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fgo]为什么所罗门的哥哥还是叫所罗门?之恶斗

作者:似鸽咸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苍龙按捺住内心的狂喜,沉声道:“过来吧。”

贾非的神识飘了起来,他伸出了双手,碰到苍龙的一刻,修长的手指紧紧掐住苍龙的皮肉,埋头撞向了苍龙的身体,他住进了苍龙的身体。

当苍龙意识到被骗,急忙用瞳力控制贾非的神识时,已经来不及了。

幽蓝色的空间内,一根没入幽兰的绿色水柱上盘着一条黑色巨龙,闪着银光的流水像绳索一样将它牢牢束缚在水柱上。

红衣少年漂在空中,目露寒光,右手微抬,银光四散,左手快速结印推掌,身体迅速向前。

苍龙蓝莹莹的眼中写满了愤怒,它对着少年发出一声嘶吼。

强大的灵力袭来,少年抬剑抵挡,墨黑的长发四散飘扬,稳住身形后,再次迅速结印,执剑向苍龙刺去。

苍龙看着少年,眼中讥讽,开口道,“以卵击石,不自量力。”苍龙看猴戏般的看着贾非,它刚才吼,是因为它生气被骗,吼了一嗓子,心情好多了,它懒得再去理贾非,因为他伤不了它。

贾非见苍龙不再抵抗,微微勾起嘴角,在距离苍龙半步远的距离,收了剑,双手迅速结印,右手指尖点在了苍龙的额头上,薄唇里轻吐出一个字,“收。”

苍龙的神识瞬间化为流光没入了贾非的身体,绿色的水注瞬间崩塌,变为一条通体翠绿的巨蟒朝着贾非奔袭而来。

“瓜娃子。”

红衣少年眨着蓝莹莹的眼睛,憨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手中的梦山剑灵不断发出嘶吼,红衣少年的笑容瞬间消散,蓝莹莹的眼睛变得墨黑。

翠绿巨蟒尽在咫尺。

红衣少年握紧了手中的梦山,沉声道:“大龙,助我。”然后,又气呼呼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巨蟒甩尾而来,红衣少年飞身而起,倒立直下,梦山刺穿了巨蟒的头骨,巨蟒瞬间化为绿波,又重新凝聚。

“瓜娃子,它由灵力幻化而来,你破了封印,它就消失了,打它是没有用的。”

贾非眼波微动,环顾幽兰空间,迅速找到了六面结印之所。借住苍龙的灵力,他修长的身影在绿浪中跳跃翻腾。

苍龙心中大喜,封印解除,它就真正自由了。

梦山剑穿过绿波,直冲穹顶,贾非大吼道:“破。”

绿波瞬间消散。

龙渊外,蓝色流光破天而出,灵力激荡,守山弟子大喊:“封印被破,苍龙要逃出来了,快去禀告家主,快!”

幽蓝空间内,贾非盘腿而坐,梦山悬于头顶,四周银光闪烁,他在破解封印的同时,又新结了印。此刻,他的瞳色在墨黑和幽蓝之间来回转换,单薄的肩膀微微颤抖。

李府偏厅

郑芷带着面纱坐的十分端正,心中盘算着见到管事的人该说些什么。

脚步声传来,郑芷迅速起身朝着门口站好。一位身穿绿衣的圆润公子摇着纸扇跨进门来,眉眼含笑,看起来可爱极了。绣着红花的绿衣本是俗气的,可穿在他身上,倒显得十分好看,

郑芷微微颔首,行礼。

李野走进之后,合了扇子,用扇子一下一下打着手,坐进了椅子里,挑着眉,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问道,“你夫君是何人?为何会被一品灵器打伤?伤他的人是谁?”

