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恶魔大人求放过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年家大小姐 来源:17K小说网

一股劲风向外袭来,顿时惊醒过来,当下抱起小乞丐滚地躲开,草堆不大,那汉子这一躲,便滚出草堆,现身出来。

朱禧、周同二人见是两个乞丐,不由一愣,面面相觑。

周同正要再出掌将此二人杀了灭口,却听朱禧问道:“阁下何人?”

听朱禧这般问,周同这才心中了然,区区一名乞丐,竟能躲过自己的追魂掌,想必也不简单。

既不是简单的人物,如何又能是一名乞丐,许是有心之人乔装打扮,跟踪自己来此,分明是觊觎九阳神火,想要分一杯羹。

周同想到此处,心中又生警惕,决定探明此人身份,再杀不迟,当下收掌而立,两眼盯着那汉子不放。

那汉子却大笑道:“久闻幽山鬼客与凤羽神将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比常人。”

周同闻言却是眉头一皱,心知那汉子话中有话,正要开口,但见朱禧手腕一转,手中羽扇白羽锋利如剑,须臾间便到了那汉子近身,一刺而出。

这一刺快如闪电,来势汹汹,劲风四起,正对那汉子咽喉,稍有不慎,便命丧当场!

那汉子却是仿佛事先知道朱禧发难,右手轻轻一推,将小乞丐推开,不紧不慢,脚下一转,躲开来势。

朱禧心中一惊,表面却是不动声色,手执羽扇,猛地一挥,又使出一招“凤凰旋翎”,眼看就要割断那汉子的咽喉。

那汉子只觉劲风又至,夹杂着一股滚烫热流迅速逼近,距离自己颈部不足寸许,当下脚步陡转,步法变换,身子后仰,使了一招“太白饮酒”,整个人凌空斜卧,却不着地,身姿怪异,却飘然躲过来势。

但见此时朱禧手中羽扇已至,从眼前掠过,却伤不到自己分毫。

又见朱禧腋下全然暴露,那汉子当下左脚一蹬,向后滑去,右脚一抬,脚尖直指朱禧右手腋下,招法凌厉,瞬息便至。

朱禧倒也不慌张,手腕陡转,执扇向下刺去,正对那汉子右脚,如此一招,便轻易化解那汉子的攻击。

眼看就要刺中,那汉子左脚又是一蹬,滑将躲过,朱禧手中羽扇便刺了个空。

那汉子借着后滑之力,左脚脚掌向下用力,再是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凌空翻了个筋斗,右腿绷直,整条腿亮起耀眼金光,竟幻化出一柄开山大斧,怒斩而下!

劲风四起,呼啸而至,朱禧急忙运起仙力,手中羽扇也是赤芒大现,一声凤鸣厉声响起,赤芒凝聚成一只仰首展翅的火凤,迎上那汉子如斧右腿,挡下攻势。

只听一声撞击之声,两股力量相交碰撞,震得此间破屋几欲坍塌,屋内尘土飞扬,劲风呼啸,吹得几人衣袍猎猎作响。

二人斗了几招来回,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周同却看得暗暗心惊。

这凤羽神将朱禧以智谋闻名,仙术道行却是不及其他三将。不过能位列楚门四将之人哪有简单的人物,这朱禧就算道行不深,但怎么说也是仙道中的一流高手,非是易与之辈。

可如今看来,这乞丐模样的汉子竟与他斗得不相上下,且潇洒自如,留有余力,道行应是不浅。

看了那汉子与朱禧斗法厮杀所用的招式,乃是天山派的路数,顿时便知晓了此人的来头,当下周同便道:“好一个‘太白醉酒’,‘巨斧开山’,原来是天山派的高手,失敬,失敬!”

朱禧与那汉子闻言纷纷罢了手,经周同这么一说,朱禧也看出了那汉子的招式路数,乃是天山派的功夫。

这鬼府与天山派素来仇深,两派弟子若是碰了面,那定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如今周同既已知那汉子的来头,心中杀意又增几分。

又听朱禧冷冷笑道:“天山派自诩仁义正派,派中弟子各个英雄了得,侠义非凡,如今却是成了梁上君子,窃人话语的小人!就连名号也不敢报,如此这般,阁下莫不是一朝醒悟,欲要改投我邪派门下了?”

