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黑白格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李木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听他是不会改变主意了,顾诺叹了一口气,只好放弃劝他了,“也没什么事,就想着好久没见你了,过来看看你,顺便请你吃顿饭。”

程野估摸着自己吃完饭,刚好江问差不多下班,点头同意了,“那走吧,”

“你上车。”

“我想吹风。”程野说,按了下小毛驴的喇叭,“这个骑着自在,你自己开车吧,我在你身后跟着。”

“你什么时候还会骑这个了?”顾诺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小毛驴,眼底闪烁着好奇的光,“真的自在?”

然后他直接把车子停了,非要坐在程野身后一起兜风。

程野骑着车,载着他去了岭南市区。

好在市区不远,电动车的电够个来回。

车子停在惊奇餐厅前的时候,门口站着的餐厅经理一眼就认出来了顾诺,但由于他从程野的蓝色小毛驴上下来,让经理有些犹豫是不是自己认错了。

“在这儿吃?”程野看了眼餐厅名。

这家餐厅他没来过几次,顾诺倒是经常来,但他今天比较想吃小吃。

顾诺看出他对这兴趣不大,指了指前方美食街,“那去那吧,那里吃的多。”

但他从来没去过那种人多热闹的场地,他记得程野也不喜欢这种场地。

程野直接开车过去了,还和顾诺介绍了一下美食街里哪家店好吃,听这语气已经完全摸熟悉了。

顾诺更心疼他了。

一直到他和程野走了,惊奇餐厅经理才走出来,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揉揉眼,告诉自己果然看错了。

不然像顾诺这种富二代大少爷怎么可能会坐在电动车后面,还一脸笑,

两人最终走进了一家螺蛳粉店。

顾诺一开始吃的时候还是皱着眉头的,反复和程野确定这东西是不是坏了才这个味,要不要投诉,最终见程野直接开吃,尝了下后,再也没停下来。

半个小时后,两人心满意足的从螺蛳粉店走出来。

顾诺左右闻了闻,嫌弃道:“太臭了,我西装上都是这个味道了,算废了。不过还挺好吃的,这家店名我记住了,以后常来。”

程野打了个哈欠,神色有些慵懒,“吃饱了吗?吃饱了就回去。”

“这么快就回去?找个地方喝喝酒?聊一聊?”顾诺说。

“不了。”程野道:“我情况你都知道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好聊的了。”

顾诺看出他有事,点头同意了。

两人又骑着车回了小区。

顾诺才刚从小毛驴上下来,程野就看见了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江问。

他看江问的眼神直直的,太过于明显了,顾诺看了江问一眼,就明白了所有,用手肘子碰了碰程野,笑了:“你这么着急回来就是为了他?”

程野嗯了一声,倒也没隐瞒,拍开他的手,“你该回去了。”

“我和他打个招呼再走也不迟。”

程野瞥他一眼,留下一句话直接骑着小毛驴进了小区:“你先闻闻你自己身上的味道吧。”

顾诺又闻了闻,顿时也不去想打招呼的事儿了,直接开车回了家。

程野确定自己身上只有沐浴露的味道时,才从浴室出来。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他刚从浴室出来,看了眼窗外,房间里就陷入了一片漆黑。

停电了。

借着外面的光,他摸索着换了衣服,从桌子上拿了个苹果,想离开时直接把桌子上的水果刀碰落在地。

小拇指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溢出,程野以风一般的速度从自己家跑到了江问家门口,敲响了门。

江问很明显和他一样刚洗完澡,开门的时候头发还在滴着水。

他没戴眼镜,眯着眼看了程野一眼,认出了他,“怎么了?”

“停电了,江医生有蜡烛吗?”他把苹果递给江问,“换跟蜡烛可以吗?”

江问没接苹果,转身回自己卧室翻出了两根蜡烛,递给他。

程野又把手往前递了递,“谢谢江医生,苹果你收下吧。”

“你自己吃吧。”江问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并未多看苹果,也自然没注意到程野手上的伤口。

程野收回手,“那好吧。呀。”

他突然一声呀,让江问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又问了一遍:“怎么了?”

