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撩遍了全世界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橘徕服兮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总算是结束了啊!”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轻轻把门关上后,伸了个懒腰。

他正嘟囔着呢,从隔壁教室走出来另外一个男生,一见到他立刻就扑了上来,“小白!答辩答得怎么样啊?”

易飞白笑着搂住来人,“过了过了,我还得谢谢晖哥你帮我改论文呢!”

明晖笑着拍拍易飞白的肩,“都是兄弟,客气什么?”

易飞白大笑,搂着明晖出了教学楼。

“哦,对了,你今天要去做适配值检测了吧?”明晖忽然想起这事,问道。

易飞白点点头,“嗯,一会儿吃完午饭就去。”

明晖忽然顿住,“那你小心些,听说昨天晚上,我们区的齐和医院被堕落者袭击了。”

“堕落者?”易飞白极其讶异,“不是说我们9区的堕落者都已经给处理干净了吗?什么时候出现的?”

“谁知道呢?再说,我看那些个堕落者也不一定能清除干净,这些社会败类,简直就是蟑螂,打都打不死。”明晖边走边说着。

‘堕落者’是防卫部对他们的称呼,以他们的自称,叫做神使。

他们这些所谓的神使,都是通过身体改造以后获得了超出常人的力量,而获得这些力量以后,无论是出自于什么心思,他们开始祸乱起整个社会。

为了守护普通人,部分科研人员联合起来,硬是研发出了同一种类型的药剂改造普通人,并将这些人管理起来,成立了防卫部,将当时已经陷入混乱了城市分成了二十五个区,分区管理,这才将大家的生活稳定了下来。

易飞白抱着手臂,跟明晖并肩往食堂走去,“诶,也不知道适配值会是多少...”

“你是想多点还是想少点?”明晖边走着边看着易飞白问。

“当然是多点!”易飞白一挥拳头,“我可是一直都想成为防卫官的!”

明晖枕着手臂,“所以你说你,那么早上大学做什么?都大四了才十八,才能去测适配值,你要是入学就能测的话,指不定还有希望去防卫大学入读呢。”

易飞白扫了明晖一眼,“我怎么听出来这么大一股醋味呢?”

“闭嘴你!”明晖佯怒,挥着拳头。

易飞白大笑,把明晖搂的更紧了些,“哈哈哈,别生气别生气嘛,话说,你适配值测出来是多少?”

“啊嘞,三年前的事我哪儿记得那么清楚?好像是四千七百多吧。”明晖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

“四千七百多...”

“嗯。”明晖重重一点头,“就是个普通人的数值,六千以上才能成为防卫官呢。”

易飞白颇为惊讶,“诶?晖哥你也才四千多吗?”

明晖没好气道,“你以为成为防卫官很简单吗?十个人里面能有五个合格已经是少见的了。”

“好啦好啦。”易飞白笑着,连忙转移了话题,“走走走,咱们吃饭去。”

等到吃完饭,二人又休息一会儿,易飞白看着预约时间快到了,收拾好东西就往医院赶去。

他去的东篱医院就在遇袭的齐和医院不远处,易飞白路过齐和医院的时候,齐和医院已经被重重围了起来,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人影。

易飞白一撇嘴角,“嘁,这些混蛋。”

适配值并非是人人都要做,因为试剂量产并不算多,想要做的必须提前申请预约,如果适配值达到6000,那药剂可以报销;达不到,就只能自己掏钱。

易飞白迟迟没去做的原因不是因为钱不够,而是因为适配值必须要十八岁才可以进行,所以,他这个早上学的学生,大四毕业只有十八岁,也就只能在大四毕业来进行检测了。

明天是他生日,适配值结果一晚上就可以出,所以他准备拿适配值当自己的生日礼物。

“易飞白在吗?”护士走出检测间喊道。

易飞白摇摇头,晃掉脑子里多余的想法,站起来举着手,“我在!”