正道弟子平日里自诩清高,不屑与邪道之人为伍,如今又听朱禧讽刺,那汉子气不打一处来,头脑稍热,冷哼一声,道:“贼子不必拿话激我,你爷爷的名号告知你也无妨,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天山派杨风是也!”

话罢,朱禧、周同二人猛然一惊,不禁脱口问道:“刀侠杨风?!”

那汉子冷冷道:“不敢当!”

周同此时心中早已惊诧万分,刀侠杨风的名头在江湖之中不可谓不大,一身道行臻至化境,乃是顶尖的高手!

这杨风乃是天山派前代掌门商义座下二弟子,与师兄宁云,师弟步欢并称“天山三侠”,三人少年成名,在江湖之中创下了不小的名头,“天山三侠”的名号一出,邪派弟子更是闻风丧胆,避之不及。

杨风平日里刚正不阿,为人正直侠义,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又自认行事清白坦荡,如何能被他人污蔑!如今被朱禧这么一激,难以咽得下这一口气,便将自家名号说了出来。

周同此时已没了底气。

以杨风的道行,几个自己加在一起都难以抵挡,且这朱禧表面上是站在自己这一边,但此人城府颇深,阴险狡诈,若是心中存有异心,自己也是防不胜防。

朱禧的道行在杨风面前也是有限的很,无甚大的用处,且对方乃是天山派弟子,而周同自己却是鬼府之人,此间之事恐怕难以善了。

这般想来,心中甚是无奈,莫说要杀了杨风灭口,就是从杨风手下逃脱都不是容易的事!

朱禧如今心中所想,与周同一般无二,皆是忌惮杨风高深的道行,不敢妄动。

正想着如何才能脱身,却忽听周同大叫道:“不好!”

话未落音,但见周同脚下幽光闪现,整个人化作一道幽光,冲将出去,须臾便不见踪影。

朱禧见周同撇下自己逃走,心中暗骂不已,若是留他一人在此,哪会是杨风的敌手,当下也迅速祭起手中羽扇,化作一道赤芒,追周同去了。

杨风见二人纷纷离去,却不追赶,默然而立,过了半晌,面色突然变得苍白无比,喉间一甜,“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吐将出来,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

他心中苦笑,若非周同二人离去,自己也撑不了多久,强行运气已使经脉受创,伤上加伤,若是再同先前那般厮杀起来,恐怕会被二人看出端倪,那么自己的性命恐怕就要交待在此,趁二人尚未回返,还是早早离去的好。

想到此处,杨风大步迈开,正要离去,却又回过身来,但见小乞丐正躲在角落里发抖,满是惊惧之色。

杨风叹了口气,对小乞丐道:“小乞丐,这里如今已成是非之地,你还是趁早离去罢!”说完转身便走,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小乞丐愣在原地,怔怔出神。

方才从朱禧走进屋中,再是周同,二人谈话之后,又经历一场厮杀。此间种种,不过半个时辰的光景,小乞丐却觉度日如年,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

如今破屋之中只有他一人,望着屋外茫茫夜色,小乞丐又想起杨风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于是不作他想,当下跑出破屋,趁着夜色夺路而去,心中如今只余逃跑这一念头了。

走了不多时,依稀见得远处走来几人,来人似乎已然发现了他,小乞丐听得有人大叫:“小乞丐!小乞丐!”

听得来声,小乞丐便知来人是谁,心中一惊,面露苦涩,暗道:“这几个恶贼子,深更半夜的,跑来此处作甚?”

小乞丐站在原地,心中想要逃走,却又不愿再回那间破屋,犹恐朱禧等人再行回返,到那时却是逃也逃不走了,如今腹背受敌,却无甚法子,心想这几个恶贼子虽然可恶,却哪里比得上那几人凶残。

心中思定,只得硬着头皮,迎将上去。

那几人走到小乞丐身前,借着月光一瞧,竟是几个年青乞丐!

