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全星际都在被我打脸之第九章

作者:易倾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八章

“蔡哥,你觉得怎样,够短了吗?”

“可以啊!”蔡文强对着镜子扭来扭去,“后面该怎么看?”

江琛把他的后脑勺拍照给他看。

蔡文强非常满意,哼着曲儿去洗澡了。江琛收好披布,把椅子搬回原位,端起桌子上的剩菜走进厨房。贺云翔背对着他刷碗,听见江琛进来,贺云翔头也不回,冷淡道:“放那,一会儿我收拾。”

“贺总,我……”

“大厨!大厨!”蔡文强喊。

江琛以为发生什么事,连忙跑过去,原来蔡文强忘记带毛巾了。

“麻烦你帮忙去阳台拿一下哈!”满身泡泡的蔡文强飘香万里,玉兰花的味儿一直飘到了阳台上。

玉兰花味儿已经无法做证据了,再说,万一真是“那玩意儿”,江琛又该怎么记录下来呢?

江琛收了毛巾,拿过去给蔡文强。

洗手间门户大开,蔡文强哼着曲儿往身上冲水。江琛打趣道:“蔡哥,都看光光了!”

“看呗,你有我也有。同样的零件,有啥看不得的?”老流氓大大咧咧地对小流氓道,“没准我的还比你大,哼哼哼!”

“哈!耍流氓呢是不!”江琛把毛巾挂上,“毛巾在这啊。”

“改天蔡爷带你们泡温泉,露天的,咱三个蹲一个锅!”

“哟,剪了头发开窍了?”

“蔡爷有优惠券,下个月到期,不用白不用嘛!”

“客户送的?”

“那当然,小皇帝仔他爹就是温泉大老板,被他老婆踢来跟儿子一起锻炼身体了,哈哈哈!”

“哦!昨天来的那个大胖子啊?”

“就是他呢!练的时间不长,吃的倒是挺多。”

“蔡哥你的任务真是艰巨,带个小皇帝,还要伺候大皇帝。”

“大厨,等等,我好像没拿内裤。”冲完水的蔡文强道,“你帮我去拿一下,在柜子第二格,要花格子那条。”

江琛笑骂:“有本事自己出来穿。”

蔡文强故作夸张地抱着胳膊,扭捏道:“风大,人家冷嘛!”

“滚滚滚!”

蔡文强洗完澡进房间玩**了。贺云翔躺在沙发里看书,一个人占了一长条沙发。江琛来了,没位置坐,于是把贺云翔的两条大长腿往里一推。贺云翔的两腿直挺挺地被卡在靠背和江琛的屁.股之间,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贺云翔忍了又忍,最后把书一放,提醒道:“那边有独立沙发。”

“贺总。”

“怎么?不用道歉了,我都说没有放心上。”

江琛:“哦,那我就不道歉了。”

贺云翔:“……”

“贺总,当时我并没有想着偷袭你,我其实是想……”

路过的蔡文强怪里怪气:“想抱你。”

江琛一脸严肃道:“对,想抱……呃不不不!靠!臭流氓,站住!”

江琛追进书房,一阵鸡飞狗跳。

贺云翔缩着腿继续躺沙发,正在看书,腿边的沙发又凹陷下去,江琛坐得更近了。

“贺总,我真不是有意偷袭你。”江琛诚恳道,“我是担心……家里有别的东西。”

贺云翔翻过一页书,淡声道:“所以,你以为外面路过的是那个东西?”

“嗯。”

“信里面写过的?”

“嗯。”

“哦。”贺云翔想起身喝水,起不来,腿麻了,“你、你让开一下!”

江琛连忙把杯子递给贺云翔。蔡文强又跑出来了:“哎,大厨,能给我加几道闪电不?”

“可以呀,你想加哪儿?”

“这儿!”蔡文强指着后脑勺,“加两道往上蹿的闪电!”

“这简单。”江琛让他坐下,给他剃了一遍,拍照给他看,“成不?”

