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Fate/Zero]救赎好大一个算盘

作者:白灯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养神阁内,堆了几十件大大小小的精致木器。皇帝殷广穿着便服,挽起袖子,正聚精会神拿着锤子凿子做一艘小龙船。

不远处,小太监余福拿着锯子,小心翼翼的把木方给锯成陛下想要的木板。长相清秀的小宫女文秀提着一个小漆桶,正在给一件做好的木制永和殿模型上漆。看到这副情景,恐怕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个木器厂,绝对想不到会是皇帝的寝宫。

大内总管杨靖忠从养神阁外急匆匆走进来,殿门口站着的两个小太监慌忙伏在地上。杨靖忠目不斜视,径直走到正在忙着做木工活的殷广背后,躬下身,“老奴给皇上请安。”

殷广一回头,大喜,“尚父来的正好,看看朕这个龙船做的怎么样?”

杨靖忠看着木船,眼中大放异彩,“哎呀,皇上妙手啊!皇上做木器的技艺越发精湛了,叫老奴看来,这个木船做的好,简直称得上是巧夺天工,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不远处的小宫女文秀低着头小声的嘀咕,“拍马屁也没个新意,每次都是这么两句。”余福在一旁暗笑。

殷广满意的点点头,“嗯,说吧,尚父,又有什么事要告诉朕?”

杨靖忠脸上堆笑,“皇上,老奴有两件事启奏。一件呢,是现在几个藩王暗中交结部分朝中官员,现有的内使司,都是寺人们在打理,无法处置文武百官,更不足以处理宫内宫外所有事情。因此老奴奏请皇上,从亲军侍卫府和仪鸾司抽调精干人手,成立一个新的机构‘东内卫司’,负责巡查缉捕,纠劾百官,直接向皇上负责。”

殷广停下木工活,抬头望了望杨靖忠,“尚父啊,这个东内卫司绕过了三法司?这权力是不是大了点儿啊?”

杨靖忠笑道,“皇上要是不放心,老奴就斗胆请求亲自管理这个东内卫司,如何?”

殷广皱了一下眉,随后点点头,“行,那这件事就交给尚父了。那第二件事是什么呢?”

杨靖忠伸手捋了一下自己的白发,这才说道,“平西王进贡了二十名女相扑手给皇上,老奴不知要如何处置,请皇上圣裁。”

殷广疑惑道:“女相扑手?什么意思?既然是平西王兄进贡的,那就先带进来让朕瞧瞧吧。”

杨靖忠躬身道:“老奴遵旨。”

殷广望着杨靖忠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位于江南道南平郡的西门家大宅,是典型的江南园林,池清亭秀,绿萝成荫,楼阁精美,古色古香。

畅春园的书房内,家主西门元杰一脸怒气,重重的一拍梨花木书桌,怒斥道:“玉海,你真的太让爹失望了!你竟然和玉雪串通一气,偷偷将玉霜放走,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不止是毁了爹的计划,还毁了我们西门家的未来吗?现在,岭南王已经毁去了婚约,我们白白损失了又一个攀龙附凤一飞冲天的机会。这个机会是多么难得,却这样失之交臂,爹实在不甘心,实在是太痛心啊!”

西门玉霜的二哥西门玉海跪在书桌前,并不服气,抗声道,“爹,我们西门家的未来在我们自己手里,不应该依靠用女人去换!我们身为男人,不应该保证家族里女人都生活的幸福吗?何况玉霜她是我的亲妹妹!三妹她不喜欢那个王爷,也不想嫁给他,我们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她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西门元杰怒心填胸,站起来一脚把西门玉海踢倒在地,“放肆,你还敢顶嘴?!你糊涂啊,当年要不是爹把你二姐嫁给平西王,我能做得了这个护国法师吗?我们这个家族能够这么快就飞黄腾达吗?朝中有人好做官,你二姐现在是平西王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西门家能有今天,不都是倚仗着她吗?还有谁过的比她还幸福?”

