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气复苏这个人族我罩的!第五章

作者:机械男孩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5章

林双端着个大碗站在自己身后,这一头荧光绿的头发真是看得太让人犯愁了,赵星禾秉承着老家长的心也很想让林双把头发给染回去。

伤发啊孩子!以后你会秃的!

看到是赵星禾还愣了下,转瞬就硬气起来,“看什么看!边上点!”

哟,这小孩还怼上了。

打饭的阿姨在里面虽说:“你俩是谁要,这可是最后一份红烧牛肉码子了啊。”

“我要。”

“我要!”

赵星禾和林双同时开口,又同时盯着对方看。汤映在旁边瑟缩了下,小声对赵星禾说:“算了吧星禾……她肯定是刚给司燃月买的,别惹她们。”

林双一下就把碗排在领餐口,“起开。”

要是态度好还成,看她这样赵星禾也觉得不耐烦,自己碗里这米粉一直没舀汤等会儿都要坨成一团了。

“给谁买的?”赵星禾瞥了林双一眼,一点也把人放在眼里,直接把自己到底碗也堆到领餐口。

食堂阿姨:“……”你们玩儿呢?

林双被那双眼睛看着,本来是打算开口要骂人的,不知道为什么一转过头看到找星河那张脸话就都堵在嗓子里了,最后还老老实实回答说:“我帮我们老大打的。”

林双觉得自己可能是脑抽了,怎么可以回到这个新同学给的问题,这是背叛,□□*的背叛。

“司燃月人呢?”口味也和自己挺像的,赵星禾在心里琢磨了下,趁着林双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将自己的碗往前一推,露出甜甜的笑容,“阿姨,麻烦您了。”

食堂阿姨被这么漂亮又讲礼貌的小姑娘笑容一晃,连勺子都不颠了,满满当当的给赵星禾盖满了一碗的肉。

林双:“……”

要是老大知道自己没给她把码子打好,自己可能命不久矣。都怪这个嚣张的赵星禾!不知好歹就算了,居然还要抢这一份红烧牛肉。

谁不知道老大早上就爱吃这一口,只剩下最后一份的时候都是默认是司燃月的。

“要你管!”林双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让自己清醒清醒,“你就等着吧,我们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她端着个空碗努力装的很凶的样子真的很搞笑,让赵星禾有想往她碗里丢几块硬币的冲动。汤映在边上看的目瞪口呆,毕竟之前校霸的跟班其实也是小校霸了,根本就没有人敢这么在她们面前说话的。

赵星禾那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像极了曾经想要挑战司燃月而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前校霸,这让汤映对自己新朋友之后的处境感受到了浓浓的担忧。

赵星禾刚想抓着林双问问司燃月到底去哪里了,但是林双就跟猴儿似的,捧着碗就就气冲冲的走了,看着就和吃了什么大亏一样。

赵星禾眼疾手快把林双拽着衣领子拿回来,想了想又从自己碗里扒了一半的红烧牛肉放在林双端着的碗里:“不用谢。

林双:“???”

虽说自己也没做好突然有个女儿的准备,但是一看到司燃月那张脸,因为太有司予的影子了。陌生是陌生,但又因为血缘的关系有莫名的熟悉。

就比如现在,她居然在担心着崽子要是倔得很不吃早餐怎么办。

她呼噜噜的嗦粉,汤映坐在她身边欲言又止。

“怎么了?”赵星禾问。

“你真的不怕被找麻烦吗?”汤映的眼睛里全是担心。

“没事,她还没拿能耐。”赵星禾当年横行霸道的时候,这小崽子可还不知道在哪没投胎呢。

汤映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自己的新朋友不会有事,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星禾你复习了吗?”

赵星禾嘬了一大口汤,不在意道:“嗯?”

“测验呀。”汤映耐心的给赵星禾解释,“我们每个学期开学后的第一个上午都是摸底考试,好让班主任知道每个学生的情况。”

赵星禾一口汤当即几句喷了出来,“卧槽?”