“妥!太妥了!”蔡文强擂了他一拳,“你以后可以去开理发店啦!”

蔡文强哼着曲儿回房间,说明个儿早点去健身馆,给他们欣赏欣赏这酷酷的闪电。

蔡文强躺床上玩**,做完任务,又摸摸后脑勺,嘿嘿直乐。他朝书柜的透明玻璃看看,可惜透明玻璃看不太清楚。蔡文强打开书柜,他记得收拾书柜时好像见过一面小镜子。他左翻翻右翻翻,终于在角落找到一面脏兮兮的不锈钢小镜子,是买化妆品送的,背面印着店铺二维码。

镜面一晃,倒影出蔡文强背后的一个人影,可镜面实在太脏了,那人影一晃而过,蔡文强根本没有发现。

江琛关灯时,看到书房门缝里还亮着灯。

江琛敲门,提醒道:“蔡哥!都快十二点了,早点睡啊!”

蔡文强在里面应道:“知道啦!”

江琛进房间,打开门,卷着被子躺床上。穿堂风呼呼地在房间里盘旋,从领子缝和被子缝里钻来钻去。江琛面朝着大门,缩成了一只蝉蛹。他听见书房开门的声音,然后是“吧嗒吧嗒”拖鞋拍地的动静,蔡文强出现在门前。

“我说大厨哎,你这是在搞啥子?又想感冒了不是?”蔡文强拉着门把手,“关门了哈!”

“关吧关吧。”江琛心里琢磨,等你进书房了我再打开门。

江琛听着“吧嗒吧嗒”拖鞋声远去,似乎去了洗手间的方向。江琛迷迷糊糊地等着,也许是太困了,江琛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清晨五点四十,闹钟响了。江琛昏昏沉沉,起床去刷牙,刷完牙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还刮了一下胡茬,出去时看见开关是往下打,亮灯的状态。外面的天光已经亮了起来,显得室内灯光并不明显。蔡文强经常马大哈,出来时忘记关灯,江琛早见怪不怪了。

早餐吃面条,江琛切好配菜,拌好调料,时间已经快六点半了,蔡文强还没动静,估计是摁停闹铃又睡了过去。

江琛敲敲门,喊:“蔡哥!别睡了,起床了!”

门里没动静。

江琛又敲敲:“起床了!要迟到了!赶紧出来吃面条啦!”

主卧门开了,贺云翔睡眼朦胧道:“给我也煮一份。”

贺云翔赶着要去开会,早早洗漱好,江琛端给他一碗鸡蛋挂面。

“蔡哥!怎么还不起来呀!”江琛敲敲门,索性打开门道,“蔡哥!该吃早餐……”

贺云翔见他愣着,道:“怎么?叫他来吃呀。”

“他不在。”江琛听见阳台衣架的碰撞声,以为蔡文强在收衣服,于是去阳台喊,“蔡哥?”

阳台没人。

“怪了,蔡哥去哪儿了?”江琛去到玄关,开门。大门没锁。蔡文强睡得晚,有时候会忘记锁门。江琛不确定蔡文强是不是出去了,探出脑袋看看。他想起蔡文强昨天说要早点上班,炫耀一下自己的两道闪电。

江琛以为蔡文强提早去健身馆了,于是带了两个大肉包给他做早餐。

打卡时,助理丽丽找上他,道:“江教练,你来的正好,刚卸了一批瑜伽垫,麻烦帮忙搬一下。”

江琛搬运瑜伽垫,半路遇上黄教练。一头柔顺黑发的黄教练朝他挤挤眼,说他自从弄了头发后,他爸妈都不认识他了,说他看起来太乖巧,太温顺了。

“还有几位妹子,给我写情书,不过嘛,我觉得,她们喜欢的是我这个头。”黄教练捧起瑜伽垫,说,“等周年庆过了,我准备把两边剃了,留中间染成彩虹的颜色,然后在头上纹一条龙!”

江琛笑道:“得了吧,别折腾你的头了。”

“蔡哥呢?小江,蔡哥在哪?”张教练走过来,“丽丽找他搬货。”

江琛诧异道:“他没还来吗?”