“刚刚太黑没看见,现在才发现我手流血了,江医生,你能帮我包扎下伤口吗?”程野望着他。

周围并无灯光,江问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轮廓,以及那双看着他时异常亮的眼睛。

他将毛巾从头上拿下来,看着程野一动不动,心里总算明白程野刚刚几次把苹果往他面前凑是为了什么了,一时间心情复杂,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道:“你先进来吧,把门关上。”

等他回房间取了医药箱出来时,就见程野把蜡烛点上了,左右各一个,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等着他。

江问其实并不讨厌程野。

他长相略带锋利,看起来很有攻击性,按理说应该是个很难接触的人。

江问猜不透他是原本就这样子的性格,还是他把自己原来的性格藏起来了,只露出了如今的模样。

他拿出棉棒,把程野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后,又给他的伤口上了点药。

程野一直咧着嘴说疼。

江问闻言,动作重了一些,让他真正的感受了一些疼的滋味。

程野乖了,不故作疼痛大声叫嚷以求江问的安慰了。

江问把创口贴贴上后提起医药箱,“可以了,最近几天伤口要避免沾水。”

“江医生真的要搬走吗?”江问没让他走,程野就没主动离开,而是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江问。

江问没有回答,也没去看他,将医药箱放好后说:“伤口处理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江医生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是。”江问喝了一口水,淡声道:“房租还有半个月,半个月后我就会搬走。”

“江医生找到适合的房子了吗?”

“还没有。” 江问说。

程野见他站在那,也站了起来,朝他走去。

在他皱着眉要后退时,改变了方向,往大门走去。

他满意的见到江问的眉头舒展了下来,甚至有些失笑的模样,勾唇笑了笑,“很晚了,我就不打扰江医生了,江医生刚刚莫不是以为我不是离开,而是朝江医生靠近?”

“没有。”江问说:“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程野离开前,特意跟江问说了句晚安,只不过没有等到江问的晚安。

在他把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熟悉的反锁声顿时响起。

程野哑然失笑,心想这江医生是真把他当成豺狼虎豹一样防着了。

不过……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创口贴,心里的欢喜像是蜜化开了般浓烈。

他弯了弯眸,愉悦的哼着歌,进了隔壁自己的家。

-

顾诺说的对,服务员这个行业并不适合程野。

对于从小到大虽然家庭不和睦,但是从未动手打杂过什么的程野来说,收拾盘子都是一件苦差事。

最顶上的盘子再一次滑落在地碎裂的时候,不仅是周围的顾客不满意了,老板娘也不满意了。

“你到底会不会?”她拧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看起来就不缺钱的男人,语气重了些,“你若是不会,就别做了,我这小店实在是容不下你。这都第几次了你知道吗?第七次了!”

“不会再有下次了。”程野表露出了歉意,“盘子我会赔偿的,双倍从我工资里扣,很抱歉,范姐。”

突然被人叫了一声姐,老板娘愣住了片刻,语气突然好了许多,“我也不介意这几个盘子,就是你这个行为太影响顾客了,不过不能再有下次了,顾客都向我投诉好几次了。”

就连来这里吃饭的高中生都忍不住过来问她是不是招了个智力不太好的残疾人,不然看起来那么正常,怎么端个盘子都能掉下来好几次。

“好。”程野笑了笑,“不会再有下次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

老板娘心里嘀咕了一句。

看到自己老公招了程野的时候,她还在发愁,这样看起来很不好接触的男人会不会很赶客,但没想到的是程野脾气比看起来的要好很多,完全就是个性格温和有礼的人,不像看起来那么锋利带刺的样。

程野分几次把盘子收走了,这次可算没有在掉下来。

他手上都是油,还在后厨洗手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程野瞥了一眼电话,备注“傻逼”两个字让他眼角一抽,把手机关了机。

“怎么样了?”李如意担忧的看着程硕,“接了吗?”