西门玉海向前爬了几步,抱住西门元杰的腿痛哭,“爹,你知不知道二姐过的有多不开心?你以为那些靠别人施舍来的荣华富贵是那样好享受的吗?你知不知道,我决定放三妹走的时候,二姐为什么会如此的鼎力支持?因为二姐不希望三妹走她的老路啊!你以为王妃那么好当吗?你只看到她在人前的风光,可她在深夜哭湿了被子却没有人可以诉说的痛苦你知道吗?二姐和我说过,如果能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她绝不会做你女儿,她宁愿选择做个普通人家的媳妇,也绝不愿做平西王妃!”

西门玉海哭倒在地。

西门元杰暴怒,在地上跳脚道,“你这个混账,当王妃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好?当你手中有了权力,你就拥有了一切,懂吗?如果玉霜做成了岭南王的侧妃,将来再成为正妃,我就有两个女儿都是藩王妃了,两个手握实权的藩王是我的女婿,在大商国,我还有什么办不成的?如果有幸,我的女婿能够做了皇帝,那我就是国丈,国丈!我还用看什么国师唐家老头的脸色?那时我就是国师!我们西门家的儿郎都将成为朝廷柱石,国家栋梁,封侯拜相!我们西门家族将名扬天下,富甲天下,权倾天下!”

西门元杰双手举过头顶,沉浸在名扬天下,富甲天下,权倾天下的梦幻里。猛然他又睁开眼睛,怒气又起,“可是你,却亲手毁掉了这个机会,你让岭南王蒙羞,更让我们西门家蒙羞!我们失掉了凭借岭南王让仕途更上一层楼的可能,也让玉霜成为了我西门家的耻辱!”

西门元杰闭上眼睛,低下头,表情痛苦,声音低沉,“从今后,我再没有玉霜这个女儿,我只当她死了,我再没有这样不孝的女儿!”

“哎呀呀,东翁,你这是和二公子生气了?哎呀,二公子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凉,啊。”一个斯斯文文,头戴方巾,手摇折扇,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走进书房,伸出手去搀地上的西门玉海,却被西门玉海猛地推开了手。西门玉海坐在地上,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没有理他。

中年男人也不尴尬,自己笑咪咪拉了一把椅子坐在西门元杰下垂手。

西门元杰看到中年男人,如见救星,诉苦道,“哎呀,宋先生,你可来了,我几乎都要给气昏了,忘记找宋先生拿主意。”

这个中年男人是西门元杰的师爷,名叫宋仕龙,在西门元杰还只是个小县令时就跟着他。宋仕龙认为西门元杰有枭雄之志,必然不会久居人下,因此尽心辅佐。

当年,西门玉雪嫁入平西王府成为王妃,使得西门家从此平步青云,就是这位宋师爷的手笔。这次,西门玉霜能有机会嫁给岭南王做侧妃,宋师爷也是幕后的推手。西门元杰一向倚重此人,绝对称得上是宾主相得。

在西门玉海的心中,却深恨宋师爷,西门玉海一直认为,二姐嫁入豪门,成为王妃,因为过于追求攀龙附凤所造成的婚姻不幸就是这位宋师爷一手导致的。现在又来害我三妹,不是仇家是什么?

宋师爷一摇扇子,笑咪咪问道,“东翁,可是因为三小姐被岭南王退婚一事而烦恼?”

西门元杰陪着笑脸,“哎呀呀,宋先生果然如同诸葛再世啊,一猜就中。可恨啊,玉海和玉雪这两个孩子,不懂事,生生坏了我的大事。怨也怨玉霜这个孩子太任性,不懂父母的苦心啊。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出人头地,能享荣华富贵?哼,我已经决定把玉霜逐出家门,任其自生自灭,从今后再和我西门家没有关系。”

宋师爷收回扇子,正色道,“东翁,万万不可。三小姐的婚事仍有转机,这不是还有个机会吗?”

西门元杰眼睛一亮,向前探着身子问道,“宋先生,你的意思莫非是能让岭南王回心转意?”

宋师爷微微一笑,摇手道,“非也。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要死也得多找几棵树试试嘛,哈哈。东翁,这不是明摆着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吗?”

