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无上轮回传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单名一个夕 来源:纵横中文网

风雪狼吼,藏住了远方皎月,剑光纷影,穿梭于寒流之间。

马尾佳人,浮云小眉,红桃大眼,月牙小口紧咬,不让一滴泪流下来。

身后的公子受马匹颠簸,说出的话断断续续颤颤巍巍,大致是让她慢一点。

姑娘伏在马耳,呼出一团白雾,低语道了一声驾,险些没将公子跌下马背。不知奔出多少里外,雪淡了,风轻了,这才勒住了马缰。

姑娘骑在马背,终于忍不住了心中的悲怆,此时顾不得半点形象,扬起头来嚎啕大哭,哭声撕裂天地,直到呛了口风雪才停了下来,不住的咳嗽着。

公子见她如此,微微一叹,冒着摔下去的风险翻身下马,跟呛着站稳,紧了紧脖子上的狐裘,朝她摆摆手道:“你自己骑吧,本宫驾驭不了。”

说完,公子趁姑娘不注意时,偷偷的揉了揉屁股,一瘸一拐的走到一边,掸去大石上的浮雪坐了下来。

姑娘哭了好一阵,那公子揉着腿劝道:“锦儿姑娘,还请节哀顺变呀,眼下不是该悲伤的时候,身后的追兵马上就到了。秋前辈拼死也要让你我逃出来,莫非你要让秋前辈白白丧了命?”

“感情不是你没了爹。”想到这姑娘哭的更凶,一边哭着一边说道,但仿佛她将公子的话听进了心中,哭声渐渐弱了。

公子一脸愁苦道:“这话说的,本宫的爹若没死,又哪轮得到本宫做太孙。”

“七日的太孙,有什么好炫耀的。”姑娘擦了擦泪,剜了一眼正在揉腿的太孙。

太孙道:“本宫何时炫耀了?”

姑娘一琢磨,他倒不曾有过,只是他的每一句“本宫”都让她觉得难受,却也不想认同他的话,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斥道:“那你快上马吧,别丢了你金贵的性命。”

“不了,你自己骑吧。”

姑娘冷笑一声,哼道:“果然金贵,要命的关头却吃不了这点苦。”

太孙闻言微微一笑,伸手捧起一层雪,又将起吹散,说道:“误会了,我是怕追兵会跟着马蹄印追上来,此地乃是山谷垭口,积雪较厚,从这里改换步行不易被察觉。”

姑娘想了想他的话,突然小眉一皱,隔着风雪也能听见她的怒怨:“那你叫我自行,莫非你想让我当替死鬼!”

“没有,绝对没有,以你的武功,没有本宫做累赘,谁又能阻你?而你带着本宫,反倒落了脚程,我们俩谁都跑不掉。”太孙掸了掸手心的雪,扶着旁边的松树站了起来,很是郑重的与她说道。

姑娘“哦”了一声,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她擦了擦眼角的冰珠,长长的舒了一口白雾:“我看不出你哪里金贵,我爹拼死也要让你活下来,那是我爹的一条命呀,拼死……拼死,既然他想送你到关内,那我也这样做。”

“你……”没等太孙开口,姑娘翻身下了马,对着马背狠狠的拍打一掌,马儿一声长嘶朝远处奔去。

雪夜,姑娘,公子,三个本该是风花雪月的词,如今汇聚在一起却有了万千愁苦。

想必是造化弄人,又想必这是老天做的局,怎会让人如愿呢?

太孙琢磨了一下,拱拱手朝姑娘一拜,他道:“锦儿姑娘的好意,本宫心领了,若有他日,本宫定然谨记令尊之功之恩之情,但前路凶险,你还是不要陪了。”

“要陪。”姑娘倒也痛快,一步迈出,拎起太孙便走,丝毫不容他再多言。

“锦儿姑娘你……”

“再说话点你哑穴!”

