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别偷偷摸我龙角!之第六章(6)

作者:一点钦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掌灯时分,大炕上撤了洋漆小几,苏芩卧在炕上,解开小衣,露出一截纤细盈腰。腰窝上方是今日新撞出来的一块青紫。

红拂跪坐在炕旁,手里拿着药酒,满眼心疼。

苏芩的肌肤细洁如瓷,别的丰姿尚堪堪能形容的出,独那身子肌肤,白到尽头去处,竟没有一件东西能比得。雪有其白而无腻,粉有其腻而无光。也正因为如此,那块青紫就显得格外明显。

“咱们姑娘,何时吃过这等苦。”红拂一边替苏芩擦药,一边抽抽噎噎的掉眼泪珠子。

苏芩叹息一声,歪着脑袋趴在新制的各色梅花瓣装的玉色夹纱半旧枕上,一把青丝拖于枕畔,侧眸时眼睫慢垂,鸦羽色的睫毛小扇子似得搭拢下来,在眼底落下一层萧疏暗影。柳腰莲脸,妩媚清冷。

木桌上点一盏豆灯,晕黄灯色照开一角,绿芜正临窗做着针活。这些衣衫做好了卖出去,也能攒下不少银钱。

“绿芜,天暗了,明日再做,小心伤了眼睛。”苏芩耷着眼皮,娇软声音渐迷糊。

红拂上前,轻手轻脚的替人盖上被褥。户牖处,厚毡拱起,钻进一个小人来。

苏蒲抱着怀里的布老虎,扎着两个冲天小揪揪,迈着小短腿颠颠的奔过来,小脸红扑扑的显然是被外头的冷风吹的不轻。

“四姐儿。”红拂一把捉住就要往炕上扑的苏蒲,先替她暖了手脚,然后又褪了外头半潮湿的袄子,这才将人放上炕。

苏蒲熟门熟路的钻进苏芩怀里,暖暖的睡过去。

绿芜结束了手里活计,与红拂熄了灯,掀开厚毡出去。

翌日,苏芩一觉睡醒,后腰处依旧有些钝痛,鼻息间满是浓郁的药酒味。她有些受不住,替苏蒲掖了被角后,披衣起身,穿上厚底棉鞋,径直进了小厨房。

厨房里,红拂与绿芜早早起身,见苏芩来了,面露诧异,赶紧帮人端着沐盆、热水等物回屋洗漱。

苏芩惯是个懒散性子,尤其是在冬日里,能赖便赖,何时起的这般早过。因此,不怪红拂和绿芜惊讶。

红拂与绿芜端来的洗漱用物不多,只兑匀了的温水,和一方干净巾帕,那些胭脂膏子、香皂等物,皆已用不起。

红拂见状,又暗自抹泪。若是往常,她家姑娘洗漱,偏得十几个小丫鬟伺候着,哪里会这般粗糙草率。

瞧见红拂的模样,苏芩免不得又要安慰几句,然后哄着人去取早膳。

红拂与绿芜原本是苏芩身边的大丫鬟,平日里也不过做些端茶倒水的小事。现下那些提水洗衣、铺被叠衣、打扫屋子的事都落到两人身上,苏芩瞧在眼里,也是有些心疼。

今日天色依旧不是大好,雪要落不落的零星飘着。屋檐廊下,满目银霜素裹,今年的冬日冷的出奇。

洗漱完,苏芩见苏蒲还未醒,便先用了早点。

小厨房烧的是粥,里头加了些肉糜,吃上去味道尚可。

“姑娘,不好了,二夫人和二姐儿出事了……”红拂急匆匆的掀开厚毡进来,连气都没喘匀,就急赤白脸的撞到木桌,震的桌碗一荡。

“慢点,慢慢说。”苏芩稳住桌子,瞧一眼尚睡着的苏蒲。半夜炕火停了,小东西睡的冷了就往自己怀里钻。苏芩今早上给她换了个大铜手炉,这会子正搂着睡得香甜。

红拂生咽着干涩的喉咙,硬喘下一口气。“今早上门房听到有人来敲门,便从角门出去瞧了瞧。没曾想,二夫人和二姐儿被两个身强体壮的婆子拖在板车上,就这么扔在了府门口。”

