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的祖宗特别强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奈何桥卖豆浆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时间悄然,转瞬即逝,时间已过一个月。

山洞这边,经过陈昊不眠不休,全力开采,所有灵石皆被采集完毕。

其中下品灵石六万多块。

中品灵石五千多块,这个灵石矿并不大,所以并未有上品灵石。

而且,其中很灵石都灵气流失,显然被人炼化过,加上此地巨蟒居住过,陈昊便怀疑这些灵石的灵气是被巨蟒吸收了。

通过简单清点,此番共获得下品灵石有二十多万块,中品近五万块,还有数十块上中灵石,其中多数为戒指中所得的灵石。

看着如此多的灵石,陈昊咧嘴一笑,内心暗道:师尊也不过如此吧,果然如师兄以前说过的话,修仙修的就是机缘,机缘来了,比苦修数载更加有效。

处理完一切后,陈昊御剑离开了山洞。

先回了趟村子,与众人告别之后,这才向着凌云宗方向赶去。

所幸,路上并未再起什么波澜,顺利的就回到凌云宗。

回到宗里,陈昊给师尊报了个平安之后,径直来到了炼器殿。

进入殿中,立刻就传来敲打金属的声音,叮叮当当,有规律地响起。

边上有十几个赤*着上身的男子,年龄大小不一,站在熔炉边上,用手挥着锤子敲打。

在一个巨大熔炉面前,有个头发发白的中年人,*着上身,正在对着一块不知名矿石进化熔炼。

“离火峰弟子陈昊见过张师伯。”几步来到此地,陈昊对着中年男子行礼道。

中年男子也没抬头,专心熔炼。

完成之后,才缓缓地开口:“原来是大铁牛的徒弟,找我有什么事?”

大铁牛也就是陈昊师父的一个混名,这也是几年前从师姐口中得知的。

师父名叫王铁牛,以前是打铁出身,后来才修行的。这名中年男子则是炼器殿的殿主,张明,结丹初期修为。

“想请师伯炼器。”见中年男子发问,陈昊连忙躬身答道。

“要炼器啊,诺。”张明一听,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十几人道。

“此物有些珍贵,想请师伯炼制。”陈昊见此,直视明言道。

“哦,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张明脸露异色,摊掌道。

陈昊将随即龟尸取出,放置地面之上。

见到龟尸张明也来了一些兴趣,围着龟尸转了一圈,啧啧称奇。

“低阶后期修为,快突破中阶了,防御堪比中阶低期,还不错,能弄死它,看来你也有点实力,我有兴趣炼制,不知你想炼什么?”

“师伯谬赞了,取巧而已。”陈昊听后脸红道。

话毕,脸色一正又道:“弟子实力低微,全凭师伯做主。”

“嗯,行了,先回去吧,半个月后来取。”张明摆了摆手,将龟尸放置一旁道。

得到答复后,陈昊当即拜谢一番,离开了炼器殿,向着离火峰而去。

重新回到自己房间,陈昊盘膝而坐,开始回忆起这两天所经历的战斗,推演一些细节,从中汲取经验。

战斗中所受的伤虽然当时吃了丹药好了大半,但体内还有些伤势没有完全好转,经脉也有些残存药力。

若不及时处理也会对以后的修行造成阻碍,服下一些回复的丹药,开始运功调息起来。

三日后,陈昊走出房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向外走去。

他的伤势已全然修复,还把一些法术法器重新祭炼了一番。

经过一番赶路,陈昊转身来到了藏书阁。

藏书阁内收藏有大量的功法,秘技,法术,与传功阁有所不同。

传功阁传授一些基础的法术和修仙知识。

藏书阁则存储了大量功法,需要贡献点才能学习。

跨步进入殿中,发现只有两名弟子,上前登记一番后,来到藏书所在。

整个藏书阁分有三层,一层为凝灵期,二层为僻灵期,三层为结丹期。

每层之间还有禁制隔开,防止有人私自进入。

一层之中,里面分为两大区域,功法与法术,分别用玉简收录,分门别类摆放在架子上,方便取阅。

径直来到功法区域,开始寻找起来。

将所有功法查看一遍并没有他想要的功法,陈昊皱起眉头,叹了口气:“果然没这么简单。”