张教练无奈道:“你们平时不是黏在一起的嘛!他没来,你居然不知道?”

蔡文强不知去了哪儿,直到开晨会还没来。无故旷工是要扣钱的,欧经理问起,江琛只好说他临时有事,请假一天。

武羿今天练习弹簧拉力器,江琛一边讲解,一边给他演示了一遍。武羿上手很快,练了几个来回,基本不用江琛操心了。

早上客户不多,小皇帝仔和大胖皇帝分到张教练那儿。武羿看了江琛一眼,问他:“江教练,你有心事?”

江琛回过神,笑笑说:“没事。”

“蔡哥去哪了?”

“他……他今天临时有事,没法过来。”

武羿没有追问下去。时间到了,江琛带他去做另一个项目。

贺云翔傍晚的时候来到健身馆,由江琛接待他。贺云翔上跑步机,自己调整强度,对旁边的江琛说:“你有心事。”

“……啊?没有啊。”

“你看起来很焦虑。”

“有吗?呵呵!”江琛揉揉脸,笑道,“可能在你身边,我有点儿紧张。”

“那我离你远点。”

“哎别别别,贺总,开个玩笑也不行啊!”

“蔡哥没来?”

“没有。”江琛故作轻松道,“可能临时有事儿。”

“可能?”贺云翔眉头一皱,“你打过他的电话吗?”

在老油条贺云翔面前,江琛觉得什么都瞒不了他,只好承认道:“打过了。”

“他怎么说?”

“他没接。”

“没接?”贺云翔想了想,追问道,“是挂断了,还是怎么的?”

江琛沉默半晌,开口道:“字面上的意思……一直没接。”

“哦,那他可能忘记带手机了。”

江琛道:“可能是吧。”

贺云翔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摸摸江琛的头毛:“别急,放松点。”

江琛笑笑没说话,他实在没心情说什么了。从早上到现在,蔡文强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这并不合常理,除非是蔡文强出事了。

贺云翔问:“你几点下班?”

江琛道:“六点半。”

贺云翔看看时间,说:“那我就先回去吧。”

“好。”

“不用担心,人家蔡哥那身板,谁打的过他?”贺云翔穿上外套,说,“我先回去看看,万一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

六点半,江琛打完卡,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贺云翔正在厨房切菜,听见开门声,探出头看去:“哦,你回来了。”

“蔡哥呢?”江琛朝屋里喊了一声,“蔡哥!”

他盼着蔡文强如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地从书房出来……但书房是空的,没开灯,书房已经暗了下来。

“他不在。”贺云翔翻柜子,说,“你把生抽放哪儿了?”

“柜子第三格。”江琛又拨打蔡文强的号码,熟悉的铃声响起,江琛在客厅的茶几上找到了蔡文强的手机。

江琛惊喜道:“他回来了,又出去了?”

“没有。”贺云翔哗啦哗啦淘着米,说,“在他房间找到的。”

贺云翔回来时也给蔡文强打电话,顺着铃声,在书房里找到了手机。

江琛愣愣盯着蔡文强的手机,解锁,翻找蔡文强的通话记录。除了他和贺云翔,还有三天前的广告电话,五天前的快递电话。

江琛点进蔡文强的微.信,一串儿未读记录,包括自己发的,贺云翔发的,还有好些微.商,几个客户咨询,十多个催他上线的**朋友。

江琛退出微.信,又点开打车购票的APP,想找点儿线索。

贺云翔把一盘大杂烩放到茶几上,又捧来饭锅,给江琛舀了满满一碗,说:“吃饭了。”

“嗯。”江琛故作轻松道,“难得贺总下厨,我就勉为其难地尝一尝!”

“……真委屈你了。”

“有点咸。”

“哦,可能盐没拌匀。”

“贺总平时在家,也是自己炒菜么?”