赵星禾长的就像是那种从不会说脏话的优雅大小姐,汤映觉得这一幕有些冲击力,边递纸巾边说:“星禾你以前成绩应该不错吧?这种测验没什么的,题目很简单,能进我们一班还有什么怕的呀?”

说完之后汤映又补充一句:“当然了,司燃月那种关系户除外……”

赵星禾幽幽道:“我也是关系户,是从五中转过来的。”

说来惭愧,就她那个成绩,从小到大就是个关系户。看来司燃月和自己一样。凤城五中的教学资源优异,生源一直很好,但是招收很多都是那种因为分数不达标但是要读高中的……关系户们。

通俗点讲,五中就是一所给纨绔子弟们读书的贵族学校,缺点就是玩乐的太多,成绩普遍不好,考个六十分都能欢呼雀跃的那种。

高中的知识赵星禾早就忘光了,当年也没怎么学来着,那还想到现在还要准备考试?

汤映停顿了几秒后才挣扎着说:“要不……我给你抄?”

赵星禾:“一百分你能考多少分?”

“不多。”汤映痛苦道,“就八十分左右。”

“那不行,我不抄你的。”赵星禾难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你成绩太好了,一看就是我抄的,有没有那种常常考倒数的给我抄抄?”

汤映:“……??”

***

林双在找到司燃月的时候,端着碗的手都战战兢兢的。在科教楼中心三栋的天台,是她们惯有的小基地。这里六楼的教室是分给高三回校的艺术生的,比教学楼安静,空间大又隐蔽。

顶着爆炸头的司燃月自己在地上坐着,也不知道想着什么,看着那蓬松的头发的背影,一点都感觉不到悲伤。

林双过去的时候见司燃月也不知道盯着哪里在出神,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给司燃月打的早餐送过去:“老大,吃粉了。”

为了交差,林双还是把粉给打上了,接着用了干净的的筷子把赵星禾给的那些码子均匀的铺在了上面,视觉上看上去多一点。

好在司燃月似乎没发觉有什么不对,接过碗就开始吃起来,等一碗粉都快见底了她才缓缓的开口:“林双,我问你件事。”

卧槽,难不成是发现其实今天的粉不一样了吗!林双一下心都到了嗓子眼:“老大你说。”

司燃月眼中出现了一丝为难,最后跟下定决心似的问:“你觉得我和她们长得像吗?”

“啊?”林双都没听懂,脑子都转不过来,“谁啊?”

司燃月咬牙切齿道:“猪吗你!就那俩新生。”

“哦哦哦,你说赵星禾和司予。”林双恍然大悟,司燃月立马条件性反射说,“别说他们的名字!”

林双觉得老大肯定是因为听到她们的名字心烦,马上点头会意,“好好好我不说,不过老大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啊?”

司燃月冷声:“让你回答就回答,怎么这么磨磨唧唧?”

林双抖了抖,老大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觉得不像啊……”林双才刚这么一说,司燃月那凌厉的眼神立马就看了过来,林双立马改口,“还是有像的地方的!老大你们都长得很好看,毕竟好看的人都美的相似。”

司燃月差点没把这碗给扣在林双的头上,自己问的和她答的完全两码事,她忍了忍又问:“就是那种,五官没有像?”

林双有点不明白司燃月的意思了,“老大你在说什么呢?”

司燃月看她那样就知道林双是真觉得不像,一瞬间对自己的眼睛产生了怀疑。难不成是因为名字的原因所以自己才会越觉得像?

她已经在这想了一个早自习了,无解。

司燃月随意的将最后一块牛肉放进自己嘴里,嚼了几下皱了眉头:“怎么感觉今天的牛肉比以前少?”

