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绝地求生之大魔王惊梦

作者:熊喵泰日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回家的第二天,沈如玉还是没能睡好。

又是怪梦连连的漫长夜晚,又是许多前世的琐碎旧事,只是这次全都围绕着同一个男人。

……想是白天被那疯子吓的不轻,才会梦里都是他的影子。

将军府的夜,烛光灯影飘飘渺渺,说不出的暧昧……

说不出的诡异。

将军的床是特意寻了能工巧匠制作的,格外宽敞,空间很大,除了床铺能睡人,床头、床尾和靠墙的一侧,都有一排格子柜,每一格都放了一座烛台。

都说熄了灯好办事,阿南和别人是反着来的,非得把所有的蜡烛点上,床帐里明亮得宛如白昼,他才算称心如意了。

那一个个叫人脸红心跳的晚上,他的眼底是凉薄的霜雪之色,他的容颜总带着若有似无的嘲讽,可他的身体、他的手、他的唇舌……却是火一般的炙热。

她习惯了黑灯瞎火的欢好,不习惯明亮的灯火,和毫无遮掩的对视。

他非得点灯,她只能紧闭着眼。

这引起了他极大的不满。

那人阴冷的声音总是不厌其烦的重复……

“看着我。”

“不准闭眼。”

“沈如玉,我叫你看清楚我是谁!”

起初,她也是会讨饶的。

“阿南——”

话音戛然而止,他冰凉的目光扫下来,她想起来了,他不让她叫他阿南,也不喜她叫他将军,那么……就是。

“夫君。”

“你……你慢点……轻点!烛油掉下来了——”

那人勾唇笑了笑,语气总带着点讽刺:“我在你身上,先烧着我,你怕什么?”

“万一……万一起火……”

“那也是我先死。”

……

后来,她也懒得劝他了,反正那些固定住的烛台十分牢靠,从没出过差错。

反正……他就是嘴上不饶人,还喜欢干些奇奇怪怪的事,行为上……可以称得上温柔。

画面渐渐淡去。

眼前重又浮现景象,却是在将军的书房外。

忘记了为什么去找他,只记得她正要敲门,忽然听见有交谈声。

两扇雕花门半掩,里面的情景隐约可见。

“英国公府的那位小姐,我见过,性情温婉,知书识礼。”

“阿南,她的祖父是英国公。”

“你到底在想什么?……还是放不下吗?”

说话的人是将军的知己好友,与他有过命的交情。

“放不下?”将军缓缓重复一遍,唇角挑起嘲弄的弧度,淡声道:“弃我去者,不可留。”

“……你不还是留下了?”

将军看了他一眼,手一抬,有个小小的东西飞了过去。

对方接住,看了看,神色有点古怪:“……你收集这么多头发干什么?这都是谁的头发?”

“沈如玉。”

“……”

“我既能舍得割下她的头发,自然对她毫无不舍之情。”

“……”

沈如玉不知该作何想法。

只是觉得……用来装头发的小荷包十分眼熟,像极了某人逼着她绣了送给他的那一只。

梦境一晃,又到了花厅外。

那天府里来了客人,阿南听下人来报时,眉心拢起一条线,神色间满是不耐烦。

她不知道来的客人是谁,但立刻就明白了客人的来意。

太子即位后……不,也许早在太子即位前,前来将军府说媒的人就络绎不绝,不是差点,而是真的踏破了将军府的门槛,这事传了出去,轰动一时,成了帝都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

这也难怪。

将军不仅年少有为,而且非同一般的俊美,那样出尘绝俗的容颜,不似人间能有,怎不教人见之倾心。

帝都多少世家高门属意他为乘龙快婿,多少待嫁贵女芳心暗许。

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她进将军府的那一夜,府里冷冷清清的,将军的房里却挂着红灯笼,贴满了大红的囍字。

没有亲朋好友,伺候的下人也早被他赶走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拜天地,二拜空椅子,然后夫妻对拜。

新郎官自始至终冷着一张脸,新娘则是战战兢兢的,行对拜之礼时,脸色惨白……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拜过天地才入的洞房,饮下合卺酒才行的周公之礼。

她走到花厅外的长廊尽头,隔着很长的一段距离,远远看见来说亲的客人走了,阿南送那人到门口,一眼看见了她,拧紧眉,快步走过来。

他问她:“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仰起脸看着他,看了很久很久,突然低下头,轻轻道:“阿南,娶妻罢。”

入府以来,为了亲人和自己的安危,她一直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他不喜欢的称呼,她改了,他不爱听的话,她不再说。

这是唯一一次,她替他着想,说了句真心话。

他回绝了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家,不知暗地里得罪了多少厉害的人物。

阿南解下外衣,犹带余温的裘皮大氅披到她肩膀上,头顶传来他不冷不热的话:“你不是还没死么?急什么。”

她一愣,看着他苦笑:“……也快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在他眼里,看到了深沉的恐惧,紧接着,他的整张脸宛若覆盖上了一层寒冰,冷的骇人。

她以为他又要威胁她了,说那些可怕的话吓唬她。

可他没有。

他只是轻轻的抱了她。

耳畔响起他的声音,平静,坚定,不容置疑。

“有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死。”

“所以,安心。”

……

“姑娘,姑娘!”