程硕摇摇头,无奈道:“没有,他手机关机了,应该是被我打烦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却无比庆幸自己这个弟弟没有接电话。

李如意叹了一口气,满脸忧愁,“小野他从小没在外面住过,现在一*气跑出去了我和你爸都担心死了。你再多联系联系他,一定要把他给叫回来。这孩子,太冲动了。”

程硕嘴上说好,心里却完全不以为意,也没把程野压根不会再回家的事儿告诉李如意。

“你爸最近火气大,你别再惹你爸了,也别再提当公司副总裁的事儿了。”

这个位置原本是留给程野的,程胜觉得程硕还不能够担此重任,想让他从基层做起,但程硕不依,再加上程野厌烦公司的事,这件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

最近几天,程硕没少旁敲侧击的和程胜提过这件事,最后把程胜惹的更恼了。

“阿姨,你帮我跟爸爸说过,我可以的。”程硕一脸委屈,“爸爸的决定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您不觉得吗?程野是弟弟,若论担当重任,肯定是我这个大哥更加可以啊,为什么爸爸会觉得他可以。你看他现在还闹小孩子脾气离家出走了,哪里有我沉稳懂事。”

李如意从小到大没少帮他说过好话,偏袒他比偏袒程野多了几十倍,就连这一次副总裁的位置也帮他说了很多次好话。

她不知道程野离家出走是不是因为自己帮程硕说话的原因,心里本就愧疚,听到程硕这么说,立刻摇头,“你先在如今的位置上好好做,等你爸爸气消了,再提这件事也不迟。你爸如今也恼了我,我最近几天都不敢主动和他说话。”

程野是否是个沉稳懂事的人,李如意还是明白的。

听到这里,程硕自知让李如意帮自己说话是不可能了,没再提起这件事。

他回房间后给程野微信发了一条消息,“阿姨很希望你能回来,爸爸也是。阿姨说,只要你回来,副总裁的位置就是你的。”

他知道程野厌烦公司的所有事,看到副总裁三个字肯定更加会不想回来,故意提及这三个字。

果不其然,他再发消息过去的时候,就显示了红色感叹号。

程野把他拉入黑名单了。

这个弟弟,果然不出他所料。

程硕笑了笑,眼底闪烁着精光。

不回来的好,程野一辈子都不回来更好。

他站起身,拉开房间里的窗帘,打开窗户后拨给了程胜。

“爸爸。”他低眉顺眼道:“我担心小野在外面过的不好,我想去亲自把他找回来。但是他……不接我电话,微信也把我拉入黑名单了,并且……还让我滚。我没有办法得到他的位置将他带回来,爸爸你能打电话给他吗?我实在很担心他,爸爸的话他肯定会听。”

程胜前面听着还没什么,听到“滚”这个字,顿时气得半死,拍桌子的声响大到刺耳:“他竟然还敢让你滚?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让他在外面!不要管他!他死在外面都跟我们程家没关系!你也不要去找他,让他自己自生自灭!还有,跟你阿姨说,也不要管他!”

电话被切断,程胜满足的笑了。

他又从联系人中找到顾诺,拨通了过去,本来是想打探一下他知不知道程野在哪里的,没想到等待提示音响了几声,传来的就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被拉入黑民单了。

程硕神色有些阴沉,不过他也不在乎,至少在程野不能回家这件事上,他赢了。

“把最后一桌给收拾一下就可以下班了。”临近六点,老板指了指桌上的碗碟,对程野说完后,立刻又去招呼新来的客人。

程野应了一声,过去把桌子收拾干净,下班前还帮忙刷了些碗。

临走前,老板让他加了下员工群,以后有什么事好通知用。

程野加完后,又看到了程硕的微信头像和备注。

他觉得厌烦,直接给删除了聊天框,然后骑着小毛驴回了小区。

时间掐的很准,刚到小区门口的车站,他就看见了江问走下公交车。

程野按了两声喇叭,笑眯眯的看着江问:“江医生,要搭顺风车吗?”

这里距离小区门口还有一些距离。

江问才注意到他,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下。

程野觉得他应该是在好奇为什么哪里都有他,笑容更多了。

“上车吗?江医生?”他按了一下喇叭。

江问拒绝了:“不用了,就几步路,我走过去。谢谢。”

一贯有的冷淡语气。

程野:“好歹咱俩认识这么久了,江医生这语气好像还是在对陌生人说话一样的。我们也算是朋友吧?江医生?”