此番来藏书阁,就是想寻找一篇炼体功法,以便修炼哪部功法。

至于为什么能修炼哪篇功法,皆是因为陈昊之前发现的一件事。

之前在山洞采集灵矿之时,他无意发现,自己体内竟然衍生出了两条经脉,虽然另一条经脉相对纤细些,但完全符合修炼哪篇玉圭记载的功法。

当他知道此事时,整个人都傻了,过了许久才缓过神,反复确认自己没看错后,忍不住仰天狂笑,直至岔气才停下来。

关于另一条经脉,他一时也是摸不着头脑,只知道他忽然晕了,然后又经历了诡异的一幕,醒来之后才出现的。

由此可见,在他昏倒这段时间,他身上定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不过他并不知晓而已,至于是谁有如此大的本事,他也毫无头绪。

但是,并不妨碍他对于此事的认知,开僻经脉,闻所未闻,此事定然不能让他人知晓,不然他恐有大祸,更何况玉圭牵扯甚大,他同样对此事绝口不提。

虽然此事干系甚广,但他此刻拥有了双经脉,自然要修炼哪篇功法,所以这才来此寻找一篇合适的炼体功法。

但翻看了所有功法,只有廖廖数篇炼体功法,且大多只是修炼一些皮毛,大成之后体质也才相当于低阶中期,与陈昊所想出入很大,属实鸡肋。

抬头望了望二层楼梯,发现上面有一个禁制,将二楼之间的楼梯隔断。

看着这个禁制,陈昊暗道:二层应该会有合适的炼体功法。

但以他的修为还不能进去,想想只能作罢,将手中玉简放回原位,转身离开了藏书阁。

回去的路上,陈昊低着头,还在思索炼体之事,想的入神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抬头一看,发现真有人在呼喊他,只见李诗韵气喘吁吁地向他跑来。

见她如此匆忙,陈昊也是不解,快步上前问道:“师姐,怎么了?”

“师、师弟,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李诗韵上气不接下气,一字一顿道。

“到底怎么了,我怎么听不明白?”陈昊疑惑道。

“还不是许鹏,他说你死了,加上你一个月没出现,我就有些担心了。”李诗韵舒缓了一口气后道。

“别听他胡说,没有的事,师姐不用担心,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陈昊听后道,眼中精光闪过。

“好,师……师弟没事,我就放……放心了,你先回去吧,不用管我,我……我就是跑的有些累了。”李诗韵弯下腰,用手叉着腰喘息。

“师姐怎么不御剑飞行,反而跑过来。”陈昊见此哑然一笑。

“太着急了,忘了。”李诗韵听后脸色尴尬。

在此他也没做太多计较,跟她打了招呼便离开了此地。

关于遇刺一事,他并未打算告诉李诗韵。

一来,不想她过多担心。

二来,此事他想要自己解决。

回到离火峰后,看到众人聚集在山脚下的一处凉亭中,好像是在商谈某些事情。

陈昊上前,向着众人问道:“师兄师姐这是约好的?怎么都聚集在此处啊。”

听到声音,众人回头,这才看到陈昊。

王灵儿一瞧,顿时有些气急:“好啊,师弟这段时间去哪疯了?这么久没消息,还有,哪个李诗韵和你什么关系,刚刚还来这打听你的消息,看来她很关心你嘛。”

听了前半段,陈昊是一阵头大,但听了后半段,这才明白事情的经历,原来李诗韵是从这知道了自己回来的消息。

为了避免误会闹大,陈昊急忙澄清道:“师姐,你想什么呢,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就是帮了她一个忙,仅此而已,还有啊,我之前因为回家有事,这才耽搁了。”