林双本来还以为司燃月给忘记了,结果又突然提起来,顿时就支支吾吾起来:“没,没有吧。”

“老实点说!”司燃月一听就有猫腻,那个气势一上来,林双顿时就蹲下来抱住司燃月的大腿开始嚎叫,“老大我错了,你饶了我吧也不全是我的错,都是那个该死的赵星禾!是她不识好歹的把最后一份红烧牛肉打走了。”

司燃月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已经吃干净的碗底,“这份哪来的?”

林双冒着被敲脑门的危险,缩着脖子道:“从,从赵星禾的碗里匀出来的……”

司燃月:“???”

***

赵星禾回到教室的时候又接收了一次注目礼,后排的小毛孩儿本来都在打闹,等她进来的时候动作全都停顿了一秒,但是赵星禾边上的位置空着,司燃月没来,那个绿毛小丫头也不在。

司予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手上拿着一支笔,看上去还真像准备考试那么回事。

果然司予就是司予,不管到哪里都适应的这么好。不像自己,现在还感觉就是来玩的。赵星禾走到司予前面的座位上坐下,手撑在司予的桌面上,“崽不见了。”

她又想起来问:“你吃早餐了吗?”

司予点头。

此时的赵星禾才十六岁的样貌,眼眸清澈通透,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用这样天真又不谙世事的眼神说出崽这么充满母爱的词汇时,难免有点令人忍俊不禁。司予一向平静无波的眼里也柔和了几分,从自己的书桌里拿出一个文具袋递给赵星禾,“这个给你。”

赵星禾都不知道司予什么时候给自己买的,早上走的着急,书包里就装了书,笔自己忘备了,早上看司燃月座位上也什么都没有,赵星禾就没想到这一层。

“我正和你说别的,崽不见了。”赵星禾把文具袋接过来,里面啥都有,“等会儿要摸底考试。”

赵星禾眼巴巴地望着司予,司予立马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就给否了:“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赵星禾那叫一个着急,上半身往前倾倒,一下子凑得太近了,赵星禾的睫毛又长,卷翘睫毛尖儿都差点碰上司予的下嘴唇。

即使没碰上,那种细微的麻就像是触电似的,从上漫到下。

始作俑者却还一无所知,水润的唇无意识的微张着,司予顿了顿才垂眸,语气里出现一丝妥协:“我不可能隔这么远给你扔纸条。”

赵星禾曾经的考试里自己从来不写,都是抄别人的答案,主要是一题都不会。后来有一回是司予给她扔的答案,赵星禾想着学神啊!是学神给自己扔答案!自己岂不是要考满分?

赵星禾那会儿嘚瑟的不行,给自己一众小弟都说考试的时候等着姐带着你们考满分啊。一揭开纸条傻眼了,司予的纸条上除去了能让赵星禾考到及格分数线的答案,别的大题写满了解题步骤,但是最后的结果没写。

后面还送了一句话:【这题很难,你现在的水平不应该写对。】

仿佛在考场上现场为大家讲题,顺便问:“懂了吗?”

赵星禾继续磨司予:“就六十分足够了,总不能在崽的面前考太差吧?”

司予瞥她一眼:“在小孩面前应该诚实。”

赵星禾还想说点什么,司燃月气势汹汹带着林双从前门冲了进来,人未到头发先到,赵星禾的余光里一看到那个爆炸头就知道是司燃月来了,神情顿时正经起来:“你来的正好。”

司燃月沉浸在自己居然吃了赵星禾吃剩下的红烧牛肉的悲愤中,却在眼神和座位上冷冷的望着自己的司予相接的一刹那步伐都变慢了,但是开口的语气还是很凶:“你是不是活腻了?”

