌似修炼去了,不管他了,先去吃点东西吧~中午肯定要吃些一乐拉

盛世灵途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habobo.cn/d7eg.shtml
“等等啊!”眼看学校的大门就要关闭了,顾祤落朝着大门飞奔过来,就在大门关到只允许半个

重生之萌宠碰瓷实录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habobo.cn/uhyw.shtml
此刻,王城东部废墟的平民区,一个穿着朴素、身材瘦弱的女子面向西边,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王者荣耀之颠峰无双之第四章  http://www.habobo.cn/ssj4.shtml
苏易今日要进宫。作为承安候长子,苏易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当今大梁皇帝的伴读。大梁皇帝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世为妖在线阅读第3章

    回到宗门后,已是傍晚时分。周辰背着五捆柴向后厨走去,寻思着交差完后赶紧找点饭吃。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哟,这不是蛀虫弟子周辰吗?怎么?又被李长老罚了?”周辰下意识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红发青年在一群弟子的簇拥下,正一脸嘲讽地看向自己。凭借融合而来的记忆,周辰清楚地记得,这个家伙就是一

  • 殇星晴梦在线阅读大圣斗三魔

    在灵山的雷音寺中,如来对众僧道:“这次太上老君说是辅助捉拿妖猴,不见得会出力,搞不好从中破坏。玉帝明说两教共同擒拿,我若一开始出手,便自降了身分。文殊、普贤二们菩萨让青狮、白象和大鹏护法前去。”大鹏接了如来的令,对青狮白象笑道:“这猴子有何本事,当年虽说是战的六耳猕猴,但六耳与那猴子的本事无异。五百

  • [花千骨]琉年似水在线阅读星云落,角声残

    你来开山,我来开路。小白猫体内九天云气在石崖城一战被耗尽,已帮不上什么忙。面对滚滚而来的尘烟,张以北狂转《星念决》,百米之内零零散散的星芒,月辉,日耀飞速压缩,纵横的剑气也被收敛。远远看去,张以北周身包裹数层金光闪烁的羽毛,像极了一枚茧,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一杆重大达数百斤甚至上千斤的长槊在高速冲刺

  • 苍冥天录之重生

    殷辰整个人都是晕的,来时的着急,害怕,担心统统不见,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缩在她怀里睡觉的这个小姑娘的体温,透过轻薄的汗衫,传到他的心脏,一下下的跳的极快。前世的她从未靠他如此近过,他也不敢靠近那么美好的她,只是想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给她最好的照顾。却没有想到他的守护确实一把锋利的剑,成了害死她的凶手。

  • 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你是古时候的王吗

    流云拓也见风云子再次不知死活的冲过来,当真是头大如斗。应战吧,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不应战吧,人家已经冲过来了,自己除了应战,还能怎样?“你奶奶个腿,当真是极不要脸。”流云拓也喝骂一句,说道:“这是你自找的,可不能怪爷爷我不疼惜孙儿。”流云拓也之所以选择应战,无非就是风云子的那句,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基因魂

  • 九钦天之悍鬼张飞(6)

    “尽我能力而为”云卿走到chuang头细细观看女孩张月涵。她细软的脖颈歪向一旁,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秀眉紧锁,zui唇紧紧的抿着,面色苍白能看到血丝。“好热,不要关空调,哼...”张月涵忽然申吟几声,摇摇晃晃站起来要去拿遥控器,虚晃身姿犹如大海一叶扁舟。张里兴急忙去把她拉回chuang上安抚。王戈羌

  • 法国大小姐之穿越(1)

    卷一侯门深深深几许这个是怎么回事?我用力地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好痛!那我不是在做梦,那么说,这个镜子里的,这个镜子里的女人,难道真的是我?!一身白色绸缎亵衣,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身材消瘦,长发披散在肩头…啊!我想大声叫,却发现自己的喊声似乎被噎在了那喉咙中,只是发出了超乎寻常微弱的声音。“娘

  • 直播!厉鬼凶凶来袭在线阅读第一章

    成都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自古有着西南重镇的说法,它也是天府之国四川的省会城市,自古以来有着一年成邑三年成都的说法。现在它也是一个旅游城市其中的宽窄巷子和锦里也是比较出名的,当然在成都这个小城也有着很多出名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城市有着上千万的人口,大部分是外地来这边打工的当然也旅游的。炎热的夏季对于

  • 元阴之主在线阅读第一节

    安禅的肩膀上披着队服,面色苍白,眼下泛着淤青,一看就是熬夜修仙后的模样。他看着面前两个垂头丧气的大男孩,轻叩两下桌面,开口道:“起因。”两个少年把头垂得更低了,肤色较白的少年心虚地用不标准的中文答道:“今天我和小明很早起床,我们以为队长大人没有醒,所以偷偷双排了几局斗**。”安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 没有风,我们摇橹之第八章

    流木和风梳烟沐有事下线,许星辰好几次想要给余嘉打个电话,但是又强忍了下来,于是就再玩了一会,一直到八点。“喂,余嘉,是我,”许星辰拨通了余嘉的手机,“你今天——”“我想跟你见一面,你现在在学校吗?”余嘉在心里想了很久,又因为训练营的复盘和副队长的指导,他一直到现在才空闲下来。许星辰兴冲冲地站起身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