“真的吗?”王灵儿目光上下打量,有些怀疑道。

“当然是真的。”陈昊脸色一正道。

“好吧,估且相信你。”见陈昊如此,王灵儿只得相信。

“师兄,你们在这干嘛呢?”见王灵儿不再追究,陈昊也松了口气,对着周显问道。

“我们正商量去参加拍卖会呢。”周显答道。

陈昊听后,心中一动。

他刚好要寻一篇炼体功法,想来在拍卖会应该能寻到。

“师兄,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也想去看看。”随即问道。

“可以啊。”周显答道。

“谢谢师兄。”陈昊喜道。

“师弟客气了”周显摆手道。

随后,陈昊坐在边上,不再出声。

半个时辰后,陈昊随着杜仁杰,周显,王灵儿以及小师妹叶蓉一起离开了凌云宗。

至于木子易与林小雅,因为有些事情要处理,还要耽误一些时日。

此次参加的拍卖会,是在凌云宗往东一千多里外的一个名为越国的都城中举办,每十年会举行一次拍卖。

而拍卖会的主办方是一个名为灵元商会的势力,主要分布在中州、东州。

总部在中州,此地是一个分会。

离开凌云宗后,一路平安无事。

因为要照顾叶蓉的原因,众人飞行速度大为减缓,在路上也碰到许多行色匆匆地修士,前往的方向也与众人一致,显然都是去参加拍卖会的。

大约花了三天时间,众人才来到目地的,入目而来的是一座占地极广的城池。

在城池上方,更有大量的修士飞行,其中还能看到一些灵兽在空中飞过,人数众多。

看着眼前的一切,陈昊对拍卖会的期待又高了几分。

众人未做停留,随着人潮飞进城池。

也并没有在外城停留,直接进入到了内城之中。

一穿过禁制,人头攒动,犹如人山人海,人声鼎沸。

看到此幕,陈昊不由得有什么傻眼,虽然想到人多,但没想到人这么多。

道路两边有许多店铺,已然挤满了人,在店铺外面更有许多人,席地摆摊兜售物品。

其中,有吐沫四溅极力推销的,也有为了争某件物品相互对骂的,更有的像小混混般肉博的,看着完全不像是修士。

众人对此,皆也有些发懵,半晌才回神。

随后,众人来到了一个房屋租凭处,租了五个房间。

因为拍卖会的缘故,房间从一块灵石一天直接涨到三块灵石一天。

听到如此价格,除了陈昊外,众人不由得都有些肉痛,毕竟众人也都是拮据。

陈昊见此,则很大方的表示,租金全由他出了,众人这才不在纠结这事。

事后,王灵儿也询问陈昊哪来的灵石,陈昊则是以外出有些机缘为由给蒙混过去。

租凭好房间后,每人领有一个玉牌,持此玉牌,方可开启或关闭大门。

少倾,众人来到各自所租的房间,一个三丈左右的秘室。

用玉牌打开秘室大门后,陈昊进入其中。

内部空间一目了然,就一张桌子,和一个打坐用的浦团,再无长物。

石屋周围的墙壁上,还刻有一个禁制,可以防止他人偷窥,在门边附近,还有一个凹槽处,想来是放置灵石之地。

陈昊上前,放入一颗灵石,将禁制激活。

禁制刚刚开启,一枚玉符就飞了进来。

陈昊伸出双指夹住,以灵识查看,在得知内容后,取出一块玉符对其喃喃细语。

片刻后,将手中玉符打出。

因为陈昊并没有传音盘,所以只能以此方式联系。

这枚玉符是王灵儿所发,问陈昊出不出去逛逛,被他以赶了一天路累了为由将其打发了。

打发了王灵儿后,陈昊从戒指中取出两件法器,开始炼化。

这两件法器皆是在山洞获得之物。

一件青色小伞状,名为青元伞。

一件银色小锤,名为震灵锤,两件皆是极品法器。

其中震灵锤还有变化的功能,这让陈昊极其惊讶。

因为只有法宝才具有变化功能,而此物具有变化功能,说明此物以炼制法宝的手段炼制的。

也不知是谁有如此大手笔,用炼制法宝的材料以及炼制方法炼制这样的法器,这种情况多是结丹期的前辈,为了照顾后辈才会特意炼制。

一般而言,以此法炼制的灵器具多,法器相对要少得多。

而且,用这种方法炼制而成的灵器或法器,威力都比同阶大,更有一个成长性,经过长期的祭炼也能成长为法宝。

不过,这个周期也相对要长一点。

平复一下心情后,开始炼化这两样法器,也明白了两物各自的功效。

混元伞是一件防御性法器,可防守同阶攻击,受到攻击时还能反弹。

震灵锤则是攻击法器,势大力沉,攻击之时可以打断对方法术,还附带有攻击灵魂之力的功效。

两件法器使用的效果皆于灵力修为有关,对凝灵期效果甚佳,凝灵期以上效果就减弱很多。

将两物炼化之后,陈昊在秘密里开始演练起来,以保证自己使用流畅。

两日之后,陈昊走出秘室,一脸喜色。

经过两天的时间,他已经将两件法器的功能用法研究透彻,在灵识的控制之下,犹如臂使。

刚走出秘室,就看到周显红光满面的从外面回来,一脸高兴的样子。

见他如此,陈昊上前问道:“什么事让师兄这么高兴啊?”