几人手中各握一根木棍,身形瘦削,神态猥琐,好似城中泼皮一般。这几人的身形虽不及常人那般高大,却仍是比小乞丐高出几个头来,小乞丐本就矮小的身材如今更是矮了几分。

几人站在小乞丐身前,仿佛是要将小乞丐生吞活剥一般,面露凶光,不怀好意。

但见为首的一个乞丐走上前来,又叫了一声:“小乞丐!”

小乞丐听言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却是一惊,不敢与之对视,又垂下头去,低眉顺眼,颤声道:“狗子哥!”

如此模样,正像极了那被债主上门讨债的老实人,小乞丐见了此人,便如老鼠见了猫那般害怕,恨不得跑得远远的。

原来,这个名叫“狗子”的年青乞丐,乃是天门城中乞丐的头头。平日里,这几人仗着自己年轻力壮,尽是做些欺老侮幼之事,行为举止,霸道难言,与城中的泼皮无异。

小乞丐平时可是没少受他们的欺负,有时抢了讨来的饭菜银钱不说,若是他们受了那些个有权有势之人的气,那便是要找来小乞丐泄愤,打个鼻青脸肿,那是家常便饭,火气大了,下手重了,手脚骨折,那也是常有的事。

故此小乞丐见了这几人十分惧怕,颇为无奈,心想恐怕今日是难逃此劫了。

但听狗子冷哼一声,沉声道:“东西呢?!”

小乞丐闻言一愣,这句话小乞丐听得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便开口问道:“什么东西?”

狗子眉头一皱,随即脸色一沉,冷冷道:“怎么?不打算交出来?!”

小乞丐仍是不明白狗子所言,正待说话,却见狗子身后两人走上前来,一把抓住小乞丐双臂,将他按倒在地,又来一人上前将小乞丐周身上下搜了个遍,却搜出了一锭银光灿灿的银子!

小乞丐急道:“狗子哥,我……”

话未落音,狗子一个快步上前,只听“啪”的一声响,一巴掌打将过来,小乞丐顿觉脸上一片火辣,半边脸颊登时肿胀起来。

又听狗子恶狠狠道:“好小子,藏了这般好东西,想必那个仙宝更是价值连城!快说!藏在哪了?”

小乞丐忙道“我没有……”

话未落音,又是一巴掌打来,这下可好,小乞丐左右两边脸颊通通肿胀起来,犹如猪头一般圆了。

狗子怒道:“还说没有?!这个地方破破烂烂,三更半夜的谁会来此,自打你那死鬼爷爷死了之后,便只有你一人在此,仙宝出世之时,金光赤芒相间大现,你岂会不知!速速将仙宝所在告知于我,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小乞丐虽然平时被狗子等人欺负,却从未见过狗子几人露出这等杀意,吓了一跳,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狗子见他不答,当他是不愿说出仙宝所在,便恶狠狠地道:“给我打!打到他说为止!”

说罢,几个乞丐一齐上前,抓住小乞丐便打,拳脚相加,如雨落一般砸在小乞丐身上,小乞丐顿觉疼痛不已,晃过神来,双手抱头大叫道:“别打啦,别打啦!我带你们去……去找仙宝!”

众人听言,纷纷罢手,站在一旁。

小乞丐爬起身来,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

狗子笑道:“小乞丐,这就对了,若是我得到了仙宝,也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小乞丐连连称是,便带着狗子几人往破屋方向去了。

他平日里受够了狗子等人的欺负,心想如今被他们冤枉自己藏了仙宝不说,又出手殴打自己,还对爷爷不敬,心中不由怒火中生,恶向胆边来,决心要耍他们一把,这才答应带他们去找“仙宝”。

狗子却是一心只念着仙宝,不知小乞丐心怀鬼胎,此时心中甚是兴奋。

几人行至破屋前,小乞丐一指屋中,道:“仙宝就藏在草堆里!”