“很少,基本在外面吃。”

“哦。”

“嗯。”

一阵沉默。江琛道:“蔡哥没有约车,也没有买票。”

“当然呀,约了车买了票,肯定得带上手机出门。”

“敏慧也是,没有带手机。”

“哪个敏慧?”

“信里面的。”

“哦。”

“蔡哥有没有带钥匙?贺总,你肯定检查过吧?”

“钥匙,钱包,都在。”贺云翔说,“快点吃,要凉了。”

江琛捧着碗,一口都吃不下。某种可怕的念头在心里飘散不去,他眼圈红了:“蔡哥会不会已经……已经……”

贺云翔道:“别瞎想!急也没用,吃过饭再说。”

江琛扒拉着饭,食不知味,心里乱糟糟的。

贺云翔嚼着菜,望着台面上的手机,若有所思道:“那几页信在哪?一会儿给我看看。”

延伸阅读

不灭长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webeee.cn/a20u.shtml
清晨时分的山林间有股特殊的香甜气息,细碎的金色光线轻盈地钻过树叶缝隙,在地上点出了无

风月红尘上遥居之村南的草庐  http://www.webeee.cn/dpts.shtml
忙完了正事,白鹤仙子低头一看,整个山谷搞得翻天覆地,残留着刚才那个道人和火龙斗法的痕

掳走少年的恶龙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webeee.cn/g7l3.shtml
“怎么会,怎么会??”余正阳双手握紧拳头,身体不停的在颤抖着,汗水顺着额头流进了镜片

听闻丞相是娇娘?之小鬼拦路(10)  http://www.webeee.cn/d0zv.shtml
绿旖上了马车仍觉得很心神不定,问后准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到洛阳?”后准道:“洛阳离此

相亲成功,算我输!在线阅读春生  http://www.webeee.cn/6lq1.shtml
汤念安自从那个咖啡厅和程之遥打了招呼之后,在班级上时不时就一起走,一起闹,一起学习。

离圣之第九章  http://www.webeee.cn/5cp.shtml
傅光也没想到,最懂他的是给他打过饭的老人。尽管老人现在是逃犯。但现在他们是命运共同体

这个上单有点甜[电竞] [参赛作品]重温旧梦  http://www.webeee.cn/xudk.shtml
孙翔对着会议室墙上那面巨大的电子屏发呆:嘉世战队3胜16负,总排名第十九位,倒数第二

洪荒:夺舍乌云仙世界之根  http://www.webeee.cn/g101.shtml
弥撒哈沙漠望着渐行渐远的救援直升机,贾文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南烛的性命暂且无虞。

采桑清月下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webeee.cn/r7q.shtml
青青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沈金旺离开柴房之后,立刻就去翠屏山找容猎户帮忙。沈家村没有

完美地避开所有男主之后[快穿]在线阅读竟然是宠物养成?  http://www.webeee.cn/dfbp.shtml
时间流逝,姜云川的意识渐渐的回归。这时候姜云川想睁开眼睛但是一股奇怪的感觉袭来。很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以美貌平山海在线阅读第八节

    “有大巫祝在,我肯定能成为一位好皇帝的,大巫祝要一直陪着我。”小皇帝亲昵地揽住国师的脖子。“好。”国师摸了摸小皇帝的头。一时间气氛立马缓和下来,跟在皇帝身后的大太监摸了一把冷汗,示意那跪在地上的宫女赶快下去。国师抱着小皇帝往寝殿里走,“大巫祝,今日朝上可有什么好玩的事?”“一些杂事,什么祭祀典礼的筹

  • 奥古传奇之全境守护在线阅读五尊

    陆寒不知浏览了多久购买界面,终于听见冬璃轻轻打着呵欠从房里出来。他转头时,冬璃却已经走到他面前。想来冬璃是已经进行了一些恐怖**,有了很多超越常人的变化,陆寒也不以为意,只是问道:“接下来怎么做?”冬璃瞥眼陆寒的白发,撇撇嘴,说:“你的品位就像我的高考一样糟糕透顶……按我的经验,经历**后会以两个方

