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足球皇帝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范佩西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上回说到水溶将自己的心事告诉黛玉,留下玉佩,并拿了几张黛玉抄写的经文匆匆离去。黛玉对水溶的突然到访本来惊异,又听他倾诉了一番,不由又羞又窘。水溶走后,黛玉拿起那个黄色圆形玉佩,见那上面有一小孔,雕着盘龙纹样,十分精致,周围十分光滑,想是旧物,价格也似不菲。

黛玉端详了好一会,听得紫鹃雪雁回来的声音,忙放起玉佩。后来主仆几人在院子里说笑了好一会,黛玉才回到屋子抄写经书。

晚间,黛玉靠在床头,想起那玉佩,忙拿出来塞到枕头底下。紫鹃见黛玉并无睡意,劝道:“姑娘不累,还不想睡?那要不要看书?”黛玉道:“你把我带来的那两本书拿来,我看一会再睡。”紫鹃起身拿了书,将书给了黛玉。黛玉见雪雁紫鹃都候在一边,忙道:“紫鹃,雪雁,你们两个去歇吧,我一会睡。”雪雁道:“姑娘,晚上看书不要太久,当心累坏眼睛。”黛玉应了,两人这才出去歇下。

第二天,黛玉好似一切没有发生一样,依旧抄经写卷。紫鹃和雪雁因上次出去黛玉受伤,也不再提出庵之事。藕官蕊官常来看望,几人倒也安闲自在。

黛玉一直以素食为主,但受伤后,藕官送来的几样菜虽然还多是素食,却十分精致,甚合黛玉口味。黛玉因自己不喜欢吃油腥菜肴,见庵中这么关照自己,十分感激,只以为自己有伤来自贾府之故,哪知道是水溶有所吩咐。

却说大观园里,自黛玉出府去了地藏庵,宝钗搬回了薛家,李纨的几个妹子也相继离开。湘云因为已经开始议亲,再没有来府里,探春每天忙着协理家事,与惜春也少论诗谈画,一时大观园比原来冷静了许多。王夫人又虑到家道艰难,叫赖大裁减了好些下人,尽量节约开支。荣国府里,再没有当初姐妹们欢笑论诗作画下棋的热闹光景。

惜春因上次入画之事与尤氏论理一番后,越发冷情孤傲,又因迎春已经出嫁,探春要忙与管家事,没有可以说话的人,每日除了在自己屋子看书作画,就去栊翠庵找妙玉谈经下棋。众人知其孤僻性子,见其如此,也不过问。

这日,尤氏来到暖香坞找惜春,见惜春带了彩屏正要出去。惜春见了尤氏淡淡的,也不说话。倒是尤氏先问起道:“姑娘这是要去哪?”惜春冷笑道:“嫂子不是说我冷面冷心吗?又管我去哪呢?”尤氏听了,也不生气,笑道:“我哪里敢管姑娘呢,我是好心来瞧瞧姑娘。你哥哥后天就要出征了,说好久没有见过你,想见见你。姑娘是随我过去见你哥哥呢?还是让他来这里看你?”惜春听了,也不好再*气,有些不相信地问道:“哥哥这是要去打仗吗?”尤氏道:“可不是。不单你哥哥要去西征,还有你琏二哥也要去呢。”惜春听了吃惊道:“怎么我一点不知道?琏二嫂子也不告诉我。”彩屏道:“姑娘日日看书作画下棋,不在屋子里就在妙玉那里,哪能知道外面的事情呢?”惜春想了想,对尤氏道:“嫂子,我不想回东府里去,你告诉哥哥,让他也不用来看我。况且哥哥要出征,肯定事情多。你告诉他,我在这里很好,让他安心去出征。我会多吃斋念佛为哥哥保平安!”尤氏听了,知道惜春固执性子,又有上回入画之事,只好道:“那就依姑娘,我回去自会和你哥哥说。”说完带了丫头自去。惜春也不挽留,带了彩屏依旧去妙玉处。