“什么!现下人呢?”苏芩霍然站起来。

“李嬷嬷帮着抬进院子里去了。”

……

当苏芩赶到时,顾氏已经没了声息,人都冻僵了。二姐儿苏霁琴歪在炕上,俯面哭着,却没听到一点子声音。

“二姐姐,这是怎么了?”苏芩是头一个进来的正经主子,屋子里头只李嬷嬷和苏霁琴两人,还有一具躺在炕上的顾氏尸首。

李嬷嬷穿着褂子,手足无措的站在炕旁,见苏芩来了,立时便迎上去,故作亲密道:“三姐儿呀,这大冷的天,怎么都没多穿些?”说到这里,李嬷嬷瞪一眼苏芩身后的红拂和绿芜,冷声道:“丫鬟不知轻重,冻坏了三姐儿,当心我打你们板子。”

先前顾氏要分家,带走了一小半奴仆,李嬷嬷跟着一道去了。如今顾氏落难,李嬷嬷便又腆着脸贴回来。苏芩自然没理,她看了一眼顾氏,见人面青唇紫的,已无声息,当即便不敢再看,只面色苍白的转向苏霁琴。

“二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霁琴只顾趴着哭,没半点声响。

李嬷嬷上前,耷着一张脸。“三姐儿,别问了,哑了。”

“什么?”苏芩抬眸,蛾眉蹙起,露出一张桃夭柳媚的脸来。

李嬷嬷一愣,心中暗忖,这才几日,人怎么愈发标致了?

今日的苏芩上身穿一件白绫袄儿,下头一条挑线蓝织金裙,外面套一件青素绞披袄,脚上是一双老旧的厚底棉鞋,虽不好看,但胜在暖和。脸上未施粉黛,只松松挽着一斜髻,却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眉梢眼角流转间,波光潋滟,尤胜月华。

轻咳一声,李嬷嬷道:“二夫人去二老爷那处闹,跟那怀了孕的外室起了争执,二夫人伸手将人推了一把,奴婢远瞧见,像是见了血。二老爷正巧从屋里头出来,一气之下就将二夫人从阁楼上推了下去,”说到这处,李嬷嬷装模作样叹息一声,“本尚留着一口气,只这一路抬回来,外头天寒地冻的,那口气早咽下去了。”

“那二姐姐是怎么回事?”苏芩的蛾眉蹙的更深。她往前走两步,李嬷嬷盯着人瞧。苏芩身段娇媚,行走时分花拂柳的模样,就似在刻意勾引。无怪乎那些男子瞧见人,便连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李嬷嬷挺挺站着,偏了偏头,双手叠在腹前,压下唇角,眸中有些嫌恶,面上却不显,只道:“二姐儿当时就站在阁楼下头,看到二老爷硬生生的将二夫人从阁楼上推下来,当时叫了一声就晕过去了。这会子才刚刚醒过来,可不知怎么,连话都不会讲了,哑了。”

苏芩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苏霁琴扶起来,软着声音道:“二姐姐?”苏芩的嗓子本就绵软娇嫩,这会子刻意放柔后,勾着尾音,柔腻腻的就跟绞在锅里的饴糖似得。

苏霁琴的性子与顾氏和苏攒皆不同。她自小沉默寡言,性子柔顺安静,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与娇气成性的苏芩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正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因此,苏芩这个娇气包,最是受宠。

在苏芩看来,苏霁琴养成这样的性子,跟顾氏那强硬的性格分不开。顾氏性子太硬,苏霁琴便只能软些,软成了习惯,就成如今这副模样了。

……

顾氏去了,这事可大可小,苏芩拿不准主意,只得让人去请了秦氏来。

秦氏先派人去了顾府,顾府闭门不见,只当没这个女儿。她又派人去寻了苏攒。苏攒住在外室那处,那外室被顾氏害的落了孩子,这会子苏攒正恨的牙痒痒,听人死了,竟在门前挂了两盏红灯笼。