漆白山谷,足印似一道月牙般的笑,只不过这笑,稍纵即逝。

风雪摇曳,佳人持剑,郎随夜奔千里外。

雪国,承天殿。

这里是雪国的皇宫,它有一个名字,叫无双城。

无双城中有一座殿,叫承天,这座承天殿上没有一根柱子,宽大的像深渊一般,无双城里的王喜欢在这里饮茶,因为他觉得,只有无双的人才能享受这寂静和无尽的孤独。

一个年约不惑的文士,端起手中的香茗,想品,但又怕苦涩,思前想后还是放了下来。

坐在他上方是一个清癯却不失威仪的老人,额间无凶冷锋剑眉,双眸不睁亦是虎目,身着花炮,饰品繁多。

“老四,你这般优柔寡断还想做大雪国的皇帝?”老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倒与外面的风雪很配,却不知那文士的声音更配,不仅沙哑,还有一种忧郁。

“不配就不配吧,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说了算或不算又能怎样。”文士淡淡的说着。

老人咧嘴一笑,这才睁开了眼,瞥了一眼殿上的日月鎏金灯漏,缓缓道:“瞧,这个时候寡人的孙子该跑远了。”

文士则不敢苟同,猛然站起身来,摇摇头道:“够呛,孤派了大雪飞龙骑,日行八百里。”

“听说过,传说你的大雪飞龙骑是拿龙种的马配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寡人当了四十多年的皇帝了,别说龙马,就是蛟配的马都没见过,嘁,都是吹牛,况且现在是夜,还是雪夜。”老人说着说着,把自己逗得一乐。

那文士也笑了起来,不过笑声中夹杂着一句:“大雪飞龙骑,日行八百里,夜奔袭一千,踏雪三千驾云端,不破中原誓不还。”

“来,坐下吹,离寡人近点。”见文士说的兴起,老人笑眯眯的,指着面前的金龙绣墩。

文士也觉得腰有些酸,白他一眼便一步迈了过去,他并没有急着坐下,而是回过头去扫向大殿,却不知为何,他身形一晃,头晕如坠,多亏扶住了桌子,才让他缓缓的坐下。

“呵呵,你当不了皇帝。”老人顿了一顿,一指承天殿,他说道:“很多人都站在你这个位置上向下望,他们都和你是一个反应,被这大殿所惊了心,被这黑暗所乱了意,真正的皇帝,应该是喜欢这些的。”

文士揉着额头,听他的话忍不住皱眉,狠声道:“你说的这些或许对,可也要看谁是最后站在殿上的人,哪怕他不喜欢,他也是皇帝!”

“滑稽,可笑,是不是有人和你说过,历史是胜利者所写,谁留到了最后谁是胜利者?老四,你错了,这些都是那群没有得到胜利的人所遐想的,想当皇帝先要得三颗心,而并非是杀了上一代皇帝那么简单,你需有狠心、善……”

“什么三颗心,什么杀皇帝,孤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以为自己什么都能算计到?好,等孤把华年抓回来,让你的这场谋算落空!”文士被老人激怒,出口打断了他的话,愤愤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人一抬手正要叫住他,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而摆摆手道:“华年要去中原,这个谁也拦不住,中原就是一座龙门,现在他是鱼,只有跃过去才能化龙,你,不能阻止他。”

“凭什么不能?”文士回过头来怒视着他。

“你不是当皇帝的料,你还不叫华年当?”

文士深深的一叹,压制了心中怒火,幽幽道:“当皇帝,皇爷爷为了当皇帝,害死了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你为了当皇帝害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当皇帝?华年当皇帝又会害死谁?”

听到“结发妻子”四个字,老人难得露出了凶狠之色,他猛的喝道:“放肆!”

“放肆你奶奶!”文士顶了回去。

“哼!”老人重重一哼,双方的怨气充斥起了整个承天殿,直到老人打破了沉默。

“老四,你有大雪飞龙骑,寡人也有御林军,况且……大雪飞龙骑本就是御林军的分支。”

文士闻言放声大笑,不再去与老人逞口舌,而是一指殿外,脸上的得意着实藏不住。

他径直的走出了承天殿,推开殿门出得殿外,此时眼前火把肆意,刀剑簌簌,整齐的一队人马在等着他,朝文士下跪施礼道:“殿下,拿下了无双城!”

文士大手一挥,此时威仪十足,有了半分皇者之气,他肃道:“传!大雪国九千里境,活捉太孙萧华年,不得令其逃入中原!”