惜春来到栊翠庵,只见妙玉正在打坐。惜春也不打搅,见桌上放有一本书,就拿过来看,原来是一本《妙法莲华经》。惜春一会便看得入神,彩屏见惯不惯,自到院子里和小丫头说话。

一时妙玉打坐已毕,丫头扶妙玉起来。妙玉吩咐丫头道:“去给我和四姑娘沏壶茶来。”丫头于是去泡茶。妙玉见惜春依旧在看书,笑道:“四姑娘这些日子倒来得勤,府里没有什么事吧?”惜春道:“妙姐姐,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府里有没什么事情,就是有什么事我也不管。”妙玉道:“妹妹你倒有些佛缘。”惜春听了,放下手中书,合掌道:“阿弥陀佛,佛祖不是说过:不分贫贱富贵,人人皆可成佛。妙姐姐你可以做到,我何尝不可以?”妙玉道:“妹妹你可别胡说!你堂堂侯门贵户千金小姐,有老太太,有兄嫂,还有这么多姐妹兄弟护着,我是孤身一人没有法子才这样的。”惜春道:“可我不管他们,我是喜欢像你这样清净的日子,我只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妙姐姐,你也别唬我,我虽不了解你,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来自小门小户。你那些茶具,还有那些旧物,哪是小户人家有的?说不定你还是金枝玉叶呢。”

妙玉听了大惊,忙止住惜春道:“妹妹可千万别乱说!”惜春见妙玉紧张,忙笑道:“你也不必惊慌,出了这个地方,我什么也不会说,妙姐姐你尽可放心。人人说我糊涂,其实我心里明白着呢。妙姐姐,我们好了这么久,你也该知道我的性子。佛云: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可不虚也!”妙玉听了,合掌道:“善哉,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无有如芥子许,非是菩萨舍身命处,为众生故,然后乃得成菩提道。”惜春也合掌道:“云何能得有上菩提?佛倒悬旷,经无量处,勤苦积行,具修铸度,然后乃成。”两人相视一笑。于是,两人又摆棋下了几局,惜春才返回自己住所。

过了几日,正是大军出征的日子。一大早,宁国府荣国府众人乘车要到长安街为贾珍贾琏送行,且贾珍贾琏前日已经在军营待整。众人走到半路,只见路上俱是送行的车马轿子,根本无法通行。众人只好下车步行,可人太多,根本无法近前。一会儿,只听几声炮响,远远瞧见旌旗如云,一队队将士骑马而过。戈戟如林,甲衣如雪,想是大军正往西北而去。众人虽然没有见到贾珍贾琏出征的样子,也远远站了近一个时辰。只见前面人影散乱,才各自上车返回。

且说薛姨妈自宝钗和宝玉说亲后,心里终于放心了,常进府来和王夫人说些家常。夏金桂知道宝钗已经说定了宝玉,倒也安分了不少。薛蟠依旧是没有笼头的马,偶尔到几个铺子去看看,只在外瞎逛,银子如水似的花销。店中伙计见薛蟠没有什么算计,也乘机中饱自己腰包。没有多久,薛家好几个铺子出现了入不敷出的情形。薛蝌发现这些弊端,和薛蟠薛姨妈说了几次,薛姨妈倒怀疑薛蝌有私心,薛蟠则没有放在心上。薛蝌无奈,只好自己盘算:等妹子出嫁,自己娶亲后,不如回金陵生计。

香菱自跟了宝钗,进过几次荣国府。但除了那次在潇湘馆说过自己心事,不愿意再诉自己心声,况且在薛家也没有可以倾诉的人,越发变得少言寡语,加上旧疾缠身,每日多在房中。薛家人度其诸多不顺,且体弱多病,又忌讳金桂和薛蟠,都不敢过问。香菱忧郁在心,寡言少语,自知大病已成,每晚独处时,终不免对月伤悲,挑灯自叹。一个多月后,更是饮食难进,身子越发羸弱。宝钗虽有怜惜之心,因自己亲事已经说定,又忙于宝琴出嫁,薛蝌迎娶诸事,没有空余过问香菱的病。薛姨妈见香菱这个样子,无望痊愈,更没有了耐心。倒是薛蝌兄妹,看香菱确实可怜,常照看一二。