顾氏的丧事,还是秦氏一手操办的。

顾氏生前虽不是个好相与的,但人既去了,哪里还有什么好计较的。顾府并无人来吊唁,苏攒也不见踪影,只大姐儿苏霁薇派丫鬟封了银子来,人却没露面。

秦氏拿着手里的银子,叹道:“还是做女儿的良心些。”

苏霁薇如今也是举步维艰,能顶着尚书府的压力派人来,想必已是极限。

接连两场丧事,将苏府仅有的一些底子都掏空了。苏芩盘腿坐在炕上,十指素手被冻的通红,她搓了搓手,哈气,继续数荷包里剩下的一点碎银子。

大概,还能再撑半个月。只是老太太那处要用汤药煨着,二姐姐那里也不大好,母亲近日身子劳累,也要好好补补……

苏芩苦恼的撑着额头靠在洋漆小几上,四处环顾屋内。

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能当的东西也都当了,根本就没其余银钱能挤出来。

苏芩细想片刻,从身后的玉色夹纱半旧枕内掏出一封信。这是祖父留给她的,上次苏芩没来得及看。

小心翼翼的拆开信,苏芩就着槅扇处透进来的一点光,眯眼细看。

信里详细写了很多东西,都是一些苏芩看不懂的国家大事。后头还有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苏芩不懂是什么意思,翻来覆去念了好几遍都不解其意。但她直觉知道,这封信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三姐儿,三姐儿,不好了……”红拂咋咋呼呼的掀开厚毡进来,卷进一阵溯风。

苏芩快速将信纸塞进怀里,然后抬眸道:“怎么了?”

“二老爷要将二姐儿卖进春风如意楼。”

延伸阅读

秀彩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npqp.shtml
秀彩工艺品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持产品质量,产品远销国内外,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昊邦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nbbk.shtml
昊邦皂碟2003年开始从事塑胶、五金等行业的开发设计及生产销售,在塑胶五金行业拥有丰

宠护宝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ggdz.shtml

崇古斋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b7yh.shtml
翡翠投资翡翠收藏翡翠投资价值

剑桥雅思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axj4.shtml
课程体系BasicEnglishLevel1适合英语少基础的学员精讲发音;词性(名词

彩蝶谷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xnom.shtml
彩蝶谷化妆品专门从事泰国商品的经营,已经有八年的经营历史,我们支持每一件商品均来自泰

缔达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x8yx.shtml
缔达床上用品位于江苏省南通市海门三星镇叠石桥物流园东米处,我厂从事高星级酒店客房布草

微步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yneo.shtml
成立于2001年的深圳市微步电子有限公司是国内的主板、笔记本设计开发公司。更是基于芯

尧顺黑蜂蜂蜜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dsqm.shtml
福建尧顺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农业综合开发,农产品高新技术的研发、推广、销售与一

纤皙化妆品加盟  http://www.isabellaradcliffe.com/3f9.shtml
纤皙化妆品本着互利共赢、携手并肩、共创辉煌的企业理念和“以诚为本、客户至上”的经营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檀传说之更:哥哥就是用来欺负的(求收藏)

    身为一个穿越加重生者,王东当然知道98年国家扶持房地产的政策。如果有条件的话,他当然也想要掺和一脚。但是……很显然,目前来说他并不具备这个条件。虽然说,三百万在97年算的上一笔相当可观的巨款,不过,要是拿这笔钱投入房市的话,很显然,这三百万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不过……想到了前世中,无意间看到的某起经

  • 我当天诺的那些日子之朱梓萱(6)

    第二天上午,朱允文打了两套拳,又洗了个澡。这才神清气爽的向着太孙府后花园当中的小阁楼走去。这座阁楼小巧精致,整体都是用从南方花重金运来的金丝楠木建造。即使是朱允文身为皇太孙,又私下里资产颇丰,当初也是因为这座阁楼而心疼了很久。金丝楠木,木质极为坚硬,非常耐腐蚀,而且长期是用对人的身体有好处,所以一旦