随着文士的话音落下,人群中鹰鸣群起,无数只白羽墨点的海东青呼啸飞出,一时间令这雪夜多了一片星空。

众人抬头看向海东青飞起的天际,这一刻,看向深邃的不只是他们。

姑娘一对大眼依旧红肿,不时还有泪珠自眼底涌出,萧华年见她盯着星空,忍不住问道:“锦儿姑娘,你在看什么?”

姑娘听他开口,眉间一皱,斥道:“锦儿姑娘岂是你叫的,你这杀人凶手,我爹的死有一半是因为你!”

萧华年吓的连连嘘声,此时二人躲在一处山洞之中,稍有高音便扩了十倍,如此寂静的夜,又怎的不会招来敌人。

萧华年将手一摊,脸上蕴起一层愁怒,低声道:“秋锦瑟,虽然有一段话很冷血,但本宫不得不说。本宫没求着你跟着……”

“是保护!”秋锦瑟连忙纠正道。

“好好好,保护,本宫没求着你保护,你也无需如此,既然你对秋前辈的死不甘,那就学好武艺,将来报仇雪恨。你的仇人无非是本宫和本宫的四叔萧不逢,倒不如此时咱们分道扬镳,我去我的中原,你练你的神功,等他日本宫定然与萧不逢有一战,那时你神功大成,可以杀了我们,也可以坐收渔人之利。”萧华年一字一句的说着,他见秋锦瑟有些发抖,又将自己的狐裘脱了下来递给他。

秋锦瑟看了一眼那狐裘,摇摇头,仿若解脱一般的说道:“我不要,你说的话我懂了,好,是我错了,我不该处处讥讽于你。”

萧华年没想到她会如此说,愕然了好半天,这才将狐裘直接为她披上,打了个喷嚏,说道:“也……也不是,秋前辈为我而死,你没有冲昏头脑直接找我报仇,已是明事理,只是损一损本宫,这个不过分。”

“不过分吧?”秋锦瑟微微一笑,将狐毛贴在了脸上,转而怒道:“这么好的大裘,都是民脂民膏,你这太孙还真是骄奢!”

“……”

延伸阅读

中博文具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ywuz.shtml
北京中博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机械设备,文化用品,工艺品研发、生产、国内外贸易为一体的

瑾秀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aua0.shtml
瑾秀化妆品,实力品牌创造商机。JINXIU瑾秀是形容女人像美玉一般的美,一种生活态度

德克斯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nas4.shtml
德克斯女鞋项目介绍:德克斯女鞋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

永昌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prsn.shtml
永昌石榴石饰品是经营天然水晶饰品的厂家,我们销售水晶品种一应俱全。上等的碧玺发晶石榴

乔治杰生钻石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swx3.shtml
始创于1904年丹麦的GeorgJensen乔治·伊森今天在12个国家拥有100多家

成都环球国旅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gol2.shtml
八大小本:小本门店加盟;小本工商办证;小本广告宣传;小本培训指导;小本开业礼包;小本

柔莱可家纺布艺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dkr5.shtml
柔莱可家纺布艺是上海奥特国内外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公司始创于2004年,是一家中港

玉随缘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aadp.shtml
玉随缘玉镯是镇平县隆盛玉器商行旗下产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镇平县隆盛玉器

海斯特钓具连锁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s0xa.shtml
海斯特拥有自己的研发部门和鱼竿、渔线、小配件等生产加工企业。下设海斯特国际贸易公司、

鑫润杰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xhbl.shtml
鑫润杰儿童安全椅主营马镫、儿童座椅、自行车儿童座椅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与龙傲天老乡称兄道弟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6章

    填好表格,学生就带着自家家长去他们的位置上坐着。每个学生的位置都已经被老师安排好了,许时她们一下子就找到位置了。两人坐在铺了毯子的草地上聊天,手机突然振动。她拿起一看,是易寒的回信:“好。”只有一个字,很符合易寒的性格。“暖暖,我们一起拍照吧!”许时突然想起两人还从来没有一起合照,主动提起道。“好啊