“请随我进来吧。”护士笑着,引着易飞白进去了。

检测也很简单,只不过是抽点血样罢了。

易飞白看着血液顺着管子流进到了试管之中,满眼都是期待。

明天就可以出结果了啊。

“啊啊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在巷子中传了出来。

一个黑衣带着半脸面具、露着下半张脸的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手上鲜血淋漓。

在他面前,倒着另一个人,抱着右手臂在地上翻滚着,满脸痛苦。

“说说吧,你知不知道最近有没有人去检测?”面具人舔了下下嘴唇,然后还舔了一口手上残留的鲜血,一副嗜血的模样。

“混蛋!”倒着的人痛苦地吼着,疼到面容扭曲,鲜血不住地从指缝中流出。

面具人蹲下去,看了一眼丢在旁边的包,捡起来翻开来看着,“来,让我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没用的东西。”

包里的书本被人一把倒出,散落一地。

“哟,这还有个小包。”面具人拿起卡包,打开来翻着,边看边念着学生证上的字,“明晖,东江大学,大四。”

明晖挣扎着,然而已经失血了好一会儿的身体不允许他再有力气站起来。

面具人顺手捡起手机递过去,“把手机打开。”

明晖想起他刚刚的问话,又想起正在做检测的易飞白,咬咬牙,摇头,“不。”

“哦?”面具人语气上扬,“真不乖呢。”

一道红光闪过,明晖捂住右手腕,疼得张大嘴巴,连痛呼声都发不出来。

面具人嘴角轻蔑一笑,伸手捡起掉落在旁边的右手腕,在断口处舔了一下,嘴角处滴下一缕鲜血,“不听话的孩子可不乖哦。”

刚砍下来的手还是软的,机器并不能分辨使用这只手到底有没有离开它的主人,所以手机的指纹解锁被很容易解开。

面具人正上下捣鼓着这手机,信息却突然跳出来了。

“晖哥,我检测做完了,正准备从东篱医院回校,要不要出来吃顿饭,我请客啊。——易飞白。”

面具人看着,嘴角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意,把手机扔到明晖面前的地上。

明晖挣扎着,看到手机落下,硬是睁开已经快痛到迷糊的双眼,但是也只迷迷糊糊看到几个字,易飞白。

“我...”明晖从喉咙里吐出来几个字,但是他没把他这一生的最后一句话说出来。

面具人的手化成了利爪,狠狠地刺入了明晖的心脏。

易飞白他没等到明晖的回信,就自己吃了饭,所以等他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天黑了,然而宿舍内空无一人。

“诶?不在吗?”易飞白仔细想了想,但是没想起来明晖有跟他说过晚上不在宿舍来着,他只是下午要出去买些东西,怎么还没回来吗?

但是他也没多想,毕竟有什么事耽搁了一下也是正常的。

闲着没事,易飞白洗漱好,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起了新闻。

倒是没什么重要的,不是这个明星又参加了什么电视剧,就是那个明星又有什么八卦新闻。

他翻了翻,没什么想看的,索性关了手机闭了眼睛休息。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易飞白拿起手机,看到了一条信息。

是9区防卫分部发的预警短信。

“9区进入紧急防御态势,所有人在家中躲避,非紧急情况不可上街。”

易飞白脸色一变,“糟了,晖哥还在外面。”

几乎是立刻,他翻到通讯录拨打起明晖的电话起来。

小巷子里,防卫官已经找到了明晖的尸体。

明晖的手机常年设置静音,在场的防卫官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角落里,幽幽地亮着手机,正在泥泞里不停地振动着。

东篱医院已经给9区防卫分部接手控制了,9区目前有空的最高级防卫官,一级防卫官、9区防卫分部副部长陆墨已经赶到了现场。

“情况怎么样?伤亡情况如何?有没有丢什么东西?”陆墨刚从车上下来就问道,黑色的披风在夜空中飘扬。

一旁的二级防卫官连忙回答道,“东篱医院检测科遇袭,所有检测人员全部都被杀了,根据现场痕迹来看,应该是两名以上的堕落者联手袭击,丢失的东西正在查验。”

“检测科吗?”陆墨沉下脸来,“最快速度确定痕迹,尽快找到堕落者,命令所有实习防卫官跟四级防卫官对附近展开地毯式搜索,每个街区一名三级防卫官坐镇,给我把这该死的垃圾找出来。”

“是!”二级防卫官立刻下去通知。

陆墨咬着牙,面色黑的能滴出水来。

医院的院长忽然之间急急忙忙地冲到了陆墨身旁,整个人都差点扑到了陆墨身上,他扯着陆墨的衣服喊道,“陆副部!陆副部!”

