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范蠡小记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搬砖哥 来源:17K小说网

夕阳悬挂在烟雨之城的城墙上,洒出点点余晖,将晚霞映的通红。

坠金楼钱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夕阳中的两个人,没有出声。

尘越刚刚那一拳表现得太过震撼,以至于很多的人将目光停在尘越的身上。

一个是雨家的新生一代掌权人,一个是来历神秘的意真境少年,此时,他们就看着对方,谁也不退让一步。

雨思南先动了起来,他没有轻视尘越,一出手就是就是一记玄青色的指风,清光一闪,待众人看清之时,指风已到了尘越眼前。

尘越立即侧过了头,那道指风沿着他的眼角擦过。

未等尘越回头,雨思南已经踩着一种玄奥的步法跟了上来,速度奇快。

尘越没有看到雨思南,但他感觉到了空气中真元的波动,他迅速回身,一拳就打了出去。

这一拳落了空。

雨思南的步伐太过玄妙,眼光更是敏锐,在尘越转身出拳的那一刻,他就避开了尘越的预判方位。

雨思南没有硬接,因为他感觉得到,尘越的真元太过雄浑,那是一种至阳至刚之力,他很难接下。

但他胜在身法灵敏,在避开尘越一拳的同时,他已经绕到了尘越的后面,一掌推出。

尘越几乎是在感觉一拳落空的同时,就感觉背后传来的那阵掌风,他没有向两侧躲避,因为雨思南速度太快,而是瞬间转身,用胸膛挡下了这一掌。

雨思南的手拍在了尘越的胸口,一时间,尘越的真元动荡了一下,尘越此刻双手一夹,紧紧握住了雨思南的手。

巨大的掌力使尘越向后退了数步,连带的,也拉着雨思南向前进了数步。

雨思南微微动容,此刻,他知道尘越为何用胸膛挡他这一掌了,因为他根本就是想要锁住自己的手。

此时,尘越一手抓着雨思南的手腕,另一手攥成拳,向雨思南重重挥了出去。

雨思南速度太快,尘越没有身法和战技,就只有贴身近战才有可能取胜,他做到了,控制住了雨思南,代价是强行承受了雨思南一掌。

这一拳来势劲头十足,雨思南此刻被尘越锁住了身法,无可躲避,唯有硬接。

雨思涵左手横胸,做格挡状,玄青色的真元在手臂上滚滚流动。

“嘭”,尘越的拳和雨思南的手臂撞在一起,两人身上的真元都剧烈波动了一下,余波未停,尘越的拳又至,又一拳抡在了雨思南的手臂上。

尘越一口气连挥四五拳,每一拳都被雨思南接下。真元的余波动荡不休。

旁观的人早已看呆,尘越竟和雨思南战到这种地步,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此时,这两人真元都在急剧消耗,如果依旧雨思南摆脱不了尘越的手,这就会变成一场消耗战。

下一刻,雨思南不在硬接尘越的拳,他左腿飞起,直取尘越胸腹,逼得尘越收了拳势,侧身躲开雨思南这一腿,雨思南左手立在肩前,连同肩膀将尘越的手撞开,抽身疾退,与尘越拉开了距离。

尘越没有追,站在原地看着雨思南。

雨思南也没有继续进攻,轻轻活动了一下被尘越攥过的手。

两人先前交手,已经对对方有些了解。

尤其是雨思南,他手臂已经麻木,亲身感受到了尘越的气力和真元的磅礴,和他近战,恐怕不会有胜的可能性。关键是,雨思南是意真中期,比尘越还高了一个小境界。

尘越此时面色有些凝重,雨思南强的过分,身法步伐诡异莫测,若不是自己拼着受伤限制了他的行动力,现在自己恐怕已经败了。

尘越硬受了雨思南一掌。

雨思南硬挡了尘越数拳。

从此时的战况来看,竟是平分秋色。

雨思南面色不喜不悲,淡淡喝了句:“来剑!”