  • 假如这个世界还让我活着第五章在线阅读

    龙霸天身材高大,走进来的脚步声发出嚓嚓的声音,听在众人的耳中就像是野鬼在叫。让人很不舒服。这时金镇涛再次一摊手,各位这是:就在这时,还没等他说完,任本强故意不看众人,也不看龙霸天,发出仰天长笑,哈哈哈。接着对诸葛威道:兄弟,你姓诸葛,莫非你是山东的。我听说诸葛亮就是山东的。诸葛威哈哈一笑道:不瞒大哥

  • 听风唤雨第二章在线阅读

    站在学校门口,冷秋踌躇不前的来回踱步,良久叹了一声:“唉,死就死吧!”冷秋头发天生有些微卷故喜欢梳着大背头。额骨有些凸出,头角峥嵘,浓眉下面有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眼镜。这眼镜是赵宇鑫寄过来的,按他的话说,冷秋常年与妖魔厮杀,充满着杀气,戴着眼镜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杀气。在学校大厅,

  • 永世悲歌之第六章(6)

    白衣总给人出尘脱俗之感,穿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却多了一丝不羁浪荡的放纵之意,潇洒而懒撒。他的眼睛很亮,眉毛很黑,俊秀的面容还有着几分纯粹的少年感。唇角的笑带着痞气,微微勾起,很容易引得女人心醉。他整个人像是一阵随心所欲的风,轻轻地吹拂过你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离去,想抓也抓不住。青年无疑是个很有魅力

  • 美女修成诀在线阅读第2章

    “除魔降妖,每消灭一只恶鬼,宿主获得1熟练点,同时宿主可以在这里领取任务,每次完成任务,将获得一次幸运抽奖。”“任务?先给贫道发个任务!”白钦顿时被激起兴趣。“叮,任务已经发布,请宿主建立好一个属于自己道观做为道场,完成时限半年,所以请宿主尽快筹集1000万人民币!”“无量你妹的个天尊,贫道两袖清风

  • 我在海贼捡垃圾在线阅读下坠【求收藏,求鲜花】

    “冷姐,你败了!”夏诸轻吐一口气,原本严肃的表情迅速垮塌,换上了一副嬉笑的模样。五年来他在和天使冷之间的对练中都有一定的放水,不是说要让着妹子什么,而是要让自己的表现不要太过惊世骇俗。直到最近,夏诸通过洞察之眼发现有一群外星来客降临了布鲁星,这群人应该并没有怀着恶意,甚至连遮掩踪迹也没有做,轻易就让

  • 忠寅阁在线阅读第7章

    只见,红玫瑰瘫在地上,脸色桃红一片,张开的嘴巴,一边吚吚呜呜的叫着,一边翻起了白眼,身体不断的发颤。在场,只要是经历过人事的人,都不难看出,红玫瑰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很显然,红玫瑰这是高朝了,而且,还是爽翻到昏过去的那种……所以,在场的众人人,看到这样的画面,无不是一脸的呆滞,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

  • 圣手邪医在线阅读一个白瓷碗埋下的祸根2

    “车辆暂扣。”面无表情的交警迅速叫来拖车,将车拖走了。“喂,小子,把电话借给我下。”粉红女郎一身睡衣,未带钱未带驾驶证,电话也没带。“没有。”交易泡汤,阿九内心既失望,又火大,拿了玉佛转身就走。刚走两步,粉红女郎把他扯住:“我这一身睡衣也没带钱,你不借电话,借我100块钱打车,总行吧。”阿九真的很烦

  • 我老婆是丑小鸭在线阅读第3章

    麦浪随风涌动,碧色直抵天际。一白衣人置于这片绿色中,犹如画中美景,时间定格,也不忍错失这美好。农民辛勤劳作,不时传来淳朴的歌声笑声。“姐姐,你好漂亮,你是仙人吗”“姐姐?”白衣人侧目,一黄衣小童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为何称呼本尊为姐姐?”眼前这小孩一脸呆萌,颇有几分可爱。也许是沉寂了亿万年,看过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