这日,香菱自觉好了些,走出自己屋子,在院子里遇到了宝琴。宝琴刚好从薛姨妈屋里出来,看到香菱,想起一事,叫住香菱道:“香菱,你过来,我正要找你。我哥哥昨日得了个方子,说是专治疗女人气血不足。你拿去配药,吃几副药试试。”说着拿出那个方子,交给香菱。宝琴又告诉香菱道:“你去鼓楼西大街的妙春药铺抓药,那家的药很齐备,就在我们家典当房‘恒舒典’的下首,你自己去抓药,吃几副下去,说不定你的病就好了。”香菱接了方子,对宝琴十分感激。宝琴又叫小丫头拿了些碎银给香菱,道:“这些钱应当够你抓药,你且拿去。”香菱接了银子,再谢了宝琴,回房收拾了一番,就去鼓楼西大街抓药。

香菱在妙春药铺抓好药,拿了药回家。好久没有走这么长的路,香菱身子单薄,回走不一会便觉得疲惫万分,香菱只好靠在一家铺子前的大树下歇息。一时只见铺子里走出一人,对着香菱仔细看了好一会,面露诧异。那人见香菱面色不好,再走近香菱问道:“姑娘怎么了?”

香菱见那人并无恶意,叹气道:“大叔,我有些累,暂这里歇一会。”那人听了忙道:“既然这样,姑娘不如到我店里坐一会。”说着转身去店里拉出一个长板凳,示意香菱过去坐下。香菱拿着药,过去坐下,谢道:“谢谢大叔。”那人道:“不用谢,姑娘,你可是薛家的人?”香菱有些惊讶,点点头。那人欣喜道:“姑娘,你仔细看看我,还认识我吗?”香菱一怔,仔细端详了一会,摇摇头道:“有些面熟,却不记得了。”那人道:“姑娘再想想,几年前在金陵,那冯家和薛家争买你时。”香菱再看了一下那人,想起道:“你是那个门子大叔?”那人道:“正是我,姑娘总算记起了。姑娘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小时候我们还很熟悉,我还抱过你呢。你真不记得你小时候常从你家门口经过的小和尚吗?”

香菱听了,呆看着那人,忙问:“大叔说的是真的吗?那你告诉我,我小时候是怎么样的?我的父母是什么人?我怎么会被卖了?”那人道:“姑娘,你知道么?你们家原先住在姑苏闾门十里街仁清巷。你是甄士隐老爷和封夫人的独生女公子,我叫陈丘。我小时候开始在你们家附近的葫芦庙做和尚。你是五岁时出来看灯丢的,不久葫芦庙着了大火,你们家也因此被火烧了。你父母发现你不见了,家又被火烧,听说你父亲出家了,母亲去了你外祖父家。你原来的名字叫甄英连。”

香菱听了,已经泪流满面,喃喃道:“原来我真是姑苏人。我的家真在姑苏,和林姑娘一样。”陈丘道:“甄姑娘别伤心了,你如今怎么病成了这样?”香菱拭泪道:“大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现在身子不好,所以出来抓药。我拖着这身子,就是想有一天活着回我曾经的家乡,看看我的爹娘。现在听你这么说,只怕是没有希望了。”陈丘劝道:“姑娘可别这么想,事在人为。想我也曾是从小孤身一人,被葫芦庙的师父带去做了和尚,后来又做了门子,现在又做个生意人。我现在有子有女。姑娘只要有心,定会如愿的。在姑苏,你母亲还住在你外祖父家,只不知现在怎么样。听说你外祖父家也是富贵人家呢。你父亲虽然出家了,说不定就是为了云游四方找你,所以姑娘千万别灰心!”陈丘说到这里,低声对香菱道:“现在京城的贾雨村大人,当年还受过你父亲的大恩呢,他也知道你的事情。他现在的夫人,就是你母亲当年的贴身丫头娇杏,不过你可别说是我告诉的。”香菱听了,点头道:“大叔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说罢谢了陈丘一番,香菱方提了药慢慢走回薛家。

