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稗史三国戏台(3)

作者:景家二少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罗依依追了过去,又是一如白日的人偶,转过身来拉住她就跑。

“小乔姐,我娘也得了怪病了!”

一字不差。

两人再度停在了同样的住处,进了屋,还是那个妇人瘫在榻上。

依依脑子混乱极了,一时模模糊糊地竟然想不起来自己为何在这,也记不起自己是谁,愣愣地站在那儿。

中年男人迎了上来:“小乔啊,你快看看你刘婶。”

我是小乔?对啊!我是村里的小乔啊!

她一下子想起了许多,但脑子里还是有些混沌,总觉哪里不太对,只好依言去看那妇人。

妇人的溃烂已经到了脖子,斑驳一片,她看着十分难过,却又感觉画面有些熟悉,把了脉未感觉不到什么异常,她想起村里那座神像和妖女,转向中年男子道:“刘叔,我刘婶她并非生病,是那妖女的诅咒!”

刘叔听了瘫在椅子上,只觉天塌:“天要亡我!天要亡我!”

小乔呆呆地走出了刘宅,一路上的乡亲们皆如行尸走肉一般。

庄稼枯死在田地里,没有任何鸟雀家禽。

小乔恨极了村里的妖女!

到了仙来殿,小乔在一个女人身旁坐下,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腐烂的婴儿,哑着嗓子咒骂着:“这个妖女这样歹毒!真该千刀万剐!。”

小乔跟着骂:“须得将她五马分尸才好!”。

她吐出一口浊气,心里畅快许多。

夜幕悄至,冷得人心都麻木了。

夜半时分。

方才去解手的汉子拎着一个瘦弱妇人回来了,一把给她扔在地上。

众人一瞧,正是帮助妖女的素婶!

人们疯了一般扑上去,男人们拳脚毫无留情地落在她身上,女人抓起石头砸她、揪她的头发,小乔也上去打了几下,仍觉得不解气,妖女一步一步将好好的村子变成这幅模样,害的无数家破人亡,真让人恨得牙痒!

一个人喊道:“这个毒妇帮这妖女来祸害大伙,活该挖了她的眼睛!绞了她的舌头!打断她的腿!”

人群中传来了不少支持的声音。小乔看着乡亲们的激动神色,也被那种叫仇恨的情绪点燃了,跟着点了点头。

两个男人把素婶绑在了神殿门口的石碑上,这是曾经乡亲们为神女刻的石碑,石碑赞扬了神女的功德,是乡亲们最崇高的敬意。小乔觉着有些刺眼,转过身不想再看。

“啊!啊啊啊啊!”

身后传来了极为凄厉的声音,划破众人的耳膜。

小乔回头看,素婶一双眼珠被完整的抠了出来,随意地扔到灰尘里,一张脸已经扭曲变形,不停嚎叫,血喷泉一般从眼眶里涌出来,有些妇人捂住眼睛不敢再看,就连几个男人也觉着有些下不去手,拿刀的手开始犹豫起来。

一个女人站了出来,朗声道:“你们在犹豫什么!忘了她和妖女怎么害我们的家人吗?忘了那个妖女怎么样将村子变成如今的模样吗?你们看看那个阿松!”她指向白日怀里的婴儿,“阿松才十个月大!这般歹毒之人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人们重新燃起仇恨的怒火。为了防止素婶乱叫,先前的女人夺过刀割了素婶的舌头,素婶剧烈挣扎着,发出野兽般的呜咽声;接着只听清脆的“咔吧”一声,素婶的腿骨被人生生地折断了,雪白的骨头杵出了皮肉,人们仍觉不解气,拿着刀子在素婶脸上端详下一步该如何下手。

素婶晕了过去,血就这样流了一地,粘在石碑上,把“神女心善,福泽恩惠”几个字染得血红血红。她的脸上也已经模糊一片,几乎看不出人样,抱着腿蜷缩在地上,像条死狗。

乡亲都尽了兴,把她扔在那里,一个个红着眼含笑结伴回家。

小乔心底的诡异感到了顶峰,石头一般压得她快要站不稳了。

她还愣在原地,才听见有人喊自己。

“小乔,你还在那干嘛?快回家吧!”