沈如玉被锦儿唤醒,睁开眼才发现,脸上的泪痕未干。

这一夜都在泪水中度过,竟是哭的比刚重生那会儿都厉害。

当初身陷局中,很多时候都是当局者迷,就像在将军府里,面对阿南的乖戾性子,她一边藏起心中的惧怕,一边小心翼翼的、如履薄冰的和他相处,也就始终看不清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

当年的他那么恨她,当年的他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可他做出的自以为最过分的事,只是割下她的几根头发,收进荷包里。

早该看清的。

他一直待她很好,嘴上再怎么狠毒,实际上根本不忍心伤她分毫。

上辈子有那样的结局,多少是她咎由自取,可她就是控制不住情绪,不知怎么的,总是觉着委屈,重生以后,抱着不明所以的锦儿哭了几场,也没什么用处。

……看来还是得抱着阿南哭一场,才能彻底解脱了。

时辰尚早,沈如玉没了睡意,起床洗漱,用过早膳,本想叫锦儿去找阿南,想想还是作罢,这个点去叫阿南,没准他又要误会,以为她学会了什么‘高门大户见不得人的东西’。

于是磨蹭到天色大亮,才吩咐锦儿出去找人。

沈如玉晚上哭了很久,眼睛有些肿,锦儿用煮熟的鸡蛋敷了会儿,也没什么大效果。

阿南见了,皱眉道:“你哭什么?”

沈如玉照着镜子看了看,没精打采的叹气:“昨晚梦见你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上了,七窍流血,可怕的很,吓的我都没怎么睡。”

阿南漠然道:“你又不偷人,我上吊作甚?”

锦儿听见了,狠狠剐他一眼,怒道:“没规矩!你胡说什么?姑娘是金枝玉叶,往后的姑爷当然也是青年才俊,你个小奴才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沈如玉忙站起来,捂住锦儿的嘴,摇头道:“你快少说两句。他是最记仇的人,你说什么,他都记在心里呢。”

锦儿还想再说,被沈如玉按着说不出来,便使劲瞪他。

阿南斜倚在门边看戏。

沈如玉转身,对他道:“院子外面的那棵树,你去砍了。”

阿南不紧不慢道:“万物皆有灵,上天有好生之德,那树比你还年长,砍了不好。”

沈如玉气不打一处来:“你整天动不动要死要活的还想上吊,谈什么好生之德?”

阿南唇角微扬,眉梢眼角染上浅淡的笑意。

平日里,他不是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就是皱着眉头摆脸色,极少有展颜微笑的时候……而当他笑起来,整张脸的线条都柔和了下来,上挑的狭长黑眸似有桃花刹那间绽放,时光静止,岁月停滞……这一刻,怦然心动。

沈如玉早忘了砍树的事,脸上有点红,别开眼,说道:“你收拾一下,等会陪我去见你娘。”

阿南颔首:“好。”

等他走的远了,锦儿关上门,回头严肃道:“姑娘,你可得警醒着些。他仗着一张脸好看,使美男计迷惑你呢。”

沈如玉心想,倒是巴不得他多用几次,只是他脾气从小就古怪,总是不爱笑,只喜欢阴阳怪气的讲话,可惜了那般如玉无瑕的好相貌。

以后……定要哄他多笑笑才对。

延伸阅读

鑫通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dwtv.shtml
鑫通家纺总部是自产自销的生产型企业,产品丰富,品质优良,价位低,诚邀有志之士共同开发

黛雅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ywvr.shtml
黛雅汽车香水是手机壳、饰品、礼品、日用百货、景泰蓝手镯、手机壳、饰品、礼品、日用百货

子童宝贝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ny6u.shtml
子童宝贝童装总部是童装、服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上海

青科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ygm5.shtml

山东博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gq4k.shtml
暂无

泽鹏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nf6m.shtml
泽鹏床上用品总部是家纺四件套、布料、被子、毛巾、宾馆床上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喜货郎百货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6pee.shtml
喜货郎提供超过35000种超值、热销的义乌小商品,品种涵盖日用百货、时尚饰品、儿童玩

顺航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add1.shtml
顺航围巾是义乌市顺航电子商务商行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围巾、围脖、披肩、帽子、手套销量