西门元杰拱手道,“愿先生教我,西门元杰感激不尽。”

宋仕龙哈哈大笑,“东翁,你啊,当局者迷。既然三小姐不喜欢岭南王,这休书也下了,咱就不再打这个主意了。三小姐不是喜欢上唐家的那位小公子吗?我看早晚有一天,当今皇上还得把唐老头召回永安去做国师。而且听说唐家这个小公子,聪慧异常。十一岁时,就中了江南道举人第二名,紧接着武举竟然也中了第二名,这是个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少年天才,文武双全,不可多得的人物。倘有一天,他能世袭了唐家国师的位置,也同样是个无冕之王。未必就比这靠着祖上荫袭的岭南王差了。东翁,你说是也不是?”

西门元杰如梦方醒,捋了一下胡须,“哎呀呀,多亏宋先生指教。只是万一,我这个二女婿平西王,毕竟也非池中之物,久有志向,意图……咳咳,要是成了。那唐老头可是忠心于当今圣上,万一到时两家翻脸,也不十分好看。”

宋仕龙笑道,“凡事都有风险,万一平西王不成,你家三小姐做着唐家的少夫人,难道她不念父女之情?身为国师的唐家还会为难你这个岳父大人么?”

西门元杰站起身来,一揖到地,“老夫几乎自误,差点就要将小女逐出家门,多谢宋先生教我,真高见也!佩服,佩服啊。”

宋仕龙含笑道,“东翁谬赞了,宋某愧不敢当。这也实在是东翁的福气,生的女儿个个如花似玉,不做王妃也做得了公侯夫人。”

西门元杰大笑,“借宋先生吉言,来人哪,在花厅摆酒,老夫要和宋先生一醉方休。哈哈哈哈……”

延伸阅读

开开便利店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b0xi.shtml
开开便利店加盟详情宁波开开便利超市连锁有限公司设立于2004年,是鄞州区重点商贸企业

昆山赛德福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nmdh.shtml
昆山赛德福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热流道温控器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公司。

三毛洗衣店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1rk.shtml
三毛洗衣店是开封三毛集团旗下项目,中国AAA级信用企业,河南省著名商标,始创于199

北大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gna1.shtml
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英语英语“北大幼少儿英语教育项目”在经过详细、客观地调研了我

未来家地板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gd5y.shtml
中外合资•浙江未来家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涉足房产、原木、锯材、坯料、木皮、

辣骨鲜辣骨饭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6kv3.shtml
辣骨鲜辣骨饭是一款以辣骨头、酱骨头、原汤排骨等一系列排骨多种做法以及口味为主打的菜系

视之清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lw7.shtml
长沙视之清视力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亿万青少年儿童提供视力矫正康复的专业性服务全国

仓祥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neb0.shtml
仓祥渔具本着“以德经商、以仁取信、杜伪劣、守法经营”的理念,经过不断地努力和开拓进取

詹氏山核桃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6a2r.shtml
詹氏山核桃,知名坚果炒货品牌,创办于1995年,詹氏旗下品牌。詹氏山核桃于中国农特食

尚标楼梯加盟  http://www.indiajobsite.com/p8ef.shtml
尚标楼梯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各种不锈钢楼梯;不锈钢板;彩色不锈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陆帅人设又崩了在线阅读第1节

    初秋傍晚,南方小城河道旁光滑的青砖地上。有一虫子在痛苦的翻滚着,那蠕动的身躯悲鸣着、**着、嚎叫着。想要诉说着什么,可是并没有人能听懂他的语言。麻醉了的舌头只能发出“啊、呀、呜”等低级的词语,仿佛回到了那个还没有进化的阶段。这个低级的生命只是忘记了怎么去诉说,而不是像路人眼中的那般原本就不应学习与进

  • 异常职业者在线阅读桃园结义(上)

    寅时半刻,刘备想以往那样起来晨跑。昨晚逍遥天拿了酒就回玉佩里喝了,还美其名曰,不打扰她睡觉。她抿唇,不让自己露出太多笑意。跑了大约一个时辰,她回去的路上,顺便就买了几笼小笼包做早餐,带回了客栈。他们宿醉还没有起,她靠在桌子边,左腿站直,右腿交错轻轻搭在左小腿上,悠悠闲闲的边吃着小笼包变盯着他们不放,