晚间,香菱细思量陈丘的话,心里激动不已。自己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的家乡,知道了自己亲生父母。方明白自己为什么听到姑苏这个名字感觉不一般,听黛玉的声音格外亲切,原来自己就是姑苏人。可怎么样才有机会回姑苏呢?香菱心里一片茫然。眼下虽然跟着宝钗,毕竟自己不是自由之身。薛家近来事情又多,香菱只能心里暗自谋划,只等待时机。

延伸阅读

阿思家加盟  http://www.ncda13.com/6nxw.shtml
阿思家家纺,品质优良,服务一流,并拥有精湛的设计工艺和高层次的设计队伍,是家纺行业当

惠思特加盟  http://www.ncda13.com/abgi.shtml
惠思特拉链总部主要生产具有自主知识品牌的“HST”拉链,特别是面向海外市场,生产各种

韩国Morningglory加盟  http://www.ncda13.com/us83.shtml
“韩国Morningglory加盟”文具有很多,这家韩国老字号您知道吗?韩国Morn

恩曼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ncda13.com/bgix.shtml
恩曼国际英语隶属于天津市恩曼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深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道理,多形式多

广百思加盟  http://www.ncda13.com/g90s.shtml
随着人们的沟通、生活习惯与工作模式的改变,国内外的产业也逐渐聚焦到开发出更新的技术与

红府超市加盟  http://www.ncda13.com/nt7z.shtml
红府超市于2003年12月注册成立,隶属于安徽省徽商集团食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

长生园蜂产品加盟  http://www.ncda13.com/b49y.shtml
长生园蜂产品加盟_公司简介河南长生园蜂业有限公司前身源于一九二○年的中蜂蜡易货贸易,

运佳加盟  http://www.ncda13.com/pg7b.shtml
舟山市普陀运佳食品机械厂是一家从事设计制造食品包装设备的企业以马口铁罐包装机械为主主

意蓝缇田园鲜果饮加盟  http://www.ncda13.com/jzr.shtml
北京一品世家东方饮食管理有限公司传承意大利美食精华,在学习和继承“蓝缇”饮品制作技艺

立讯产品检测加盟  http://www.ncda13.com/yxwn.shtml
深圳市立讯检测技术有限公司(ShenzhenLCSCertificationServ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荣耀我无敌在线阅读西南

    西南山脉延绵,师傅说,那边有座虎丘,山里有座古墓。师傅那书屋里,藏着本惊霞记,是林珑看过不算有意思但却颇有深意的机杼书著,里面有一篇便写的是这虎丘上的古墓,机关虽不说如何精妙,却是墨家之学的典范。下山的时候,师傅嘱咐若有机会一定要来看看,墨家术法,除了书本的功课,操作与建筑更为重要。这日正是游玩到了

  • 神话大唐之霸道土地爷在线阅读元宵节的那个小女孩

    街道刚清扫过,还有许些泥土的气息。旁边建筑林立,古色古瓦,散出清新的气味。城外古道,冰肌消融。河边白柳,随风轻扬。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埋藏了万物的冬天,似乎终于已经过去,充满希望的春天,将要来临了。萧衡吐了口气,阳光照耀,现在暖和多了,这北方的冬天,还真让他受了好多的苦。酒楼开业,他也学