“没有对朋友抱有别的心思的朋友。”江问说完,不理他往前走去。

程野开的很慢,一直在他身边跟着,和他唠叨着。

五月的天已经非常热了,江问身上还穿着一件薄外套,程野撇他两眼,说:“江医生,你不热吗?衣服脱了吧。”

“不热。”

他看起来确实不像是热的样子,即使穿着外套,脸上也没有一点汗。

相反,只穿了一件衣服的程野倒是出了汗。

“江医生,我家没创口贴,能去你家给我伤口换个创口贴吗?”进电梯的时候,程野指了指自己手上的伤口,满怀期待的看着江问。

江问不为所动:“天气热,再加上一天一夜了,你伤口也已经结咖了,不需要贴创口贴了。”

“那我能去江医生家里蹭饭吗?”他伤口确实已经结咖,用不到创口贴了,程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换了个法子,“我家里进贼了,钱都被偷光了。所以我今天就去工作了,没发工资前,我能不能在江医生家里蹭蹭饭。”

这般拙劣的撒谎理由江问能信就有鬼了。

他走出电梯,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并且很不客气的对现在自己身后的程野说了句:“我看你不像穷的样子。我已经吃过饭了,不会做饭。”

他走进房间,关门反锁。

程野刚要离开,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有点像打斗声。

没两秒钟,就响起了一声惨叫。

不是江问的。

程野悬起来的心又放下了,皱起眉头。

这是进贼了?

他嘴今天怎么这么毒。

他拍了拍门:“江医生,没事吧?刚刚是谁在叫?”

房门被打开,已经脱去外套,正在挽起衬衫衣袖的江问并未回答他,只道:“有手机吗?帮我报个警。”

程野看了一眼被翻得乱七八糟,以及躺在地上像是晕过去了的男人,明白过来了。

这是真进贼了,只不过这贼很明显打不过江问。

他刚要调侃江问几句,瞥见他手臂上缓缓流下来的血,猛地握住了他的手腕,嗓子发紧:“你手受伤了?”

延伸阅读

麦塘烘焙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sk7f.shtml
安徽麦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部设立在中国合肥庐阳区明发商业广场,是一家集美食行业开发,

千代家具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s5pd.shtml
千代家具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台州金得利家具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家具设计、生产、销售、售后服

薇蜜衣橱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yk4p.shtml
薇蜜衣橱女装总部是女装、情侣装等、服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阿汤家纺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punf.shtml
家纺市场很人气高,所以家纺产品要有特色有优势才能赢得消费者的青睐,赢得优势市场。阿汤

来源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npgr.shtml
来源电子导航成立于2010年7月,是香港来源集团旗下负责中国市场GPS业务的子公司。

时光魅饮奶茶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b8tr.shtml
现在大街小巷、大城小市奶茶店遍地生花,质量却良莠不齐,广州诚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旗下

畅想时空KTV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b3lk.shtml
畅想时空KTV加盟详情畅想时空KTV位于天津市红桥区丁字沽一号路泛洋大厦5层。拥有近

万富马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nbea.shtml
万富马服装配饰总部是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皮革、皮件制品公司。万富马服装配饰

dogsky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dym3.shtml
dogsky宠物用品本部有生产工人多名,配备专职设计人员及设计室,另有固定的外加工基

田枫加盟  http://www.breakintohollywood.com/gizj.shtml
上海田枫实业是一家注册在上海复旦创业园区集实验室仪器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和市场营销于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跨界巨头在线阅读第5节

    “我入白鹿书院教学时,亲手栽下此树,如今算算已经是三十多年了!”李扬领着杨铭和魏长松来到一棵光秃秃的银杏树旁感慨着,想当初满腔热血,而如今却是后继无人,李扬心中顿感凄苦。杨铭看着眼前这棵大的有些离谱的银杏树有些咋舌,这颗树看着高达四五米,直径也快有一米多了!三十年时间这颗树居然长这么大,这一点儿也不