北大家教网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gybt.shtml

北京欧诺对流式电暖器加盟  http://www.kumcenneti.com/s0yr.shtml
北京欧诺对流式电暖器德国技术、欧洲风格、航天材料,节能环保时尚,落地、壁挂两用,防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不会离开你的,朱正廷之浴桶

    “坐到这里面去。”“呜、唔唔……”阿寒站在装满热水的浴桶旁踌躇不前,他很不安的盯着那晃动的水面,看样子是不太想进去洗身子。而正在对阿寒发号施令的初玲此时已经沐浴过了,她换了套新的男子素衣,头发被挽成了一包用青色布巾定在脑袋上,眉宇见抹了些棕粉,这下看起来倒是像未长开的少年书生。在带阿寒来这个小客店要

  • 宠妻最大:保安小哥领个证在线阅读第4节

    燕市三院靠近市中心,从这里到“淆”酒吧所在的商圈,是一条极为繁忙的交通线路。即使在工作日下午正常上班时间,途径这段行程的所有公交车里也都是人挤人,仿佛一只只巨大号的沙丁鱼罐头。周亚旻带着沈峭寒版的“陶筱”挤上车,掏出手机扫码。沈峭寒眉头微皱,拿出手机,却不知道该用哪个APP。在他的记忆里,乘坐公交车

  • 是你琴爹爹[秦时明月+天行九歌]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二天,天空慢慢的亮了。这天是舞如风和舞如冰去学校报到的日子,两人虽然扮演的是兄妹,但是却没有一点点兄妹的感觉,他们两个之间弥漫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若樱学院舞如风和舞如冰很快就来到了学校门口,风下意识的看了下门口的若樱学院四个大字。那四个字金灿灿的,一

  • 娇宠小娘子(重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那个被唤做玄武身穿绿袍的人,上前一步说道:“禀报大王,我军先头部队,已攻下林国的三座城池,但我军攻打林国北部的军队,却受到了林国军队,来自密林中的骚扰。虽然我军的伤亡不是很大,但是林军的骚扰已经大大的减慢了,我军的行军速度。”玄武的声音既阴森又苍老,虽然他长袍上的帽子,遮住了他的样貌,但从这声音就能

  • 我拯救的黑化大佬都爱上了我之主线开启

    这是一艘雕梁画栋的巨大海船,因为是**,航行速度很快,称得上乘风破浪,但乘坐起来却并不颠簸。在“金庸江湖”里,无论沼泽深谷,还是海外孤岛,都有各种门派的存在。在“金庸江湖”的设定中,只要是有传承的门派,都可以收徒。虽然玩家们都向往进入“武当”、“少林”这样的大门大派,但这些大派也不是什么人都会收的。

  • 我见犹怜在线阅读第七章

    “不要仗着你是皇族,就意味我会怕你,我们狼人也不是吃素的!”“雅克布?”天,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他不是应该在贝拉或者爱德华家么?青青这么想,以前在电视上看暮光之城,总以为那会离自己很远,可是现在雅各布就在自己的面前!那么也有爱德华么?泽泽从人群中听到青青的声音回过头看了一眼青青,青青反倒看着狼人,兴奋

  • 我在诸天当龙皇在线阅读穿越海贼王

    海贼王世界,东海。当凌风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并且他没有船,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啊!朱角你给老子出来!谁让你把老子扔到大海上的!”凌风一边做着狗刨运动,一边叫喊道。“尊敬的宿主大人,欢迎来到海贼王的世界,最强副本系统为您服务。”“系统?海贼王?”凌风听到脑海内传来的声音,微微

  • 恋爱上上签在线阅读第十节

    经历过女贵族的找茬之后,她们之后倒也相安无事。“爱妮莎,我们去找个角落坐着吧!”温蒂吸气,她的身份在这里还是太低了,这里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可以碾压她。还是低调点好,虽然父王想要她攀上一个大贵族,但是要是招人眼红就不好了……就在她们准备走过去的时候,温蒂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容优雅,矜贵非凡。“艾伦

  • 沐紫弄月在线阅读第1节

    一觉醒来,一般人都会出现在哪里?最正常的情况是在家里,当然,根据具体情景,也有可能是在宿舍、宾馆、学校、公司……但以上这些选项显然没有一个能够解释林苗现在的状况,因为她现在正在一堆草地里。准确地说,是一块夹杂着零星小花的草地。林苗认真回想了一番,确定自己昨晚看完小说刷完论坛水完贴吧后没有做什么奇奇怪

  • 老实人1第一章在线阅读

    “哥,你现在满意了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我记得小时候你就不喜欢我,总是跟我对着干。不喜欢也就算了,你还要将我的事业牵扯进来。好,这下好了,你终于看到我沦落到这步田地了。”颜紫凝哐的摔门进来。紫凝愤怒的声音,整幢阁子楼听得格外清晰又响亮,颜烨脑袋却格外清醒,他知道,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