  • 网络主播的豪门逆袭史在线阅读第七章

    时间还有一些余裕,哈利准备先去自己的办公室,地下九楼的神秘事物司。在霍格沃茨上学时,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这个地方工作。他应该是属于魁地奇球场的,或者是当一个傲罗,事实上金斯莱一直试图劝他留在傲罗指挥部。金斯莱是一个好部长,哈利认为,但他无法改变哈利的想法。“哦,哈利,部长让你过去一下。”是赫敏,哈利

  • 琛琛传在线阅读第7节

    星期一中午回到宿舍,冰依雪把昨晚的事迹对死党们说的口沫横飞,原想死党们会为自己抱不平,没想到的是……沈诞暴笑出声:“哈哈哈……三陪小姐,我的天啊!就你那副打扮,那个男生简直是便宜你,他应该说你是妓女好不好??”冰依雪睁大眼:“沈诞……有你这么说朋友的吗?”心辰月也极力忍住狂笑的冲动:“雪儿,你以后呀

  • 直播:开局就怼成小果第一章在线阅读

    “哇!!!我们队里好像来了个大佬诶兄弟们。”宋野惊叹地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画面。“谁呀谁呀,快让我看看”听到宋野的话后他的室友全部围了过来想看看宋野口中的“大佬”是谁。此时101寝室里的男生们都看着宋野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王者荣耀里某个人的个人资料。“总共玩了四千场,九次王者印记。”“国标一个。”“省标

  • 风云大少在线阅读第5章

    练功房外,虽然叶晴恐吓吃瓜群众不让他们跟来,但是这会外面还是挤满了人,而且这些吃瓜群众还呜呜喳喳的议论个不停。“你们猜猜叶大小姐和那小子在里面干什么?”“还能有什么事,楚度那小子的事可是对叶大小姐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如今这小子活过来了,当然要问清楚。”“按我说,这就是楚氏父子的一个骗局,楚度可能学

  • loli女巫的日常在线阅读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兴致勃勃的准备出门,南宫焰走到玄关鞋柜处,抬起头,对着某只家里蹲小萝莉喊道:“纱雾!我要出门去买点东西,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完全没有回应……南宫焰也不觉得奇怪,习惯了而已。“那我出门了!”说着,怀着期待的心情,走出了家门。……走在路上,随着道路的不断延伸,看着两旁的行道树,南宫焰来了兴致:“樱花树吗

  • 霸总儿子是天师第一章在线阅读

    昏暗的小巷里,叶宸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而他的面前站着一群穿着黑西装的大汉。“藏了这么多年,你这演技不错啊。”为首之人鄙夷的一脚踩在叶宸的手上。“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叶宸咬着牙问。“反正你也快死了,告诉你也无妨,出来吧。”暗处走出来一个少年。“居然是你。”那个少年没有说话,为首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 不称职的魔法师小渔村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启英俊实在装不下了,更何况已经快被尿给憋炸了。启英俊伸展了下身子,阿尔法立刻上来,身体委屈,右手掌伸直贴在左胸上方。王子,您醒了,木木尔去找食物了,阿蒙在外面警戒,我去准备水来给您洗漱。“好,去吧。”启英俊下意识了回复了一声,却惊讶的差点叫出来。阿尔法退后两步,转身出去了。留下一

  • 问心红尘行金氏的意图

    方青罗声音有些沮丧,“还凑合吧。”她声音小的好像猫叫,金氏心里更加不屑,上次听说方青罗还敢叫身边的乳娘和丫鬟打人了,她以为方青罗长了胆子,如此看来,只是方青罗身边下人们长了胆子而已。“这出痘可不是一般的危险,妹妹是福大命大,以后一定有后福。”金氏笑的格外温和,这样的话从她嘴里说出也不觉得如何的八面玲

  • 穿成豪门的我该怎么办?之第九章(9)

    陈等等早就在历柯和柳静晶面前念叨过梁庚塬了。她刚发了那张截屏,柳静晶就回她:“等等,别傻了。”“咋。”“你看看人家,连句中秋快乐都懒得打直接打同乐,还不清楚吗?”陈等等看着这条消息嘟了嘟嘴:“哎呀够了啦!至少回了不是嘛。”柳静晶也不再说什么,这种事情说了没用,还是得自己看清楚自己想的通。历柯也出来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