  • (刺客伍六七)死有余辜在线阅读第10节

    也不着急,随即开始修炼起来,这次见钱琳与张良比武,心中感叹武技的强大,在战场上,武技往往发挥着不可代替的部分前身主人为自己曾经专门创作过一门功法,与武技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功法只有养气境才能勉强修炼做为保命的底牌,功法的修炼必须要有足够的能量输入如果把前身主人为自己创造的功法做为现在的功法会怎么

  • 相府千金在七零末世

    滴滴、滴滴、滴滴!我狂摁喇叭!这堵车堵的人心烦意燥,明明都绿灯了还不走,前面车他死……。我狠狠滴诅咒着前面车辆的某些直系亲属。国骂好像成为每一个心情烦躁的人,发泄焦虑情绪最好的渠道,虽然没鸟用。还好,车流终于动起来,由于修地铁的原因,宁城高峰期到处堵车。每一个红绿灯都是煎熬,虽然习惯了,可骂还是要骂

  • 三在线阅读第八节

    为了稳固修为境界,为了早日拿回我的白玉簪,我没日没夜的修炼,半年之后,身上的辉光也就趋于稳定和正常了。我很喜欢那淡淡幽绿的光,觉得很像师父竹楼外面的那片青竹林。只是没等我跑到师父的青竹林拿回白玉簪,就从曲灵师姐那里听到了一个极为震惊的消息。天地间出现了极为厉害的妖魔,天界的仙将们不敌死伤不少,故而请

  • 当超级反派遇上小波特[综]之天神宗宗主(4)

    “主科医生,快来啊!”叶妈大声叫着。主科医生走了出来,摆出一套工具,在叶振父亲的身体观察了好一会,才唉声叹气的说,“哎,病人已经没有了呼吸,节哀顺变啊你们,不过这症状我二十多年都没有见我,能否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叶妈自然不会将家族的事告诉医生,所以没有回答医生。“对不起,医生,很感谢你把我们

  • 含泪做攻寻不见归处,且向廊州度(2)

    杨兰回来时还牵了三匹马,她斜趴在屋顶休憩,时不时好奇又隐秘的打量顾文雪,再歪头看着阿诺的棺椁,觉得这个女婢能得到主子如此厚待,也算是死得其所。又想起自己,不由自主感叹若有一日她忽然离世,也不知西楼上下有没有人能为她守夜,想到这儿,竟然有一丝羡慕她们主仆情谊。在她心中,顾文雪也算是有情有义之人。三人一

  • 甄嬛传炮灰的幸福生活在线阅读第6章

    陆重渊这是——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了?萧知似是不敢置信,怔怔得抬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她听过陆重渊许多事,他的暴戾、他的凶狠,他的视人命如草芥,好似这世上但凡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可此时这个男人被她伤了右肩,却如此轻松得放过她?没有发怒,没有责罚,没有把她赶出去,甚至还把匕首还给了她?陆重渊他,到

  • 逃离谷底之三个问题(10)

    静静的听着张杰的问题,龙吉也不恼,只是用安静的眼神平和的注视着张杰。直到这个家伙终于诺诺的闭上了嘴巴。“如果好奇也算是一种动力的话,那就保持这种动力来经历恐怖片轮回吧。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我保证回答的真实。如果还有问题,只有等下部恐怖片结束后再问了。”龙吉淡淡微笑着望着张杰目瞪口呆的表情,“当然,如

  • [综]再来在线阅读第十节

    010陆尧:“本来今天来这里的人应该是刘威,但是他临时有事,所以拜托我过来一趟。”褚晨明白了,点点头。二人来到曹小苗的病房前,正好赶上曹小苗的母亲今天来看她。看到有人来,李燕不解的看向门口的人。“你们是……?”褚晨:“我们是曹主任的同事,过来看看小苗。”曹小苗此刻正在睡觉,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听到这

  • [fate]黄金之夜第五章

    陆落锦不喜欢霍正楠。曾经他是感激霍正楠救了自己,可现在他对霍正楠的喜怒无常感到害怕,甚至产生了一丝厌烦。他知道霍正楠是对自己存了什么样的心思,因此他很迷茫,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的。其实心里也更怕,要是拒绝了,霍正楠会对自己怎么样。平心而论,陆落锦觉得霍正楠对自己还是好的。给他吃给他穿,偶尔还会带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