众人一听此话,哪还顾得许多,满眼尽是疯狂,争先恐后地冲进屋去,将屋中草堆弄得散乱,翻了个底朝天,却哪里有仙宝的影子。

众人回过神来,方知上当,跑出屋来,却见小乞丐已远远跑出几十米去,狗子骂道:“兔崽子!敢骗我!”说着便带着众人追了上去。

狗子在乞丐中作威作福,城中凡是乞丐,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哪是如今这般,似乎是被自己养的一条狗咬了一口,令自己颜面尽失,心中大感愤恨,甚是羞恼,于是奋力追赶,誓要擒住小乞丐,以泄心中愤恨。

小乞丐如今已是使尽全身力气奔逃,但他本就人小力薄,再加上平日里吃了上顿没下顿,更是气力不足,速度缓慢,哪里及得上狗子等人年轻力壮。

双方的距离越发接近,小乞丐听见狗子在后面大骂,诸如“兔崽子,要是被我抓到不拔了你的皮!”云云,心中惊骇难名,心想若是被他们抓到,莫说被毒打一顿,若是逼得狗子狗急跳墙,那自己的小命可是不保。如此想来,脚步又加快几分。

双方一追一逃,已至内城之中。

奔跑了这许多时,小乞丐只觉气力不足,双腿发软,头晕乏力,耳边嗡嗡作响,快要支撑不住,几欲昏厥,如今夜半三更,城中哪有人影,小乞丐就是呼救也不行了。

忽觉脚下一软,后背似有重物压上来,登时便被压倒在地,一时间又是如雨落一般的拳脚打在身上。

狗子边打小乞丐边骂:“叫你骗老子!叫你骗老子!兔崽子,你他娘的!”

拳影交错,往小乞丐头上,身上,腿上打去,小乞丐全身上下便被打得没有一处好皮,疼痛难当,喉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来。

正在此时,却听“嗖、嗖”几声,随即几声惨呼,小乞丐便觉身子一轻,回头看去,但见狗子几人纷纷倒地,鲜血直流,一动不动。

又听得一个女子声音道:“哪里来的蚂蚁!恁得烦人!”

小乞丐被打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又遭此变故,心中骇然,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延伸阅读

兄弟翡翠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swd2.shtml
兄弟翡翠是一家集翡翠批发、翡翠直销、翡翠加工、翡翠文化、翡翠鉴赏为一体的专业玉器批发

金盟华盛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pj07.shtml
金盟华盛节能设备发应用的新一代增容补偿节电器(以下简称工业节电器),各项技术指标均达

愽林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pt3c.shtml
愽林贴纸总部主营贴纸系列,亚克力系列,姓名贴系列(防水姓名贴、普通姓名贴)、水晶贴系

谐波减速机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xhc5.shtml
深圳鸿泰兴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深圳鸿泰兴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服务于工业领域内设备

东明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xejd.shtml
东明渔具总部是EVA水桶一体桶、复合料桶钓箱、竿包、金属配件、户外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

野天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pa2x.shtml
南京野田自动化系统厂是一家集生产线开发、制造、安装、调试及技术改造于一体的多功能企业

塞翁福五谷杂粮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aag.shtml
上海塞翁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年销售额5亿多元,现自有厂房占地90亩,

格莱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a6bs.shtml
格莱美化妆品企业宗旨:诚信为本,追求卓越经营理念:专注,携手并进,共创辉煌用人原则:

自然乐园化妆品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gdyb.shtml
•全國家正式取批文於店舖展示的NATUREREPUBLIC代理店•席批附官方中文解釋

澳博莱恩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dlb5.shtml
澳博莱恩奶粉整合欧美发达多年来在婴幼儿食品领域内前沿、科研成果,开发适合亚洲宝宝的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次元军火商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苏醒巨侠市,笼罩在静谧的黑夜中,整座城市仿佛都在沉睡。某医院。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位安静的少年,少年约十六七岁,五官清秀,只是双眼紧闭,眉头微皱。此时,少年眸子慢慢睁开,茫然看向四周,很明显,这是医院病房。“医院?”“我怎么会在这里?”少年死硬的撑着起来,肌肉有些酸痛,头还有些晕痛晕痛的,他手

  • 海贼:卧底四皇麾下第5章在线阅读

    程怀亮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看着长孙敏之,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要买这个牛肉面。有人看着自己吃泡面,自己又不是网红直播。长孙敏之吃得不得劲,只好拿出一桶泡面,递给他。“喏~拿回去撕开上面那张纸,把里面调料包洒到桶里,热水冲开,盖上密封,等上半盏茶功夫,就能使用。”“这桶就算我送你的,分文不取,下次买的话可不便