  • 摄政王图谋不轨(重生)之有钱浪一波

    每次买到新东西,都喜欢来到杨轩前说两句,就是想看着杨轩羡慕忌妒恨的眼神。而且之前因为一点事,两人产生了比较大的矛盾,所以两人在宿舍里都相互不说话的。“没有,只是我兼职的经理请我吃的,吃不完带回来的。”宿舍里有六人,除了周三顺外,其他人家里也不算有钱,所以平日与杨轩的关系还算好。“原来是别人吃剩的呀,

  • 恶魔要一辈子缠着天使之第四章

    所以在前面几位练习生表现过后,苏砚的压力是最大的。无论是舞蹈,乐器,rap,唱歌等等,他都要比其他几位的成绩好才行,哪怕就是打平手都没有胜出的把握。苏砚起身,揉了揉有些酸麻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导师席位上的裴琰,心口噗通噗通跳的格外厉害。他迈步走上舞台,面对着测评室内,与测评室外将近好几百号人

  • 量子公司在线阅读第8节

    “卡尔哥哥,快点呀!”尤莉雅兴奋的在跑在前面,她最喜欢出来玩了,在王宫待得久了就喜欢缠着卡尔带她出去。卡尔跟在后面看着她孩子般的在风中奔跑着,就像一个风之精灵一般可爱:“尤莉雅,你慢点!”“我才没这么笨呢!你抓不到我,你抓不到我,哈哈!”“哼,看我抓不抓得到你?”卡尔说着向尤莉雅跑过去。“哎!”尤莉

  • 夏语在线阅读第5章

    这时,ipad又是一阵奇怪的小丑笑声。已经有过一次经验,阿粲很熟练的点开对话框。【天真的节操由我来守护22:34:33我想要小哥亲我一口!】阿粲:…………她发了几个微笑的表情过去。【天真的节操由我来守护22:35:09天哪!客服竟然回复我了!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当然不可以啦

  • 六月和未安好在线阅读第四节

    月牙被这突发的状况惊得说不出话,张着嘴怔在一边,半晌才缓过神,脸涨的通红,指着那人呵斥道,“登、登徒子!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你怎敢这样对我家小姐,!还…还不快放手!”“登徒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号,好生厉害。”那人低头浅笑道,“姑娘身上有梅花的香气,想必一路踏梅而来吧,好一个梅中仙。让我猜猜是谁家藏在闺

  • 侯门艳妾(重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乌侍郎坐在一边不自觉的的抽搐抖动着身体,就好像羊癫疯一样。“你没事吧?”嘉乐关心的问道。“没事,我出去透透气。”乌侍郎茫然无措的回了一句就跑去了客厅中。有关阴在,嘉乐也不好意思在青青面前装病,煮好了莲子心就和关阴一起去了客厅。“小哥,我想请教你一下,如果不小心被僵尸刺到会怎么样?”乌侍郎贱贱的跑到嘉

  • 倒红鸾第五章

    原以为不会依着诗阳胡闹的柳丞相竟然一口答应了?!容回只感觉自己在助纣为虐。可三个人已经进了那莺莺燕燕的沉香楼,诗阳更是借着这个机会要了一坛醉三秋。兴许他的意图起初就不是女人,而是那坛酒。容回早该猜到的,这小王爷自从儿时和自己认识,就没有和谁家小姐丫鬟的有过闲言碎语。现在更是一个家眷也没有。平日里能近

  • 地下城之念气成皇之穿越和收养(3)

    帝都的消防队带着消防机器人迅速的来到郊外灭火,跟随他们而来的还有一名专业负责帝都郊外野生植物研究的工作人员。火很快就被水浇灭,清理现场的消防员和机器人却在巨树旁发现了一片真空地带。一名少年静静的躺在真空地带中央,乌黑的头发和俊秀的面孔告诉了在场的人他是一名地球人,而且是一名非常受宇宙各个帝国欢迎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