“也没什么,就是在地摊上淘了个宝贝。”听到陈昊发问,周显满脸笑容。

“什么宝贝啊,让师弟开开眼。”陈昊一听来了兴趣,当即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周显一脸神秘,闭口不谈。

说完就回自己秘室,并且开启了禁制。

看着如此神秘的周显,陈昊心里越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去找另外几人打听,却没看到他们。

按捺心中的想法,只得将此事放在一边,向着修士摆摊之地而去。

走了没多久,来到摆摊所在。

此地一如既往,热闹非凡,比之之前,人气还上涨了几分。

观望了一会,陈昊也进入人群之中,开始查看一些摊位上所卖之物。

众人摆卖的物品种类繁杂,从灵符到丹药、灵器,应有尽有。

甚至还有些妖兽幼崽出售,这些幼崽皆未修炼,认主之后,从小培养,加以时日也是一大臂助。

在逛的同时,陈昊还时不时买上一些物品。

以前想买,奈何没有灵石,现在灵石充足,有些东西他觉得有用的皆购买了一点。

其中,购买了大量的丹药,疗伤,解毒,精进修为丹药皆有。

除了丹药之外,还购买了一些低级灵符,攻击,辅助灵符全都有,其中更是淘到两张防御灵符,这让陈昊有些小惊喜。

毕竟,灵符对于陈昊现在的修为使用刚刚好,既可以节省灵力,又能提供有效的攻击。

不过,就是挺费灵石,购买这些东西前后已经花了上千灵石了,幸亏他前段时间意外获得了大量灵石。

要不然,光买这些,就要倾家荡产了。

一路走来,除了常见之物外,也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有如锯子般的灵器,也有如梳子般的灵器,甚至还有一个夜壶一般的法器。

看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陈昊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在什么情况下打造出来的。

此时,陈昊来到街尾处,在经过一个摊位前时,灵兽环突然传出波动。

用灵识查看,发现小白在里面乱撞,显然很急躁的,陈昊连忙安抚,并用灵识感应小白想法。

虽然小白不能说话,但其灵智大开,有些基本的辩识和判断能力。

通过感知小白的想法,陈昊也知道了他急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摊位上的一块石头。

此石拳头大小,表面圆润,黑不溜秋的,看着毫不起眼。

这个摊的摊主,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妪,修为在凝灵后期。

因为修士吸收灵气的原因,衰老速度大幅减缓,而这名摊主一副年老体迈的样子,如果不再突破的话,显然活不了多久。

老妪面前摆放的都是一些低级、中级灵草等不值钱之物,还有一些兽骨兽皮和一堆不知名石头。

其中兽骨和兽皮光泽暗淡,一副灵性大失的样。

哪些石头也只是有淡淡的灵压,显然是堆积许久了,哪块黑石头就是其中之一。

见老妪年老体迈的样子,陈昊看着不忍心,加上又想买哪个石头,随即对其说道:“老人家,您这摊位所有东西,打包多少啊,我全要了。”

“你说什么?”不知是耳背还是不相信,老妪大声问道。

陈昊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老妪这才相信。

简单算了一下价格,对陈昊道:“一共一百六十七个灵石。”

陈昊听后,直接给了两百灵石,并对老妪说道:“老人家,多出的灵石当我送你的,您老收摊回家吧。”

老妪一边说谢谢,一边收拾。

片刻后,离开了此地。

陈昊则将东西收进戒指后,也离开了这里。

但他没有发现的是,老妪在转身之际,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将黑石买下之后,陈昊回到秘室,将禁制开启,拿出哪个黑色石头,放在桌子上打量起来。

经过反复观看,但是毫无发现,看不出此石有什么奇特之处。

拿在手中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一丝暖意,不知是何材质。

随后,他拿出飞剑,对着黑石敲打,发现此物还很坚硬,不似一般的石头。

因为不知道此物具体是什么,陈昊也不好揣测。

但是,看小白的反应,说明此物绝对有不凡之处,只是自己并未发现而已。

把玩了一会后,将黑石放入戒指之中,准备修炼。

但未等他坐下,便有块玉符穿过禁制飞了进来。

陈昊伸手接住,看完玉符的消息后,起身关闭禁制,打开房门走了出。

此刻,秘室外已经有一人站着,赫然是陈昊的七师兄杜仁杰。

“七师兄。”陈昊上前拱手道。

“嗯,所托之事我已用玉符告知你了,没问题吧?”杜仁杰开口询问道。

“没问题。”陈昊点头道。

“没问题的话哪就走吧。”杜仁杰开口而道。

随后,二人御剑往北而去。

先前杜仁杰传讯给陈昊,是想叫陈昊陪他去寻找一种灵药,在北方一座山里可以寻到。

陈昊本就无事,加上上次师兄给的丹药帮了大忙,所以便陪他走上一遭。

至于其余之人都有事在身,而在此地又无相熟之人,所以杜仁杰才叫陈昊陪同。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了目的地,一座被白雾笼罩的,绵延数百里的大山。