郑芷垂下了眼眸,佯装悲伤,道:“回公子,我家夫君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他会被一品灵器打伤全都是因为我啊……呜呜呜……我是一名画师,那日归家途中被一位公子缠上,他……他……言语轻佻,动作轻浮……我家夫君瞧见后,和那人动起手来……谁知,那人竟……担心那人会继续纠缠,我们便离了故乡……我家夫君都是因为我才会遭受这样的大难,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李野慢慢站起了身,用扇子挑起了郑芷的下巴,盯着她泛红的眼睛了看了很久,勾着嘴角笑了起来,然后转身打开了扇子,道:“既然是画师,就给我画张像吧,要是画的好,就赏你一颗愈伤丹。随我来。”

李野瘫在亭下的椅子里,身后是一片池塘,四周绿树红花。郑芷站在亭边树荫下,仔细的勾画。

不多时,一位喜气洋洋的公子就跃然纸上,大眼睛、圆脸盘,墨发跟着绿色的发带一起随风飘散。

“公子,画好了。”

“我来瞧瞧。”

李野站在桌边,看了片刻,然后笑了。

郑芷长舒了一口气,心道:“成了。”

李野的笑声是在一瞬间停止的,他道:“画的不好,今日且住下,明日再画,姑娘觉得如何?”

郑芷的笑容僵在脸上,她意识到这位珠圆玉润的公子不过是戏耍着她玩罢了。大夫说李家二公子脾气古怪,看来眼前这位就是李家二公子了。

“公子觉得不好,那定是很差了,我明日再帮公子画。只是,我家夫君伤重,急需一颗愈伤丹,还请公子赐我灵药。”郑芷再次卑微行礼,她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跪一个。

李野挑眉,尖酸刻薄道:“姑娘这是何意?什么叫我觉得不好,那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很好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郑芷微微蹙眉,她怎么觉得这个对话在那里听到过。她再次卑微道“是我画的不好,公子莫要因为此等小事动气。”

“你的意思是我脾气不好,为一点小事都要发脾气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郑芷心道:什么鬼,怎么又绕回这个狗血对话了。不,不能再开口。郑芷低着头,使劲瞪大了眼睛,不让自己眨眼。很快,眼睛酸了,有泪光了,她开始假装哭泣。

她一哭,李野就笑了,他用纸扇再次挑起了郑芷的下巴,盯着郑芷看。

郑芷本来演技就不行,被这样盯着,根本哭不出来了,大脑飞速旋转,她道:“公子,我家夫君还在等我。”

对,就是这句,提醒他自己已经成婚了,这样的举止不妥当。

李野的笑容瞬间消失,目露凶光,道:“那就让他等着。”

“阿弟。”

温柔的声音从廊下传来,李野收回了扇子,对着身旁的小厮道:“带她去锦园。”

郑芷看向了李野,问道:“公子,这是何意?”

李野笑的人畜无害,轻声道:“将你关起来。”

阳光温暖,可郑芷还是打了一个寒颤,心道:这李家二公子不是脾气古怪,他是有点变态啊。

郑芷的目光落在正在走来的男子身上,男子身穿绿色锦衣,腰带上绣着蓝色卷云纹,墨发整整齐齐地盘起,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看起来成熟稳重,温文尔雅,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李家大公子。

郑芷学过散打,手脚功夫也算可以,小厮上前时,她握紧拳头,将他们推开,奔向了走来的男子。

李野轻挥纸扇,郑芷的手脚就动弹不得了,小厮匆忙上前。

李昌远远抬手,郑芷就飞了出去,落在了李昌的面前。

李野飞身而起,落在了两人中间。兄弟二人对视,李野怒气冲冲,李昌依旧笑的温文尔雅。

李昌对着自己身后的弟子道:“带这位姑娘去药芦取药。”

郑芷面露喜色,她急忙行礼道:“谢大公子。”

李野抬起胳膊挡住了郑芷的去路,看着李昌道:“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弟,别闹了,快让这位姑娘离开吧,她家里人还在等。”

“我不。”

“阿弟,听话。”

“不听。”