林双在边上点头,没错!这才是自己的老大!就是这感觉。

她这话一出来司予的眼神就更冷了,分明是个坐着的,只是一抬眸看向司燃月的时候气势却明显更胜一筹。

因为司予答应了考试的时候给自己传纸条,所以赵星禾现在心情很好,即使司燃月口出狂言她现在也不想计较,仍旧好言好语道:“我没活腻,你要是再惹我你就活腻了。”

没大没小,要是没有她和司予能有这崽子?等会儿从源头上给你摁灭,这真叫司燃月活腻了。

赵星禾的语气轻缓,唇角也是往上弯着的,摆明了只是开个玩笑。但司燃月现在本来心情就不爽,听到赵星禾居然还把自己的话反驳出来,那句脏话最终还是没忍住蹦了出来。

但是对着赵星禾这张脸她又骂不出来,只能别过脸去硬邦邦地吐出凶巴巴的两个字:“妈的。”

骂脏话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面对面的,像司燃月这样也不知道是在骂谁,但是这两个字又已经讲出来了,赵星禾无语的看着她:“智障。”

你真是我的崽吗?

司燃月:“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智障。”反正是自己的小孩,吐槽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赵星禾用可惜的眼神看着司燃月,“是妈的智障。”

司燃月:“……你又骂我??”

延伸阅读

我能看到过去未来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sbwjd.cn/xnyk.shtml
如果不是他在沉眠之前,以大玄妙手段限定了自己苏醒的时间,就凭王重阳几人,又岂能惊醒他

大清闺秀在九零年之坏了好事  http://www.sbwjd.cn/a7n0.shtml
“石大夫,我媳妇她......”络腮胡面有难色地问道。那中年妇女去了得有个十分钟八分

我用双手改变潜规则临阵反戈  http://www.sbwjd.cn/atb.shtml
“飞絮影步,确实不错,你这般年纪就能如此熟练也算是天赋异禀,可你眼高于顶,至今未输过

梦夜白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sbwjd.cn/df3n.shtml
面前的张佳欣脸色明显便的不好:“靠,你骂谁啊?”。温颜无邪的一笑打算开口,却听到后面

带着百物穿聊斋[综]我们不是败给现实而是败给爱情本身  http://www.sbwjd.cn/ybdn.shtml
2025年。十几平米的出租房内充满了烟酒的气息。“我们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氤氲中有一

洋糖块儿哗啦响之第七章  http://www.sbwjd.cn/6dsz.shtml
临近下课,裴然合上课本,从兜里拿出口罩戴上。“你又提前走?”舍友问他。裴然点点头。舍

对头他每天都在撩我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sbwjd.cn/glt2.shtml
三年前,N市一中,高二(1)班的晚自习课上。偌大的教室里,一颗颗黑悠悠的脑袋,都在埋

灵异片演员app[无限]第四章  http://www.sbwjd.cn/ylvc.shtml
魏无羡与江澄下山除水祟,江厌离知道他们的修为,并不担心,过了几日果然安全返回,只是没

不讲道理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bwjd.cn/sg0b.shtml
萧雄右腿画了一个半圆,郑重的盯着众人,伸手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哈!!”怒吼了一声,这

荒野王座之差点连自己都骗了  http://www.sbwjd.cn/dez6.shtml
“我也是后来才想到的。”莫根的表情很是无奈。绿篱是他们队伍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但她却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戟在线阅读第五节

    “哼,小爷我要变成苏浩天,想办法转走苏氏集团的财产!”想到这里,杨乐说道:“系统系统,我要变成龙城苏氏集团的董事长苏浩天!”“嘀嘀,抱歉主人,由于你消耗完了系统自带的能量点,所以暂时不能变化!”“能量点是什么鬼?”杨乐问道。“能量点相当于手机消耗的电,相当于汽车消耗的汽油,没有能量点,系统就无法变化

  • 大师兄说之力战水族(5)

    摩揭的住处并不难找,水族首都的民居建筑以平房为主,最为显著的自然是敖广居住的水晶宫,其次就是太子府。找太子府甚至根本不需要问路,海底没有雾霾,只要凭肉眼往高处看,就一目了然。气冲冲的悟空就向着太子府的方向纵跃而去,不但引来各水族居民的惊愕目光,更有种族各异的警察慌张驾车追来。看悟空凶神恶煞的样子,警