隔壁的张叔在喊她,小乔突然想起了什么,跟上了队伍问他:“张叔,方才起头要打死素婶的女人是谁?我怎么从未见过她?”

“你说的是哪一个?”

“就是……”小乔想指给张叔看,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对!不对!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那不是我们村里的人!”

她突然大叫起来,张叔只当她被吓坏了,像小时候一样拍了拍她的背,温柔道:“小乔别怕,回家睡一觉就忘了。”

小时候小乔常常坐在张叔肩膀上去够枣子吃,张叔是个很温柔的男人,见人总是一张笑脸,虽然并不是富裕人家,但不管谁出事都会出手帮一把,是村里有名的好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刚才一脚踹断了若婶的腿骨,如今还能面不改色的笑着安慰她别怕。

方才参与其中的还有素来热心肠的王哥,给阿婆送饭的秦姨,同她一起行医救人的小核桃……

她突然觉得恐惧,只觉得人们刚才的样子简直比魔鬼更可怕,而自己呢,自己居然也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这究竟是怎么了?真的是因为对于妖女和素婶的恨吗?还是因为别的?她想不通,头痛得要爆炸。

张叔还是慈眉善目的模样,轻声安慰她:“小乔,不要紧的。唉,大家都是被这妖女逼得啊!”

真的是妖女逼着大家变成这样吗?小乔有些迷茫,呆呆跟着张叔回了家。

小乔三岁时就没了爹娘,靠着奶奶养大,从小吃**饭,村子里的人都对她很好,小乔总想着要报答乡亲。

几年前奶奶去世了,她就出村去和人学医,七天前才回来,想着终于可以造福大家,却发现村子成了这样。

家里空荡荡的,小乔打了水准备洗把脸睡觉算了。

清水倒进了木盆里,倒影出一张秀气的脸,五官小巧精致,额角飞上一道疤,这是小时候从枣树上摔下来留下的。

她皱了皱眉头:这张脸?

正是那个起头女人的脸!

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会是这张脸?

如果那个人才是小乔,那我是谁?

她的怒火无端升起 ,端起木盆狠狠把水泼出去,又打了一盆水去照。

还是那张带着疤的脸!这不是她的脸!她脑子里闪过一张娇俏的脸,杏眼澄澈俏生生地望得她头痛欲裂!

这是我吗?

她像发疯的野兽闯入张叔家,张叔和张婶正在屋里说话,被小乔吓了一跳。

小乔拽住张叔的领子问他:“张叔!我是谁!你仔细看我这张脸!我是谁!”

张婶被吓得不轻,颤抖着过来扒她快要捏碎张叔的手,没有扒开,又锤她,破口大骂道:“小乔!你放开你张叔!你方才在神殿喊大伙杀了素婶不够,还要来杀你张叔吗?”

小乔被张婶的话惊住了,手上松了力气,张叔立刻躲了过去,拍着胸膛咳嗽起来。

“你说什么?我喊人杀了素婶?”

张叔已经缓了气,惊恐地看着她说:“你刚才问我起头的女人是谁?是你啊!”

小乔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一样,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地喃喃道:“是我?”

“是你!你七天前从外地回了村,村子的庄稼走兽家禽全死了,是你告诉我们这些都是妖女的诅咒!”

“是我?是我回来之后,大伙儿才开始染病的?”

她眼神迷茫,渐渐地想起了全部。

没有什么妖女的诅咒,也没有恶魔,都是可笑的遮掩。她出村后学会*博,输得倾家荡产,流落在城中的乞丐区,染了疫病,从胸口开始溃烂,过不了几天就会蔓延全身。她不想死,又听闻村子里产玉石,虽然已经不再下雨,但村民家里一定还有不少钱财,如果,如果她可以把整个村子的钱都拿到手,那一定可以去请最好的医师治病!一点瘟疫对于仙门医师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她回到村里,将沾染疫病的乞丐的衣服丢进村头的水源和河里,很快花草庄稼枯萎了,接着是家禽走兽,最后就是这些村民!