  • 阎王小学生之彦月阁(7)

    吃饱喝足后,林小宇揉着昏昏欲睡的清澈眼眸,爬上了林诺汐唯一的小木床睡觉了……睡觉了……留下单独站在原地的林诺汐:“……”忽然,一阵风吹过,几片落叶纷纷扬扬,少女呆站在原地,一张脏兮兮的小脸顿时生无可恋了,弟呐额的亲弟呀!果然是亲弟呀!!!有这样坑姐的么??!!~她的小木床呐嘤嘤嘤……林诺汐看了看饿了

  • 英雄联盟之英雄有梦序章 那一年仲夏夜

    天空是嗳昧的浅灰色,落入视线,在眼瞳里堆积成淡淡的暗影,有一种猜不透的神秘。风亲吻着耳际,蜜语不断,不肯离去。地上的落叶在鞋底沙沙作响,是重逢的喜悦还是在离别的悲戚……我看着眼前这一片延伸到天际的樱花林,呼吸着熟悉的空气,心里不禁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终于,回到了这里。尽管这里的冬季看不到那美得无可

  • 我的二次元不可能这么日常第七章

    等重新回到嘉世大楼门口时,方栖还是不知道叶修去了哪里,苏沐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领导谈话中脱身,他只能先去对面的网吧找狗策他们。“兴欣网吧吗……”方栖顿了顿,走了进去。兴欣网吧坐落在繁华地段,生意肯定是不用说,大晚上通宵的修仙人士早已入座,等不及开始丰富的夜生活。进去时他的前面还等着不少准备充值信

  • 这个世界之在人间之新家(1)(4)

    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散落在林荫小道上。三三两两的女孩抱着书本结伴而行,不时一辆自行车从中穿过,带过一阵微微的风……这是洛英想到的在今天日记上写的话,也是她在青春校园小说里常见的开场白。她虽然在王玲艳的学校待了一年,可她从来没和同龄人正儿八经的一起上过普通的大学。她不止一次想象大学生活的美好或是杂乱

  • 皇家小媳妇之争议

    在那个世界,有着武者这么一个职业,通过修炼内气,强身健体,举手投足间有千斤重力。稍微厉害一些的强大武者,甚至能飞檐走壁,开金裂石。黄启在宫廷里当太医的时候,那些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各个都身怀绝世武功。黄启身为医药世家的传人,自小也修炼内气,毕竟黄家并不是普通家族,家传医术也不是普通医术,很多都必须配

  • 超神学院:创造数码文明第七章

    木青捏着钱袋站在东大门的菜市场五米外的地方,看着前方嘈杂的人群。他几次鼓起勇气,但是脚上就像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他不动。一直到快响午了,人群慢慢的减少,看台上零星的剩下些被挑剩下的人,这些人大多是女子和一些长得不好的男子。在人贩子以为今天就这样了,打算收工走人时,看见一个穿着青布衫子的男子,低着头一步

  • 全职高手叶修家的小猫咪?在线阅读第一节

    传说,女娲补天是因为天倾,诸神黄昏是因为战争,恐龍灭绝是因为行星撞击,西方的洪水灭世和东方的大禹治水是因为大洪水。传闻,从久远时代到现代,陆地样貌和海洋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有从海洋变陆地,有从陆地沉没变海洋,有传说中的灭世火山群喷发,这是因为地心移极和陆地沉没。据说,东方的历史上,有五胡乱华,易子而

  • 悬刀之网吧

    林木木说完后就后悔了,以她们现在的关系是算萍水相逢?用冤家路窄也可以吧?按照这两天碰面的几率,林木木觉得自己都可以去买彩票了。林木木有些泄气地放开了揪着余寻的衣角。现在的林木木就如受刑的犯人,等待着历史老师的判决。“老师,我带她去就好了。”清冷的声音在林木木旁边传来,林木木错愕地望向余寻,精致的侧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