李昌依旧笑着,只是他轻捻了指尖,绿色的灵力幻做绳索束缚了李野的手脚,他道:“姑娘,我家阿弟贪玩,他没有恶意的。”

“嗯,我知道,谢大公子赠药。”郑芷迈步随弟子离开,心道:这大公子到底是哪里来的绝世男神,这是什么绝世苏音,这样温柔的人真的是存在的吗?简直太完美了叭。

郑芷被领往药芦的途中,几名弟子匆匆追上,道:“大师兄,不好了,龙渊有异动。”

“你去取一颗愈伤丹赠与这位姑娘,其他人随我走。”

郑芷看着众人脚步匆匆,忍不住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郑芷满脸期待,可身旁的人跟木头似的,她尴尬笑笑。

顺利拿到愈伤丹后,郑芷急忙出了李府,绕到无人的地方,轻点脚尖,像个窜天猴一样飞了出去。

推开了房门,郑芷看见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贾非,按照常理来说,每次她一推门,贾非都会非常警惕的看向门口。难道,他昏迷了?

郑芷快步走到了床边,伸手推推贾非,道:“醒醒,快醒醒。”伸手探探贾非的鼻息,郑芷长舒了一口气,道:还没断气。

郑芷伸手轻轻拍拍贾非的脸,唤到,“贾非,醒醒。”

延伸阅读

蕊之魅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yhzn.shtml
蕊之魅香水市场部不仅负责中国市场的营销和售后服务,产品更是远销欧美,亚非等国,深受国

灵祥美玉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gpxv.shtml
灵祥美玉有限公司责任公司是以珠宝加工、玉器批发及玉器加盟连锁为一体的集团.公司前一百

忆美家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am1g.shtml
忆美家七彩童年摄影由上海婴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忆美家摄影)生产,属于孕婴机构(孕婴童

雷允上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gq8r.shtml
300年老品牌,素有“北有同仁堂,南有雷允上”之称。雷允上大事记四大名医之——施今墨

香港翠梦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xqym.shtml
一、开店方式1、专卖店:即单独使用店面开设的精品翡翠加盟香港翠梦品牌专营店铺;2、专

驰美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ugpr.shtml
驰美汽车美容改变传统零洗收入法,立体清洗,汽车液通过泡沫形式喷涂在车体,融入到汽车的

荣荣洗衣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uwe1.shtml
荣荣洗衣始创于1989年,通过荣荣人不断的追求与超越,在营口地区有直营店二十余家。拥

申安医疗器械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xv07.shtml
申安医疗器械具有二十多年生产历史,产品涉及医疗器械,科学仪器领域,地处上海国内外汽车

盛世福缘珠宝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skrc.shtml
“盛世福缘“隶属于广州市七巧翠缘珠宝有限公司的尊贵品牌,荣获中国著名品牌、亚洲珠宝联

依采加盟  http://www.data-garden.com/p58c.shtml
依采洗涤用品是多个国内外品牌肥皂,洗衣液,洗洁精,香皂,洗衣粉指定OEM生产商和合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一路有你在线阅读良辰美景进柴房

    雷天的去处不是别处,正是十三王爷的书房。雷天是宇文轩的贴身护卫,救宇文轩于危难无数次,在和宇文豪的斗争中之所以能安然无恙雷天功不可没。雷天敲门而入,其实雷天根本就不用敲门的,在整个十三王府中雷天可以畅通无阻,但是雷天却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懂得藏锋,要想安然无恙必须要事事小心,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虽然自

  • 偏执gl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天一大早,井儿便被顾夫人叫醒了,洗漱过后,顾夫人拿来了一套黄色的奇怪衣服,外边都圈着红色的边,围着一圈挂着叮当响的小铃铛,看上去奇怪得很,而且这奇怪的衣服上,还满是字迹,却全然看不清写的是什么意思。“娘亲,为什么今天穿这般奇怪的衣服,姐姐们呢?”井儿歪着小脑袋问着顾夫人。“莫要问了。”顾夫人帮井儿