  • 我的戏精之家第6章在线阅读

    顿时,僵在了原地。屋内的排油烟机也在这时停下了工作,封北霆恰好听到了声响,疑惑的走出来的看,意外看到了对面紧闭的房门和站在他家门口石化中的姜亦眠。他猜,她步了他的后尘。两人情况相似,但起因不同。他是出门时太过匆忙忘了拿钥匙,姜亦眠则是习惯性甩手把门给带上了。于是,她现在就进不去了。封北霆上下打量了她

  • 三国:我就是NPC第1章在线阅读

    双月同天,天机无限,时间已是凌晨三点,春景小区中,只有一家人家中还有一灯亮着。朱天豪合上了作业本,“终于写完了,疫情这么严重还要做网课作业,闲得慌吧!”他站起身来,走向窗口。“今夜比以往亮了不少。”此时,他抬头看向月亮,两个月亮在天空中,光芒使得地面有些许发白。“双月同天,天机无限”,这句话在他的脑

  • 我!忽悠了诸天之是第一份礼物

    李昊臻把手机视若珍宝,笑嘻嘻的说道:“那我就接纳了,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礼物。”礼物?明明是赔偿!不过他的眼神……就好像是个得到了礼物的小孩子,那么天真,那么真诚。或许要从像他这样的男人身上看到这种眼神,那是绝对不会再有可能了。意识到自己已经快被李昊臻魔化了,陈知晓用力的摇了摇头,收回视线。还是赶紧

  • 男主黑化中在线阅读第6节

    第一场:时间:某天下午人物:妈咪小常,爹地小海场景:家里人物动作描述:爹地小海正在家里看电视的足球比赛,妈咪小常过来跟他聊天。妈咪小常:“小海,我跟你说,我上次看见你妈妈带着我们女儿去捡垃圾,还有女儿说话就是奶奶说的那些,把腰盖上,还把漂股露出来,都有点讲方言了,我们还是赶快把女儿接回来吧,要是这样

  • 狂傲翼小姐第6章在线阅读

    在数九寒天的大雪地里拍戏着实是一件特别吃苦的事情,尤其是对女演员而言,挑战更是巨大的。在一点上,白语安发挥了一个专业演员的素养,危险的动作她从不用替身,再寒冷的气温,只要导演不满意,她就能一遍一遍地演下去,哪怕冻得嘴唇发青发紫,也依旧坚持下去。光是这一点,白语安就能碾压一众吃不了苦,静不下心拍戏的同

  • 风云之无限加点第十章在线阅读

    夏末的手支撑在一棵五人抱的大树旁,几百米外隐隐有着灯光散发。在灯光的映照下,一座破败的旅馆隐隐若现。“被盯上了吗?”夏末低声说道。空间传送绝对是随机的,不可能这么巧恰好传送到旅馆周边。再联想到之前的那场诡异的梦境,很难让人不与之产生联系。夏末走出树林,在大道上朝着旅馆的反方向走去,每隔五米就在路上做

  • 三国:无上皇朝在线阅读第2章

    Chapter2.蔡徐坤,结束后你来我房间很多误会,不在于你做了什么,而在于你是什么。《小红书》与《偶像练习生》跨界合作的媒体发布会定在七楼主厅,会前安排了半开放的酒会,邀请了一应练习生和少数媒体。新人博取曝光度,媒体追求话题,酒会上人人忙碌,而苏年被少年们簇拥着,无端生出奇怪的想法。其实除了媒体,

  • 末日起源录第二章

    屋外还在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此时廊庑下一个身穿白袍披风,眉眼冷肃,模样清贵俊朗的男子,已然是第五次从前院往回内宅了。“爷,屋里动静大着呢,夫人似乎是醒了,您要不要进去...”身旁伺候的小童安安道。男子一听,尊贵的冷眉拧得更紧了,脸上如覆霜雪般难看,他拂袖自个儿往前跨出几步,越过了念瑶的屋前,才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