在路上,经过与杜仁杰的交谈,陈昊也知道了此山的名字————天阴山。

因为此山湿气极重,经过阳光的照射,湿气上升形成雾化,所以此山终年被白雾笼罩。

由于白雾的关系,在这视线范围极小,灵识搜索也造成很大的阻碍,所以附近的普通人皆不敢进入此山。

加上此山湿气太重,从而聚集了许多阴气,有些误入之人,还传出看到鬼怪的传闻,这使的此山更加没有人敢来造访。

听到此山如此诡异之时,陈昊心里也有些打鼓,他虽是修士,但对于鬼怪一事心里还是颇为抵触的。

但事先答应了,也只能耐地性子了,好在杜仁杰有僻灵中期的修为,加上他敢来说明也做好了万钱准备。

念及至此,陈昊心里也没有哪么担心了。

因为此山到处被白雾笼罩,在空中几乎看不到下方的情况。

所以,二人便降落在地面上,一步一步寻找,这样虽然花费的时间多点,但不会错过一些细枝末节。

二人仔细在山间搜索,已然寻找了大半日了,但是并未找到杜仁杰想找之物。

不过,虽然未找到哪物,但一路之上,也找到不少灵草。

但是,因为此山聚集阴气的原因,这些灵草也感染了一丝阴气,想要使用,还需袪除这丝阴气方可。

在寻找过程中,陈昊也知道了此次需要找寻的是何物,一种名为阴灵芝的药物。

长相与普通灵芝差不多,但是顶冠却是漆黑如墨,而且有一尺多高。

此物须在阴气汇聚之地,方有可能生长,多长于大树根茎之上。

因为生长条件严苛,是以,此药算是比较难以寻到,而此山则是有机会孕育此物之地。

杜仁杰曾经就收购过一次此物,讯问才得知此物是在天阴山生长的。

他这次参加拍卖会,也刚好需要此物,所以才来此山碰碰运气。

由于众人皆有事在身,唯独陈昊清闲,所以便找陈昊帮忙,毕竟多个人多份力量。

至于杜仁杰寻此物做何之用,通过陈昊旁敲侧击,竟然从对方口中得知,此物竟然是用于炼制寂阴丹,这可着实让陈昊大吃一惊。

毕竟共同生活了六年,陈昊也有幸服过寂阴丹,自然深知此丹功效,此刻听闻阴灵芝竟然是炼制此丹的材料,顿时来了精神,准备多寻几株。

二人边走边找,不放过任何一处可能之地。

忽然,一棵巨大的树引起了陈昊的注意。

此树树干笔直,异常粗壮,怕是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住。

陈昊上前查看,快在走到一个大树下的时候,在大树左边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点乌光。

定睛一看,赫然是一棵一尺多高,顶冠乌黑的灵芝。

看着这侏灵芝,陈昊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师兄,快来,我找到了。”转向杜仁杰所在,大声喊道。

“在哪?”杜仁杰闻讯,立马飞奔而来,急忙问道。

“在那!”陈昊指向左边道。

顺着所指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棵阴灵芝,杜仁杰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飞身过去,将其轻轻采摘下来。

看着手上的阴灵芝,杜仁杰一脸欣喜。

或许是将注意太过于放在阴灵芝身上,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

加上雾太大了,也没有发现脚下的异常,没走几步忽然踩空。

“啊~”