陆墨黑了黑脸,往后退了一步,他不喜与人有直接触碰,“有话就说。”

这院长拿着一个检测单递过去,“陆副部!您看看这检测单。”

陆墨伸手接过,扫了一眼,然后眼睛瞬间瞪大,“这...”

“堕落者怕是已经看到了这个检测单,所以才在闯入检测科以后快速离开,陆副部,您赶紧去救救这个孩子吧!”

陆墨一扬披风,转身就走,“陆阳,现场你负责看管,我得离开一下。”

陆阳,陆墨的同胞弟弟,是9区防卫分部新训处处长,跟他哥哥一样,也是一名一级防卫官。

“好。”陆阳隔着远远的应了一声。

那张检测单被陆墨离去时候带起来的风刮到了地上,最下面检测结果那里,后面出现了罕见的五位数,18692。

与此同时,易飞白宿舍内。

易飞白被狠狠地撞飞出去,直到撞到墙上,又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易飞白。”一个带着遮挡着上半张脸面具的人舔舔嘴唇,语气中虽然有着询问的语气,但又不像。

易飞白给撞的五脏六腑像是都移了位一样,挣扎着撑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

“喂,血狮,别搞死他了,上面的人说了,这个人得活着。”站在这半张面具人背后的是一个带着全脸面具的人,声音冰冷,带着危险的意思。

“诶?刀客,还需要你来教我做事?”被称作血狮的人冷冷说道。

刀客冷道,“神的怒火,你承担不起。”

血狮瞪了刀客一眼,一副不过瘾的表情,“算了,断了他的手脚筋,带回去。”

易飞白被吓的直哆嗦,眼睛瞪的极大,满眼中都是能溢的出来的惊恐。

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更不想死。

但是,实力差距太大了。

能从一楼直接跃上他所在十二楼并从阳台直接撞碎玻璃闯进来,这绝对不是人能做到的。

血狮勾起唇角,笑容里的危险意思愈来愈明显,手上忽然之间出现了爪尖,狠狠地朝易飞白刺去。

易飞白被吓的抱住了头,缩成了一团,整个人抑制不住地颤抖。

“当啷!”

易飞白听着这个声音,哆哆嗦嗦地抬起头,冷汗早就浸到了眼睛里,蛰的眼睛都睁不开,只能微微眯着眼看着面前的情况。

在他跟那两个堕落者之间,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一身黑衣,右手拿着一把长刀,把血狮挡了回去。

这是,防卫官!

延伸阅读

沃达丰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gxhb.shtml
沃达丰以坚实的力量倾心塑造的商务平台,带给客户合理,完善的特许专营计划以及出众的经营

双鹿冰箱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uqpf.shtml
双鹿冰箱加盟详情上海双鹿上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坐落在上海市松江区泖港工业园区,以上海双

南明化妆品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dlq9.shtml
南明化妆品着眼未来,不断引进各人才,真正做到用的人做的事,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不断提

妈咪欣安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y3r6.shtml
加盟信息介绍:妈咪欣安婴童食品是根据儿童不同阶段的生理特点,专为婴幼儿及儿童设计的高

尚彩科技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b1c6.shtml
长沙尚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数码影像(热转印)、数码印花、礼品加工等新技术开发

乐淘陶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dd2a.shtml
乐淘陶工艺品的产品有自设工厂生产的,也有自行设计委托加工生产的。艺术陶瓷:元宵贺岁品

阿卡索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pywr.shtml
阿卡索的创办人(Alice和Anson)出于对英国好教育的坚定信念和对英国的更胜一筹

恒源兴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glt7.shtml
恒源兴环保材料主营导电泡棉、导电布胶带、铜铝箔胶带、不锈钢簧片等。在阻燃海绵上包裹导

创乐汇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x86v.shtml
暂无

珊瑚绒加盟  http://www.afritwit.com/x5i4.shtml
珊瑚绒四件套是蚊帐、被子、四件套、枕头、毛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界第一杂货店在线阅读第五节

    时间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当你注意到它的时候,它就慢了下来,当你不曾注意它的时候,它就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飞快的流逝。很快,陈子白迎来了各科的“最后一课。”离别是一个伤感的话题,不少女生的眼眶都是红红的,夏清雪也不例外,陈子白就在旁边给她递着纸巾。最后一节课后,曾治国抱着一堆资料走了进来。首先将中考的