雨家一位弟子赶紧将自己的剑送给了他。

雨思南单手执剑,道:“我来时本以为已经对你有所了解,所以没有带剑,现在我承认,还是低估了你,不过,我雨家不欺你无铁。”

紧接着又喝一声,“送剑!”

又一名弟子将自己的配剑凌空掷向尘越,尘越伸手接下。

然而,尘越略一思忖,又低下身,轻轻将剑放下。

雨思南目光微凝,寒声道:“你不用剑?”

尘越沉默一刻,平静地说:“我不会用剑。”

雨思南看着他,道:“那是你的事情。”

说完,他的剑寒光一闪,剑锋向尘越逼去。

可是此时,人群中传出一阵齐呼,只听城门处好多人同声喊到:

“恭迎莫晴公主光架。”

“恭请雨老令公回府。”

黄昏时刻,帝室公主莫晴终于到了烟雨之城。

雨思南的剑生生止了下来。

清水街是进城后的第一条街。

此时,城门处的呼声此起彼伏,路两旁站满了人,挥动着手臂,迎接莫晴公主和雨老令公。

夕阳已经没落在城墙之下,天边只剩一片火红色的云。

雨思南有些无奈,知道今天恐怕是无法再奈何尘越了。

果然,就在此刻,一位老人匆匆赶来。

老人年纪五六十岁,身穿褐色长袍,神情有些急切。

雨家弟子和雨思南行礼,:“见过四长老。”

那老人一挥衣袖,直接说道:“思南,夫人有令,命你带众人速回雨府以迎接公主大人。”

雨思涵应了声是,没有多说什么。

老人目光一扫,看到雨寒嘴角的血迹时,不禁有些动容。

“寒儿,你这是?”

雨寒没有看老人,眼神寒冷地盯着尘越,道:“无事,技不如人,回去调息几天便好。”

那名老人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怒意,看着尘越冷冷地道:“若不是公主此刻大驾,你此时很有可能会被打断双腿双手,丢出城去。”

继而他没有理会尘越,向雨家弟子开口道:“走,速回雨府。”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雨寒跟了上去。

雨家弟子将剑入鞘,个个转身,也跟着走了。

雨思南深深看了尘越一眼,道:“尘越,你资质通天,我很佩服,不过你终究年少,与我雨家相比,仅堪一粟,你若三天之内,交出我雨家的悬赏榜,向我雨家道歉,并从此不在与我雨家作对,那我保证你能安然无恙地走出烟雨之城,否则,仅仅凭你打伤雨寒一事,雨家也足以对你下通缉令,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有雨家的追杀。希望你三思而行。”

稍微沉默,雨思南又道:“刚才那位,是雨寒的父亲,也是雨家的四长老。”

雨思南留下这句话,也不理会尘越的态度,转身便走,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旁观的人暗自点了点头,想道雨思南果然是大家子弟,至少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而那尘越,确实太年轻了些,虽说天资绝代,但毕竟年少轻狂,与雨家这般过不去,实是有些自傲了点。

尘越没有说话,他望向天空,心里充斥着一种无力感。

为什么自己来治病就是行骗呢?

为什么雨家人就不相信自己呢?

为什么雨家人要伤自己就是天经地义,而自己反击就是不尊重雨家呢。

此时此刻,一连串的问题浮动在十五岁少年的心头。

不远处穿来了车辕和马蹄声,十几辆马车缓缓驶过了清水街。

人们没有看到莫晴公主,因为那位公主连帘子都没有掀起。就这样走远了。

尘越静静看着人们满脸失望地散了,不久后,偌大的清水街,就只剩下尘越一个人。

自己错了吗?

尘越心里想着这些问题。

然后,他确定地得到了答案,自己没有错。

揭榜有错?

治病有错?

打要打自己的人有错?