  • 亲爱的虞影后第一章

    弗里德里希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他的脸绷得很紧,虽然一如既往的俊朗,但还是流露出了平日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焦急。事实上,弗里德里希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要不是几百年以来,根深蒂固的教养牢牢的束缚着他,这会他可能已经变成蝙蝠在泥潭里打滚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蝙蝠会有在泥潭打滚这种疯狂的想法。“别着急,弗里。”约

  • 穿越之我和小新闯异界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酒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陈乾只是随便的说了说,顿时在场的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特别是吕子乔和陆展博。陆展博本身就是网络达人,之后工作肯定也是偏向于程序员这一个方面,而吕子乔则是本性了,要知道有一个**公司老板的身份好像是很好泡妞的?“兄弟,你加油,我看好你,你一定鞥成功。”吕子乔顿时竖起了两

  • 多重宇宙大碰撞之万引之王在线阅读楼奕沉的算计

    不等她同意,权墨径直将她按在沙发上,示意她不准动。他薄唇微抿,无可奈何的从房中的桌上提了医药箱过来,准备为她包扎。他修长的手指触碰到米苏衣角的刹那,他闭了闭眼,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他要给她包扎还得卷起她的衣服,他从未怕过什么,就真是栽在了这个丫头片子手上。他一咬牙,想着快点结束,手一台,就掀起了衬衫。

  • 我才没有喜欢你在线阅读第八章

    高扬灵坐在校场之上,看着高阵图为自己挑选的的骑兵不停的翻白眼。真让王钧仁这瘪犊子说中了,还真是虎牢铁骑跟出来了,但是好在仅有八百骑。但是这个八百虎牢在世子手中,真要失心疯了。灭掉个把门派、小国那还真是轻而易举的。站在世子前面审视骑兵的高阵图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个排场还是小了点,虎牢年龄稍微大一点。看

  • 败给你之雏田的决心(3)

    雏田第二天就回到了日向家,坐在回廊,看着平日与宁次哥哥修炼的地方,雏田微微叹了口气,她现在好弱。不过,我不能放弃,就算不用白眼,我也依旧可以变强。穿好衣服,雏田决定去找那个人,她或许能帮到她。不知道今天小樱有没有任务,雏田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医院。医院里,小樱正忙着配置各种解毒剂。在护士的指导下,雏

  • [亲爱的,热爱的]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未来白烟然也是异能者

    “贱人,贱人!去死去死。”陆锦依手里握着巴掌般大的石头疯狂的砸着白烟然的头,她的眼神里满是恐怖骇人的阴狠,脸上因为先前缺氧现在已经是由涨红转变为苍白,她嘴巴还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陆锦依原本是没希望活着的,就在她要窒息的时候,手边摸到了一块石头,那时的她缺氧缺的整个人没有丝毫力气,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一

  •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入赛

    血红文字在火光上显现的景象实在太过惊悚,贺星楼在认清字迹后就再也没能睡着,直到第二天外边的虚拟天幕复又亮起,他才顶着两个黑眼圈从床上坐了起来。虫族。靠。当初听见这个推断,贺星楼只觉得是师北落疯了,但现在他感觉是自己快疯了。为什么自己的日记上会出现“虫族”字样?为什么他要把这样的信息用几乎没人知道的隐

  • 绽放之御魔边疆之第一劫(6)

    听到顾衍清这句话,苏小淮那颗沉寂多年的春心难得地跳动了一把。哟!这话说得倒是颇有味道,她喜欢!说完话的顾衍清,看着那白狐愈发晶亮的大眼睛,身子更是烫了几分。他不再多看,遂低下头仔细替成王打理衣裳,哑声道:“多谢。”苏小淮挑眉,她靠过去,伏下身子,扭头向上盯着他瞧道:“一句‘多谢’怎么够?国师大人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