一声惨叫传来,杜仁杰转眼间消失。

看着杜仁杰没走几步便没了踪影,还伴随着惨叫声,不远处地陈昊也有些发懵,不知怎么回事。

赶忙上前,发现在原地有一个丈许方圆的大坑。

低头往坑里一看,本以为应该是漆黑一片,没想到里面竟有亮光,可以清楚的看到杜仁杰正躺在下面,用手撑着身体,也是一脸懵逼。

在他身下还有一些树枝干草之类的,显然是有人刻意挖出这个洞,然后用这些物体遮挡填埋,没成想被杜仁杰踩中。

自脚上凝聚一些灵力,陈昊从洞口处跳下,轻轻的落在洞内。

上前扶起杜仁杰,开始向四周打量起来。

环顾一圈后,发现这竟然是一个石室,这让他有些惊讶。

整个石室四四方方,高有一丈多,宽有六七丈,看其样子有点像是一座墓室。

顶部大量的石壁脱落,有些树木的根茎露出,盘根错节插在地面上。

看着这些根茎,陈昊很快就想到,这些根茎应该是上面哪棵大树的。

相比起顶部,四周的石壁则比较完好。

上面刻有一些图案,在四个角落,还摆有一些动物的石俑,五尺高。

在石俑头顶上均有一颗拳头大的灵珠,洞中的光芒就是由这些灵珠发出的。

这四只石俑头部均朝向中央,在中央处还有一座石台,长七尺,宽三尺,高有两尺。

石台四周也刻画了一些花纹和图案,看着做工精良,也不知这石台用于摆放何物。

除此之外,这个墓室有两个入口。

一个就是陈昊他们下来的洞口。

另一个则一条宽六尺,高和石室一般的通道,在其两侧也有灵珠照明。

二人凝聚出灵力盾,进入通道之中,杜仁杰则以灵识笼罩过去准备查看情况。

片刻后,惊呼:“里面有人,三男一女,两僻灵中期,一个僻灵初期,一个凝灵后期,但是好像被什么困住了。”

“呸,真是晦气,本以为此趟能捞些好处,没想到好处没捞着,反而触发了三阴聚煞阵,你说这怎么办吧?” 随着二人不断进入,有数道声音传来,其中一个气急败坏道。

“现在知道怎么办了,要不是你贪财,能触发阵法吗?”接着,又传出另一道气急地声音。

“好了,都少说两句,现在想想有什么办法。”两道声音过后,又有一道女声传出。

听到这些声音,二人停下脚步,也明白了个大概

应该是某个人的原因,导致这伙人被一个什么阵法给困住了。

“不好,煞尸要出来了!快!”二人还在想要不要过去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惊呼。

二人闻言相视一眼,连忙跑了进去。

这是个比外面哪个还要大上数倍的石室,里面摆设与外边石室差不多,在另一边也有一个通道,显然也能通向一个石室。

石室内有一个灰色的光罩,中央的位置有一口石棺,正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边上还有四个人正奋力攻击着光罩,但并无任何作用,光罩纹丝不动。

在光罩边上还有三口小一号的石棺,皆已被开启,从里面冒出大量的灰色气体,组成一个复杂地图案,与光罩接连一起。

四周更有大量的灰气向光罩汇聚,注入到中央的石棺。

随着灰气的大量注入,石棺发起的响声也越来大,且越来密集。

正在攻击的四人皆发现了陈昊二人,焦急的脸色中露出一丝欣喜。

“麻烦两位道友打碎外面任一个小石棺,救我等出来,小女子感激不尽。”哪名女子向着二人拱手道。

二人也知道情况危急,不再多想,开始行动起来。

杜仁杰凝聚灵力以法术攻击,陈昊则取出大量灵符,用灵力控制灵符散落在石棺内,然后引爆。

“轰~轰~轰~”

剧响不断,顿时石屑飞溅,某座小石棺被炸成碎片。

光罩渐渐的变的暗淡,最后,犹如气泡破碎般直接消散了。

就在此时,中央的石棺“咣当”一声,棺盖被击飞在一旁,从中跳出一个灰影。

“唰”的一下来到一个修士边上,在其没反应过来时,便咬破了他的脖子吸食鲜血。

这名修士是哪个僻灵初期的男子,身材中等,长相平凡,脸上还沉浸在光罩被破开的喜悦之中,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身陨了。

石室内的五人,看到眼前一幕皆感到毛骨悚然,另一个名僻灵中期的男子大喊道:“快走!”

说话间,抢先进入通道之中。

众人见此,皆疯涌进入其中,连忙顺着通道跑出去。

没多时,便来到最初的石室,灵力涌动间,众人纷纷飞跃洞口。

之后,更在洞中投入大量的灵符引爆。

倾刻间,整个地面都被炸的塌陷下去,哪棵大树也倒了下来。

做完这些,众人这才连忙向山外飞去。

片刻后,一个灰影扒开土层从里面钻了出来,仰天一吼。

“呜~啊~”

鼻头嗅动间,找准了一个方向,冲天而去。

空中的众人皆听到了哪声凄厉的叫声,刚想要加速,灵识便感知到了后者追来,脸色大变,连忙分开逃跑。

一行人分成四个方向,其中陈昊和杜仁杰一起。

煞尸来到众人分开之地,再次认准一个方向而去。

没多时,便传来一声惨叫。

之后,煞尸又往另一个方向追去。

陈昊二人一直在拼命飞行,已经快要离开天阴山范围了。

正要松口气时,杜仁杰神色大变道:“不好!”