清水街变得有些寂静,太阳早就落下了城墙,天上的红云也暗了起来。

尘越转身走进了坠金楼,说书先生仍在喋喋不休地开始说着什么莫晴公主的传奇故事。

尘越没有注意这些,只是安静地上了楼,进入到了有些熟悉的幽间里。

有些听客注意到了他,却也没有说话。

他们觉得尘越是个年轻的人,既然年轻,就难免会犯些错误,此时,正是年轻人将要长大的时候。

店小二推开幽间的门,送来一壶热茶,说道:“尘公子,根据你前几日的习惯,特意为您送来的茶。只不过掌柜的说凉茶久喝无益,特地让我给换成热的。”

尘越没有看小二,点了点头。

小二看到尘越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尘公子,方才发生的事,我也看到了,您年纪不大,但法力可是真高啊。”

尘越面无表情地道:“你想说什么?”

小二面稍稍带点难色,小声地道:“雨公子为人在烟雨之城还是很有口碑的,你年纪还小,有些事冲动些也能理解,明日你去雨家把那张榜还给他们也就是了,即使道个歉也不算什么,何必这样与雨家负气。再者说……”

小二顿了顿,继续说道:“雨家可真不是好惹的。”

尘越听完,沉默一会儿,嗯了一声。

然后他思索一下,轻声道了声谢谢。

小二没有说什么,悄悄退了出去,带上了幽间的门。

尘越依旧坐着发呆,只不过他终于想通了一个道理。

书上的人间,永远不是人间的人间。

……

……

延伸阅读

棺材板压不住我 [参赛作品]之—— 没有思绪的暑假(工作篇)  http://www.sashuo.cn/pypt.shtml
今天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天。第一天实在累的不想写下去了,如果换做是一个体育爱好者的话,

逆安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shuo.cn/azju.shtml
第四章泰化真水小心翼翼的回到院中,罗清玄换了身白衣,同时将脸上的薄皮揭下,再三的确定

奸臣盯上我家了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ashuo.cn/gfkh.shtml
翌日,清晨的第一道光洒在了地面上,一抹火红从万丈高空中缓缓升起,像无数的巨龙在喷吐金

我,创造一切规则!第八章  http://www.sashuo.cn/auax.shtml
经由鸨母的打扮,女人的眉梢多了几分魅惑和柔美,一身红衣紧贴着肌肤,衬托出女子白皙的大

我的情人,我的敌人 GL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shuo.cn/djps.shtml
李阳在浴缸里面美美的泡了一个澡,极度舒适。等他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时间的指针,以经指

穿书后我抢了男主老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ashuo.cn/giqe.shtml
这一口药实在是把关婉婉噎得够呛,脸都快憋红了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白洲许是觉出自己

恋爱小迷糊之第九章  http://www.sashuo.cn/afiw.shtml
且说胡雪莲头一日夜里得了汗血宝马,一夜好眠,次日醒来时天色已迟,耳内已听得嘈杂吵闹之

今天的炮哥依旧单身[综]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ashuo.cn/bc3j.shtml
林峰说出的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有穿透力。大厅内所有吃饭的客人都听到了,纷纷都拍手

网游:我是NPC老祖宗之追风剑法(7)  http://www.sashuo.cn/x5oy.shtml
望着张青峰消失的背影,石心佩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他还是那个对自己死缠烂打的张青峰吗,

亿亿万颗星中的一之蓝岛(2)  http://www.sashuo.cn/y0rk.shtml
听的这话,我心里骂了句神经病吧怕是,上了年纪脑子秀逗了?然而,没等我心里骂完,房门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创世无限之圣帝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尹修睡醒之后,感觉旁边的林佳佳不在,连忙起床跑了下去。“佳佳?”尹修大声的叫道。“尹修?怎么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楼下响了起来。林佳佳美丽的眼睛看着尹修说道。“佳佳,你怎么起这么早?不多睡一会吗?你现在病还没全好呢。”尹修看见林佳佳的身影,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温柔的说道。“我没事,你