  • 宝髻松松挽在线阅读第1章

    京城的气候有点特殊,过了冬天就是夏天,过了夏天就是冬天,中间也就那么两个星期的缓冲吧。时值十一月,竟然下起了雪,这雪还不小。没一会,就让天地盖上了一层棉被。五环附近的朝阳路上,一辆蓝皮子的公交车,停了下来。中门上,前后门下。这个站的上下的人比较多,因为附近有两所大学,二外和中传。而且也有个聚居地,定

  • 摄政王图谋不轨(重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不过骂归骂,是不是真的,自己也得去验证下,这世界是不是真的如那系统讲的一样真有鬼神在。杨轩按着系统的提示,往着那寒家古宅走去。“爸,为什么要这些人来,什么哭丧,这种表面的东西做来干什么?”不过在杨轩刚走进大院的时候,却传来一个女孩与一个中年男人的争吵声。女孩约莫十八岁,身穿丧服,身材凸显,阿娜多姿,

  • 流苏染第5章在线阅读

    肖自南主动热情地跟男人打招呼。男人站在原地,一张清风明月的面容,没什么表情,酷得一批。要不是肖自南亲眼瞧见过,这人亲吻墓碑上的他的照片,他定然会跟上一世一样,以为这人性子高冷,不好亲近。性子高冷或许是真的,但是绝非不好亲近。事实上,这人在圈子里很愿意提携后辈。当然,这些都是肖自南在当了阿飘之后,才逐

  • 我!恶人杀手第三章

    3灵魂刚穿越过来还不稳定,他的脑子一直处于晕乎乎的状态,即便如此,他也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他们学校的校服也不是很好看,天堂上的人为什么会穿这些,就算自己真的上了天堂,也是个新人小天使,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伺候他一个人。灵晨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很疼,再看看管家老爷爷,他想问你是谁,可是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前

  • 〖盗墓笔记|花邪〗SORDID MIST在线阅读第一章

    2008年,三月。华夏,东海边某一条高速公路上。一辆公交车开到终点站,一个女子高高兴兴的从公交车上下来,看到一望无际的东海,眼睛一亮,张开双臂好像要拥抱整个海洋。“宛瑜,这里是哪里啊?”一个看起来憨厚,有些呆的青年来着笨重的行李追上那名叫做宛瑜的女子。“不懂呀,不过这里的景色好好喔,我都没看过这么大

  • [火影反苏]两个鸣人闯塔

    守塔老者是一名外门执事,炼魄境巅峰修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当没看见,自有宗派骄傲:“宗派,姓名”。“武王宗,云霄。”云霄拱手不卑不亢的回应。老者拿出一个令牌,催动阵盘,一道光芒摄入递给了云霄冰凉的触感,让人精神一震,令牌上小塔图,黑色。走近炼元塔,光芒闪耀。出现在第一层,地面不知什么材质,非常坚硬散发

  • 网游创世之战之第六章

    蹇宾带着一队人马,在官道边的一处平坦草地上休息,兵士们三三两两围坐着啃干粮,另有两人在一旁喂马。蹇宾眉头紧锁,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不时抬头看看官道的尽头。一名校官捧着皮水袋走到蹇宾跟前,“君上,可要饮些水?”蹇宾看他一眼,没接水袋,只是问道:“信送出去多久了?”校官侧身指着鸽笼,回道:“信鸽已经飞回

  • 殿下有喜了之不速之客(4)

    又隔几日,李若水在母亲以及二位哥哥的照顾下,屁股终于又能挨打了。。。不对,屁股终于又能坐了。而这几天,李若水的父亲李道一也释然了,对于若水以后的发展,一切顺其自然,不再强求,他爱干嘛干嘛。父亲态度的转变让若水有些不适应,他觉得是不是父亲哪个神经错乱,才一反常态,按父亲常用套路来说,体罚过后,就是搬祖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素锦第五章在线阅读

    虽然那个年纪不懂大大究竟讲的是什么,随着年龄得慢慢长大,我渐渐地理解了,那是一个纯粹的,质朴的,地地道道的,善良的农民。听娘讲,我6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家里做事情了。6岁的年纪,生在当今,应该还吵着要抱抱,不满足于家里的玩具,抑或整天看手机。我有两个孙子,我会经常和他们说,你们就是在蜜罐子里出生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