边说着边拉陈昊突然闪躲一旁。

二人前脚刚走,后脚在原先所在位置,突然出两道灰色爪影,一闪而过。

看着两道爪影,陈昊心中一沉,这才明白刚才有多危险。

“我们下去,空中斗法与我们不利。”见对方追上,杜仁杰脸色阴沉道。

二人降落在地面上,凝聚灵力,严阵以待。

一道灰影从天上轻飘飘地落下,停落在二人不远处。

这时,二人才看清煞尸的模样,身长六尺,全身干瘪,灰色皮肤,上面还布满细小的鳞片。

双目发红,眼窝塌陷,獠牙外露,脸部奇长,十个指甲发黑,长有三寸,身上还穿着一件破烂的道袍,显示出此人以前的身份也是一名修士。

二人凝神静气,神色紧绷,正想攻击之时,从天而降一名身穿蓝衣的女子,此女正是石墓内的哪名女子。

“此獠虽然是我同伴弄出来的,但我也有几分责任,加上两位刚才在墓室内救了妾身一命,妾身也不敢丢下两位,安心逃命。”不等二人发问便率先开口道

二人听后点头。

未说二话,女子率先发动攻击。

从戒指中取出一把多个铜钱串联的灵剑,一根红绳,和一些黄纸。

手中拿起灵剑刺中一张黄纸,念动法诀,黄纸瞬间燃烧起来,对着煞尸一挥。

眨眼间,黄纸化成一道火光飞射而去。

“唰”

一声轻响煞尸闪在一边,火光落在地面上燃烧起来。

一击未中,女子又连续用火光攻击煞尸,皆被煞尸闪避开来。

“煞尸速度太快,我的道术攻击不到它。”女子皱眉道。

就在这时,煞尸向女子疾驰而来,伸出右手向女子抓去。

“小心!”杜仁杰大喊道。

女子回头,看到煞尸狰狞的模样,急忙用剑格挡。

“咔”

一声脆响传来,煞尸的利爪击在女子头顶被一把青色小伞挡住。

此伞宽有三尺,上面还有各种花纹闪烁,青光流动间,拦住了煞尸一击。

此物正是陈昊的混元伞。

在二人下来之时,陈昊便拿出此伞祭炼以应不时之需。刚才看到煞尸攻击女子时,连忙使用此伞,挡住煞尸攻击。

见自己攻击被挡住,煞尸脸上也闪过一次疑惑的神情,攻击力度再次增加,爪上灰光闪动。

“嘶~啦~”

青元伞被一分二,掉落在地上,灵性全无,犹如凡物般,显然此物已毁。

在青元伞被撕开的同时,上面的花纹亮起,涌出一阵青色光芒瞬间击中煞尸。

顿时,煞尸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弹飞在半空中。

就在这时,一把银色小锤凭空出现在煞尸头部上方,迎风见长,瞬息暴涨成三尺巨锤,对着下方狠狠锤下。

“当~”

一声巨响,煞尸被锤入地面砸开一个深坑,尘土四溅,三人连忙后退躲避。

在后退之时,杜仁杰从戒指中取出一个玉瓶,注入少量灵力后,用灵识控制丢在煞尸身上引爆。

延伸阅读

勇承五金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yxi5.shtml
勇承五金是一家生产制造饰加工机械、饰品加工机械、工艺加工机械、鞋花鞋扣加工机械、渔具

马明仁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asp1.shtml
由民间名医马六懿先生创制于咸丰十年(1860年),初名为“马钱风湿骨痛膏”,疗效显著

可乐谷英语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b20o.shtml
上海双壹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3-12岁儿童数字化教育的一家公司,公司定位

云味馆过桥米线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bjnw.shtml
美丽的彩云之南-云南有着一味独特的小吃美食,那就是过桥米线!云味馆过桥米线就来自于这

宜憬装饰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xt0h.shtml
宜憬装饰工程集家居装饰、设计、施工、建材装饰为一体,是拥有独立注册服务商标的装饰公司

泓泽御宝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s7xe.shtml
香港泓泽御宝创始于美丽的香港,主营典藏级和田玉,翡翠精品,历史可以追溯到乾隆盛世时期

聚能教育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g63r.shtml
北京聚能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JunenghuihuangEducat

衣倡百和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p5u0.shtml
衣倡百和服饰品牌特惠女装运营机构汇集国内六大派系,近千家女装企业的折扣商品,货品采取

欧典远红外自发热地板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9gg.shtml
北京欧典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总部设立在北京,是一家专业从事地板技术开发、销

义邦喜礼加盟  http://www.ipswichjudoclub.com/goxj.shtml
1.喜庆回礼:中国人向来就有礼尚往来的传统,送礼以及回礼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陌生,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影视 梨花不是客人而是同事