  • 我在东京开启了世界末日在线阅读第四章

    莫璟羽身子僵了僵。一抹绯红瞬间爬上透白的肌肤,耳朵红得滴血。纪翎吸了吸鼻子,更温热绵长的气浪随之喷出。电梯下行不过几十秒,对两个人而言,都漫长得像是一个世纪。纪翎是因着电梯里人太多,一刻都不想多待;莫璟羽则是因着脖子上时断时续的热气带来的异样。终于,电梯门开了。里面的人一窝蜂往外涌,莫璟羽脚下不稳,

  • [HP]名为狮子的蛇在线阅读第10章

    生死之渊,一道模糊的身影在渊底穿梭,偶尔碰见一些妖兽,这道身影弹指间便将其击杀,这道身影不知穿梭了多久,最后在一处水源地旁停下,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终于又找到一处水源地了,驳,我离找到你不远了。”话语落下,这道身影面前出现了一幅灵气幻化的地图,这道身影在地图上将水源地进行了标注,而后收起地图,消失

  • 今天也在做满分才女[古穿今]在线阅读恐怖的提升速度

    走出冒险者公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街边亮起暧昧的橘黄色灯光,自着地下城归来的冒险者们来来往往的穿梭着,手握用生命换回来的钱币在着各式各样的酒家饭店之中挥霍着。但这一切都与薛风无关,虽然已经用魔石换了接近两万欧拉丽的通用钱币瓦利斯,但他也不会去挥霍。多年一个人的生活让他养成了节俭的习惯。而且,耽搁

  • [香水]主调在线阅读第7节

    “诺!”听到萧玄铖的吩咐,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闷闷的应答,随之周围很快又沉寂了下来。萧玄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但他本质上还是一个爱记仇的人,这可能是星座的原因,也可能他自小出身的问题。倘若只吃亏不记仇,那恐怕没有点念想真活不下去了。总之上一世的时候,他心里的小账已经写了一小本了。每到闲暇时间就拿出来勾

  • 综漫二次元从守护猫娘开始穿越好大的凶兆

    身为神针门当代传人,李九真站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摸着饿扁的肚子,愤愤不平间,目光在周围每个人身上扫过。“师父这老吝啬鬼,将集齐天下十大神针这种伟大的任务硬塞我头上,却连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实在太过分了!”“唉,这个世界也真的坏掉了,吃个饭还必须收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咦,这两个女的……”李九真正默

  • 穿越从开心小和尚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浩瀚的星空总是会让人产生无穷的遐想,我们来自哪里,将去向何处,终点又在哪里。我们也许不是宇宙的孤儿,并一直致力于地外生命的探索。人是好奇的,因为人的好奇,我们产生了智慧,能在短短几百万年里成为这个星球的统治者。在一次又一次的进化中,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不仅取决于人类自身的进步,还要感谢那些为人类做出贡

  • 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在线阅读第1节

    随着人类文明不断进化,我们越来越清晰地感到,地球不是宇宙中唯一适合生存的星球,它还有许许多多个伙伴,我们称其为“类地行星”,很多人认为这些星球离我们非常遥远,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些类地行星就在我们身边,并且一些星球上还存在着更为先进的文明,人类之所以没有发现他们,是因为他们在很久以前就给地球建造了一道

  • 冷宫新后之看我不打你屁股(3)

    “没什么大碍,去买点消炎药,再贴点药膏就行了,”夏娉婷检查一番,发现项开山虽然被打得很惨,脸上还流了不少血,但都是皮外伤。“吕奉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发觉自己没有大碍的项开山大喜之下一跃而起,竟然双手抱住吕奉先,将他高高举了起来。“MM批,当众被举高高,我不要面子的吗?快放我下来!”吕奉先老

  • 皇后之妹在线阅读第一章 死尸客店

    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摆放着三口棺材。其中两口,放在我家的后院,而最后一口,则是摆放在我家最中心的一个屋子里。家里的院子是按照八卦排列的。最中间灵气汇聚,阴阳交融,也是整个八卦的太极所在。东南西北,各含两卦,镇鬼魅,朗乾坤!打小我就知道,我家的院子,是一家死尸客店,不接阳人,只渡阴鬼。至于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