  • 我用美貌回应一切质疑[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哈哈哈?是吗?那就请看看你城墙上的远程能不能够起到作用。”话音落脚,姜黎立刻大声喝道:“远程,射击。”下一刻,红叶城两边山上一浪接着一浪的箭雨猛然出现,洛颜大吃一惊:“什么?怎么会这样?这些远程哪里来的?”“啊——。”“啊——。”.....“叮——,恭喜宿主获得军魂点数10点。”“叮——,恭喜宿主

  • 万界之头号玩家第1章在线阅读

    京都古玩街,除了有店铺之外,在角落也有着一些地摊,与集市无异,却没有集市那般吆喝声,宁静的环境都容易使人们全身心的投入到古玩上。周顶,京都大学考古系的学生,对着古玩有着毒辣的眼光,并且熟知各种古文字,这也使他在古玩街有的了一点小名声。假日的时候,周顶和往常一样,会去古玩街逛逛,顺便看看有什么好货没。

  • 西游:打造花果山基地感染失败?!

    勾着上扬的嘴角,脸上挂着一丝痛快的笑意,这一天对陆写灵来说必定是最畅快的一天。街道上不时有警车驶过,刺耳的警笛声让陆写灵每一次听到时都感觉头皮一麻。虽然是杨沁芸动手杀了那两个人渣,但是归根结底,这也是在自己的指挥下的结果。换言之,归根结底,杀了他们的就是自己。但,陆写灵并不后悔。陆写灵感谢杨沁芸,感

  • 玄幻之老子是系统开局打脸

    第一章我回敬给你的是这杯洪水还是这只拳头呢?顾枋珩意识刚刚回笼,连接这个身体的一瞬间便感受到从脚底蔓延开来的寒气与各处关节肿胀的酸痛,前胸也被不明液体浸湿,甜腻的口感在唇边扩散,他不耐地皱了皱眉,睁开眼后才发现视线被染成血红色。?????所以这是重伤了嘛?顾枋珩垂头,不善地想。顾枋珩一边感叹这届穿越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在线阅读第八章

    宁随靠墙站在楼道口,来来往往的学生上楼下楼,只有他踩着一阶楼梯在看手机。司越的微信名就叫S,头像是一个摆在窗前的画架,上面有一副明亮的浅蓝绿色调的画,从画面右边的大片空白来看,似乎是半成品。宁随无比庆幸司越没带手机,还没看见他的微信。他赶紧点开个人信息,把头像那只踩在滑板上的嚣张无比的鸡换成一片空白

  • 女N的我仿佛开了挂(穿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叶时秋杀气腾腾地冲上五层,与那人迎面对上,她还没来得及看清面孔,便与其打了起来。刀光剑影,在空旷的房间里四处闪烁,云剑山的重明剑法可不是浪得虚名,练到第九重几乎无人能敌,叶时秋即将突破第九重,一般来说很难再遇敌手。但是此人的功法叶时秋有些摸不透,杀伤力极强,修为明明在她之上,但叶时秋却感觉对方有种力

  • 皇后如此多娇在线阅读论剑大会四

    临仙台的其他四人都看向容回腿上的小包子,傅浩然和岳商亭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陶烨和傅冰兰一脸诧异。傅冰兰弯下腰对那抱着容回不放的孩童道:“你这小包子,怎么见了谁都喊爹,我二师兄都还没成亲呢!”祁言朝傅冰兰道:“可他就是我爹爹。”容回把腿上的小包子抱了起来,祁言道:“爹爹,你说好每天要来看我的,怎么不来

  • 时域真界在线阅读第三节

    003仆射王氏寒暄了片刻,不知不觉便到了午时,谢妩姜提议一同去夫人院里用膳,秋姜痛快地应了下来。谢妩姜反而有些意外了。以往,这个三妹最惧怕的就是自己母亲。虽然不见得知晓母亲背地里的那些手段,但是母亲在她面前向来是威严高贵的。谢秀娥怯声道:“七娘身体不适,不便叨扰了。”谢妩姜柔声道:“那你早些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