  • 不死成仙(I)在线阅读和凯对练?【求收藏】

    除了训练增强自己的实力外,容霖需要的还有各种书本知识来填充自己,很多东西都是在课堂上老师不会提及的,想补充只能自己想办法。好在有着波中野和三代暗中的首肯,容霖很容易就进入了图书室之中。做好登记,进入图书室,容霖拿起几本自己需要的书就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让不少进入图书室的人都感到惊讶。通常五六岁的孩子

  • 我不可能要修仙拜师姑苏正

    “呵呵,藏头露尾?小子,百万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如此说吾之人。”那沙哑的声音在听到林轩如此不恭的话语,语气中夹杂着怒意。也是随着这句话的落下,那四周充盈的荒芜气息顿时变得有些阴冷,压迫起了正四处张望寻找的林轩。而林轩在听到这沙哑声音所念叨的话语后,心中不禁泛起了汹涌的波澜,因为他无法想象一个历经百万年

  • [综]个性名为神之纸者在线阅读第二节

    当我坐在帷幕重重的厅内时,遂生出一种奇妙的妥协的想法,温暖又柔软的地毯不同于或干裂枯涸或冰冷积雪的土地,传来的舒适感比起以往的所有休憩时光都来的要愉悦。此外所有的挣扎和恐惧都随着毕毕剥剥的炉火声铺开、压平,直至湮灭,像烛火熄灭,燃着最后一缕青烟,随即再也没有声响。我看着那将我带来的男人,他正在不远处

  • 网游之超神玩家第8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过了数天,张路德逐渐把这件事情淡忘了。这天下午,张路德正和唐丁丁一起练习实况足球。突然,唐维强推开门,大声说道:“小张,有人找你。”张路德刚走入训练馆大厅,便看到到不远处有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在高声呼喊自己的名字。远远看去,这个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岁左右,身材不高,淡眉小眼,鹰鼻厚唇,其貌不扬,上身穿

  • 抗日:狙神系统第四章在线阅读

    狗儿抱着猫儿的手臂微微收紧,纵使没读过书,他也知道头发不能乱剪的,剪头发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他还听到村里的长辈讲过故事,在古代的时候,曾经有一种对罪人的刑罚就是剃掉人的头发。瞿青的脸上淡淡的,并没有摆出凶狠的表情去强迫他们做什么,可是狗儿知道自己不能反抗,这是他带着猫儿来这个家的第一天,瞿青原本可以

  • 绝世剑神在线阅读第4节

    想到电脑,刘星又有些犯难了,他家并不算富裕,前段时间才帮小雪买了台电脑,现在再帮他买,估计老爸老妈不会答应。不过为了早日做出人工智能,开始自己的牛逼人生,刘星还是决定试一试。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准备出去和老妈刘梅商量一下。这个家虽然是重组家庭,但夏东海和刘梅的感情很好,家里的经济大权也都握在刘梅的

  • 大唐:开局就甩锅!在线阅读第10章

    “卡擦卡擦,呃~”一个又长又响亮的打嗝声,打断了沉浸在离别中的两父子。转头看去,吉木的小拳石已经吃饱并一脸满足的拍着并不存在的肚子。一道白光亮起,紧紧笼罩住吃饱的小拳石,这道白光比起刚才那道亮了不知多少倍,预示着进化后的隆隆石会变得更强。吉姆兄弟俩和“米亚查山矿工兄贵团”们紧张的注视着这难得一见的画

  • 沙娜拉之剑全集在线阅读情商讲座

    说起来,谢香书这个母亲在孩子的衣食起居上可以说是百般爱护、无微不至的,可就是面对孩子的时候大多严肃,性格别扭偏激,每每孩子们粘着她跟她撒个娇什么的,她总要说是“阴阳怪气地讨好她”,不跟孩子亲近。久而久之,孩子们也就不再撒娇了。“姐姐,你就不羡慕人家细伢子可以跟大人发嗲?”柳叶问道。“都习惯了啊,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