    所以说,人的第一印象真地非常重要。唐让坐在马路牙子上,表情忧伤。而自己给白亚杰的第一印象显然十分稀烂——一个专业不过关还畏畏缩缩的礼宾员。所以才会被“重点关注”的吧?这样一想,他又觉得自己没有被开除,还能保住饭碗,只是被白亚杰稍稍折磨一下,从生存的层面来看,其实算是很幸运的。不过不知道这份幸运足不足

  • TVB重生之天若有情之魔气入体(3)

    真是的,老子想睡个觉都睡不安稳,刚送走两尊大神,这又来了几个毛小子,真是蜈蚣不发威,你当我是爬虫呢!“你们这些人类,又来打扰本尊安眠!”金芒蜈蚣吼道,脚下的土地顿时一颤。“该死,这只妖兽已经能口吐人言,看来是个不好对付的,大家小心。”东里爻一个手刀将应婉儿弄晕,又迅速的拔出系在腰间长剑。“呵呵,愚蠢

  • 火影同人之初阳第6章在线阅读

    公民信息里除了一些身体数据,以及账户资料,还有历史信息之外,还有一个关系网的功能。江霖打开关系网,顿时出现了自己的头像,一条线从自己的头像里蔓延出来,连接着另一个头像,那是江灵。自己的头像和江灵的头像继续蔓延,下一个连接的是一个熟悉的人,是自己的父亲,江山,江灵的线也连在了父亲头像上,接着江霖,江灵

  • 永夜之锋.第2章在线阅读

    女孩仍旧没有说话,紫色眸子透漏出的寒意更浓。“陈安叔叔,你快把剑放下,你这是干嘛?”叶明礼见状,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抓了抓陈安的手臂。“可是,三少爷!”“快放下!”见叶明礼坚持,陈安后退了几步,但仍紧紧护着他。生怕这个不知来路的女孩再有行动。叶明礼的手上被女孩咬下了一道齿痕,鲜血从中不断地涌出,忍着疼

  • 知己若比邻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是什么鬼材质的?”傻眼的胡威陷入两难,虽然手中还有神器匕首,但根本没法使用。刺穿传送防护割断丝线他会失去保护,暴露在传送通道中,如果没有手段根本无法存活,虽然这难不倒他,可依旧非常危险。不割断丝线,继续下去会被东天拉扯到空间洪流中,掉进去的瞬间就会被空间能量撕碎,寻常人绝对会瞬间化成碎片,血肉不

  • 征战新世界之第六章(6)

    “......他是我最亲近的人,是丈夫,也是朋友。他其实是一个有点腻歪的人,我们在一起几十年来,每天早上都要说我爱你,每天回来都会说好想你,睡前总要亲亲我的额头,散步还要十指相握,有一次我问他,我都是个老婆子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厌烦啊?他的回答我至今都还记得,他说:‘就因为是你,我才会这么不厌其烦’.

  • [镇魂同人]护巍手册之她,是谁?(3)

    “呼~悲剧啊”此时的我,正漫步街头,回想着刚刚触目惊心的一幕、回想着刚刚飙泪的那一幕我都觉得丢银【人】,对了!!她,叶梓萱。在这紧急关头,我终于想到了这个“好学生”好学生?我呸!好学生陷害我?她该回幼儿园好好学习怎么做人!!对了,她到底是谁啊,为毛要陷害我!!!本小姐向来和她无冤无仇!!!她为毛要破

  • 捡到十万个世界在线阅读第2节

    被录取了。花江看见寄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同学们自然是从老师那里得到了花江考入了雄英普通科的喜讯,都来恭喜她。花江在应付同学的同时,顺便也知道了同校的那位特优生“轰焦冻”是学校的免推生,直接保送了雄英英雄科。不过是因为直接报考普通科的学生很少,普通科也没有额外的加试环节,所

  • 禁止死缠烂打第七章在线阅读

    耳边似乎还能回响起那个侍女的惨叫,慕朔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易风刚把后续的麻烦事情解决完,看到慕朔的样子,幽幽地开口:“难道小朔也觉得我太残忍了么?”慕朔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摇头,生怕易风不高兴,慌忙地解释道:“不是的!我、我只是……”他只是想起了刚才那个好像高高坐在神位上手执一

  • 诡异心理研究所在线阅读第四章

    收集一些普通的物资,数量少了倒是没什么,数量多了,呵呵,朱觉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加上还要收集好多的敏感的技术和物资资源,所以披个马甲还是非常重要的。“小天,我现在,可以在主世界制造灵识夺舍的分身嘛?”“制造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很明显,本尊你目前并没有一心二用的能力,所以使用分身的时候,如果不让自己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