为了博取信任,掩盖真相,她告诉村子的人她是外出学医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所谓的神女。

而在她污染水源的那个晚上,素婶去给神女送饭,她尖叫着说要把事情说出去,小乔很惊慌,准备杀了她,那个女人却因为神女的庇佑逃走了。

那晚之后,小乔每日都会去若婶门口等她,素婶害怕极了逃去了仙来殿,依靠着神女仅存的神力撑过了几天,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饿得受不了。她到处激起民愤,哄了一堆人堵在殿口,终于在今天晚上逮住了她。

抠了她的眼珠,她便再也不能看见她做的事;割了她的舌头,她就再也不能说出去;打断她的腿,她就再也逃不掉!

她全部都想起来了,利用人们的贪婪,人们的恐惧,是她导演了这场完美戏剧。

可是,脑海里那个杏眼少女,究竟是谁?

小乔又开始头疼,闪过无数的陌生片段。

乱葬岗的滂沱大雨,奢华的重重帐幔,空中坠下的少年身影,还有无数的刀光剑影,在她的脑子里不停播放,头简直要裂开了!

“依依!依依”

朦胧中她看见一只银环飞来,伸手接住它,银环热得发烫。

“罗依依!你醒醒!”

含笑的杏子眼秋池般清凌凌。这是罗依依?

她戴上银环,沿着细细地环檐倒映出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形状是好看的杏核。

我是?罗依依?

延伸阅读

噬天魂诀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db588.cn/6w57.shtml
两匹灰青的生物在幽暗的灰熊谷里气喘吁吁的奔驰,硕大的利爪下面,泥浆翻飞。是两个骑着异

三生三世之上神你再说一次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db588.cn/6atf.shtml
万界赏金榜建立。从今以后,低位阶的任务诞生后,不会再来骚扰吴天。直接发布到万界赏金榜

凉夜有怀之会咬人的肿瘤(2)  http://www.db588.cn/lzc.shtml
只看见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癌肿瘤吸附在男孩的隔膜,肠子上。它们如此的殷红,并不是完全的圆

月影迷城之演技爆表  http://www.db588.cn/gg2b.shtml
时桑榆跑到楼下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司南枭那辆柯尼塞格。她跑到车旁,想要大口大口地喘气

源灵之始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db588.cn/gsh9.shtml
第四章灭门夕阳西下,太阳将最后的光华抹在了远处的一片树梢上。秦忠在山洞里燃起了一堆篝

海贼:泽法之子天级制衡  http://www.db588.cn/np8c.shtml
“敢问几位壮汉,打劫我一个灵阶如此低微的散修做什么呀?”齐缘邪心笑眯眯地对中间那人说

回到数码宝贝世界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db588.cn/44e.shtml
贺琪让堆贺英回答,他说:“好吧,这个问题应该由贺英回答。”贺英说:“天人与星人的活动

漫威:一拳进化之家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db588.cn/dogq.shtml
夜幕起,归家眠,人类形成这样的习惯主要是远古时期,黑夜就意味着危险,无数的凶猛动物伺

我的文章总被锁嗜血哥的愧疚  http://www.db588.cn/yghg.shtml
==========城西,西苑楼,四层==========一个穿着浅青色纱裙的女子,

网游之元素召唤之第二章  http://www.db588.cn/yxj2.shtml
2.打完比赛,孔令轩走出球馆。“孔令轩,等等。”听到后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孔令轩停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痕在线阅读第10章

    大黄“汪汪”的叫了起来,张云峰说完之后,神情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屋,屋里头似乎站着他的父母,急急忙忙的把他拽进了屋里,将里头的门关了起来,好像站在外面的一大一小是瘟神一般。“姐姐……”阿寻抬起泪汪汪的眼,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乌鹊摸了摸他的脑袋,咧开嘴巴撑起一个难看的笑容,“没关系阿寻,这个

  • 在异世找了个对象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二天林子豪上班,张有益见到就臭骂:“死小子,让你昨天回来的,怎么今天才回来。”林子豪嘻嘻哈哈道:“张主任,我昨晚就回来了,不过你已经回家了,为了不打扰你在家和老婆亲热,所以我只好忍痛苦等一夜,那个没打扰你和老婆亲热吧。”“嗤嗤……”办公室内的人个个忍俊不禁,这里谁不知道张有益早就和老婆离婚的,而且

  • 超神学院之圣王剑仙在线阅读第一章

    0回不去的是,是曾经,却也不只是曾经。就像,每当你睁开眼睛,望着那冰冷的天花板,在那双寂寞的眼中不断回放的,是那些不曾孤独的时光。那些熟悉而陌生的面容,那个放下又放不下的人。总有些相遇,没有华丽的背景,却也让人刻骨铭心。那场雨,下的好大。青年却像看不到这满天飘落的雨滴,仍旧执拗的向前走着。这时,一把

  • 盗墓笔记黑瞎子bg同人[一叶障目]扛过药性

    “皇姐,这个不行的,老和尚说过,他们七个注定是你的夫君,如果没有你的话,他们就要孤独终老了。而且老和尚说话,皇姐不能没有他们。”洛野在说这话的时候,那脸上的神色异常的认真。看着小家伙那信誓旦旦的模样,洛雲霏的心里面不禁有一些犯嘀咕了。难不成自己没有了他们,还会死了不成?就算是这样的话,死了就死了,这

  • 农门贵女:李家大郎娶小妻第七章在线阅读

    “欸,你怎么自己不拿那灯,我又不是神仙不会法术,你也算一个妖怪吧,那玩意肯定是个宝物,给我不白瞎了么?”瘦猴蹲在水潭边,摸了摸半潜在水中的怪物,它只露了个头,此时像极了一头鳄鱼,只不过多了两角!怪物游来游去非常享受瘦猴的抚摸,可是听到瘦猴让它自己拿,它突然把头埋进了水里,只留下一双眼睛很惶恐的眼睛在

  • 雷霆行动[刑侦]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蓝裕雅的心思全放在她身上,对于她现在的模样是又急又担忧“玫,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的话,我们现在就去医院”说完还真的动手收拾东西“不要叫我的名字”厉火玫比她更急,又急又乱的压低声音,还手忙脚乱的拿起桌面上的书本遮住脸,低趴在桌上,那样子看上去不像是病了,倒像是在躲人“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蓝裕雅满头问号

  • 男神居然也暗恋我第7章在线阅读

    一早,顾欣然拉着行李箱,坐上出租车,往节目录制现场赶去。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戴着白色的棒球帽,没有化妆,轻装出行。既然这是个荒岛求生的节目,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最要不得了。昨天晚上她贪黑看了两期节目,对流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直播这种形式她还是初次接触,听说这次不止是要直播,还会有两名主持人坐在

  • 屠浮华在线阅读第3节

    来自外星的高科技系统似乎没感受到夏琛无语凝噎的心情,安静地重复:[是否进入系统空间?]夏琛沉默良久,半晌艰难道:“不,放我出去。”他得缓一缓,免得被自己这个辣鸡金手指气死。[系统无法操控宿主意识,宿主可自行选择脱离。]夏琛思考片刻,在心中默念回去,果然眼前一黑,身体传来沉重感,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 云里山河第八章在线阅读

    离开了南宫凌日那里,南宫宁风吩咐下人出去帮自己准备洗尘草、唤体花和天枫叶几样东西,并且数量还不少,接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屋内,然后开始闭目凝神,让自己集中精神,养精蓄锐,开始准备晚上的炼丹。大概过了半个钟头后,一名下人拿着准备好的各种东西送到了南宫宁风的屋内,南宫宁风接过来之后吩咐下人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

  • 长安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奶奶握着我的手让我劝劝父亲,我挠挠头有些为难和胆怯说真的,我怕极了父亲发怒时的样子,母亲是在父亲把自行车扔进河里那天离开家的,她看着飘沉在河里的自行车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家里冷锅冷灶,洗碗池里的碗叠的老高走上楼,父亲依旧雷打不动的在床上躺尸,他神情木然,靠在床头换着台,他最喜欢看社会与法频道,电视里正